(咸)眼镜

杰诺斯说,他不再当弟子了

& 埼杰
& 兴趣使然渣翻。渣渣渣(重音)。无授权。请勿转出谢谢。
& 这篇好长麻麻呀
& 基本都是手机上摸鱼翻的,引号看起来都是一个样……前引号后引号什么的就意会吧w







杰诺斯说,他不再当弟子了
by miyabi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303877
【弟子要放弃弟子的故事。】






1.


“老师。”

“恩?”


嘎达嘎达。

屋子里回响着剪指甲的声音。


“请让我放弃老师弟子的身份。”


我正座在老师旁边说道。


“啊啊,是么。”


嘎达。







“…………诶?”

老师把剪脚趾甲的手停下,第一次向我看了过来。


“……认真的么?”

老师安静地盯着我看。


“是的。”

“为什么?”




为什么。


那是因为…………




「如果维持现状,埼玉将会在一周后死亡。」







2.


“如果维持现状,埼玉将会在一周后死亡。”


“……哈?”


老师会死?

眼前的少女很确定地如此说道。


有着像是西洋人偶一样外表的少女,是这个英雄协会总部最下层房间的主人,也是把我叫到这里的当事人。

大预言者稀粑粑瓦的继承者找我有事情,我这么听说然后一个人拜访了这个房间就被少女告知了这样的消息。




“埼玉将会死亡。”

不知道是不是误会我没有听清楚,少女又重复了一遍。


“你不知道老师么?老师并不是那么简单就会死的人。”

“我对他的事情很清楚。他的确不是那么简单就会死亡的人。”

与那年轻的外表相反,少女的语调显得很老道。


“老师被谁杀掉这种事是完全不可能的。老师会生病这种事也是不可能的。老师是连感冒都不会得的人。”

“……比起我来解释,还是让你直接看比较快。请蹲下来闭上眼睛。”


这个女孩是预言者?真的么?

总觉得好可疑。

虽然我也想过就这样回去,但毕竟是与老师相关的事情,或许我应该把事情听到最后,这么想着我决定留下。

无可奈何我只能听她的话蹲下来闭上眼睛。

我能感觉到少女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了我的身边。

有点凉的小手掌碰到了我的眼帘。


下一个瞬间,我的意识被吸进了黑暗。







大脑里响起启动音,有光线照进黑暗中。

我睁开眼睛,可以看出这里是不知道是哪里的房间。

我发现我保持着一个跪着的姿势,手脚都被什么东西束缚了起来,无法活动。

因为我刚刚醒来,所以还没有掌握目前的状况。

这里是哪里呢。


“他醒了。把人带过来。”


一个男性的声音穿了过来。

我微微动了一下头,看到了数名穿着正装的男人站在房间的一角,但不管是谁我都没有印象。


脑袋还转不起来,我完全无法正常思考。

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

我完全想不起来在失去意识之前,我到底干了些什么。


这时,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进来。”


应着男人的信号,另外两个穿正装的男人走进了房间。

我对在两人之间的人物很熟悉。


“老师……”


双手被拘束起来的老师被带进了房间里。



为什么不把拘束松开。那种拘束对老师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哟。”

老师察觉到我的存在,像往常一样笑了出来。


我完全不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师为什么被拘束了起来。


但是,看到老师的脸让我安心下来。

有老师在的话就没问题。没有任何问题。马上两个人一起逃走就好了。

我安心地松了口气。


“那么,这就开始吧。准备好。”


随着男人的指示,我的头被一只小手碰到。

虽然我无法向后看,但我可以知道身后有人在,那个人的手正放在我的头上。


“现在会解开你的拘束,但如果你乱动的话,那个念动力者就会把你眼前弟子的大脑炸碎。你明白吧。”

“……啊啊。”


他们说的是我。但我却有种像是在听其他人的事情一样的感觉。

那个男人从刚才开始到底在说什么。


“那就执行吧。”

把老师手上的拘束松开,男人这么说道。


“……”

老师看着被松开的手没有动。

房间的灯光有点暗,虽然我看不清老师低着头的表情,但我能感觉到老师在因为什么而犹豫。


“我们并没有把你杀死的手段。所以,只能让你自己去死了。自己把自己的心脏握碎吧。”

男人用不含感情的声音冷静地说道。


把老师……杀掉……?


“老师……”

我担心地发出声音,老师看着我轻轻笑了一声。


“杰诺斯,和你一起生活我还挺开心的。谢了啊。”

“老师,您在说什么?您不会做那种事的吧?老师……”

“保重啊。你可别死啊。…………再见了。”


骗人……

老师是不会做那种事的。


接着,老师闭上了眼睛。

看起来像是做好了觉悟的样子。


“老师!!!”


下一个瞬间,老师的胳膊动了起来。




“请住手,老师!!!!”







“老师!!!!”


我恢复了意识。

眼前的少女坐在椅子上,优雅地喝着红茶。


“看来你醒来了啊。”

“刚刚……的是……”

“刚刚的就是我看到的一周后的未来。”

“怎么会……”

“我希望你能改变这个未来。”

“……”

“埼玉是对人类而言很必要的人。如果他死了,人类就会灭亡。我能看到那个未来。所以,我把你叫了过来。因为我想让你改变未来。”

“改变未来……?”

“如果你继续作为弟子留在埼玉身边的话,就会经历那个未来。埼玉会为了被捉捕的你而自杀。“

“那只要我不被抓……”

“我已经考虑过那个可能性了。我也知道你自己本身也很强大。但是,那些人看来是在开发能够夺走你的机械身体控制权的技术。所以,你并没有反抗的方法。我也考虑过把你关在协会,保护你这个方法。但是,协会对埼玉的评价太过不重视,所以也不可能调动人员。只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没办法保护你的。对不起。”

“你不用道歉。你知道对方都是些什么人么?”

“那个我也不知道。协会完全都不给我提供任何帮助……”

“你有没有跟老师说……”

“如果把未来告诉他本人,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至今为止也有过这种事情,但每次把事件告诉本人的时候,未来基本上都被进一步恶化了。所以,向本人传达并不是一个好策略。”

“……”

“拜托了。能够拯救埼玉的就只有你了。”

“你想让我干什么?”

“要改变未来的话,只改变一些细小的事情是没有用的。比个例子,就算你在一周后的那一天完全不出门,刚刚你看过的未来也只是被改变了发生的时期而已。必须要从更根本的事情改变才行。而我知道那个可以成为是根本的事情是什么。“

“那是?”

“我刚刚也说过了,如果你继续以弟子的身份留在埼玉的身边,就会有那个未来。”

“也就是说,我不留在老师身边就可以了对吧。“

“……”

“我是什么时候会被抓?”

“那也是在一周之后。”

“那我只要在那之前离开老师的身边,让敌人知道我作为人质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就可以了。只要没有人质,老师应该是不会死的。所以我只要改变一周后的未来就可以了是吧。“

“……对。“

“不过,那之后,敌人会有什么打算?”

“如果你没有成为人质,敌人会变得不耐然而去找埼玉。然后他就会自己想办法解决了。我也能够看到那种未来。”

“只要我不成为人质,所有的事情就会被解决了对吧。……我知道了。”

“敌人恐怕是在监视埼玉。请务必要小心。”

“啊啊。”

“我会为你的成功祈祷的。”




改变未来。

为了拯救老师的性命。

如果是为了这个,我不论是什么都会去做的。

即使离开了老师身边还依旧要被抓为人质的话,到那时就算要自爆我也会保护老师的。

绝对。







3.


“所以,是为什么?”


面对没有说话的我,老师等得不耐烦了再次向我提问。


“那是因为……”

“因为?”

“……因为我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你不是说过,就算结束了复仇也想要留在这里么。“

“我……的确说过。但是,我还是发现我是不应该留下来的。”

“那是什么啊。”

“就算留在老师身边我也不会变强。既然我要继续做一个英雄,那我就想要变得更强。所以,我想再次踏上旅途去锻炼自己。”

“啊啊,是么。”

老师露出了有些不满的表情,继续剪起了脚趾甲。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老师并没有阻止我。

老师不管我在不在都不会在意。他就是这样的人。

这样我就能顺利地进行计划了。

太好了。

太好了……我明明这么想,但胸口却像是被紧紧抓住一样很痛苦。

我明明应该知道对老师而言我也只是这样的存在而已。


我忍受着渐渐低沉的心情,从衣橱里把背包拿出来,开始整理自己的物品。

衣服和牙刷和……餐具要怎么办呢。能不能留下来呢。


在我思考着的时候,老师不知在什么时候剪完了指甲,在我身后来回走动。


“老师。”

我转过身说道。

“嗯?什么事?”

“我是不是把餐具带走比较好?或者我可以把它们留下么?”

“你……”

老师的表情好像微微扭曲了一下。

“那个……”

“……你随便吧。”

“这样啊。”

那就把餐具留下吧。

不过话说回来,老师看起来好像有点生气是我的错觉么。


“你真的决定了?”

在我把东西装进背包的时候,老师从背后问我。

“是的。”

“只要放弃了,可就没法在再回来了啊。就算你说果然想回来当弟子我也不会让你回来了啊。”

“……是的。”


已经回不来了。

是啊。我已经没办法再见到老师了啊。

我想要在最后好好看看老师的脸,转过身去发现老师的表情非常严肃。

老师果然是在生气么。

最后要是能看到老师的笑脸就好了。真遗憾。


“真的真的已经决定了!?”

“是的。”

“……随你便吧!你要是之后后悔我可不管啊!”

老师这么说完就背冲着我躺下了。




装完行李之后,我背起背包,并把纸袋子拿在两只手里。

来的时候只要一个背包就能装下的东西,在日常的生活中已经增加到无法装进一个背包里了。

玩偶猪的脸从纸袋口露出来。

这是我第一次与老师去游戏厅的时候,老师用抓娃娃机抓给我的。

这是老师第一次送给我的东西。

我想起来在收到的那天,我开心到一整天都看着这个玩偶,还想起了老师因为总是抓不到而变得不耐烦的表情。


不想离开老师。

想一直在一起。

现在立刻撤回放弃弟子的宣言么……


不。不行。这是为了救老师。

就算是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只要老师能够继续活下去。这就够了。

我绝对不想看到那种未来。




“老师,这段时间麻烦您了。”

我这样对老师说,但老师依旧是背冲着我躺着,并没有理会我。

是睡着了么……


我带着不舍的心情打开大门,用在门外都能听到的声音大声说道。


“承蒙您的照顾!以后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请保重!”


……稍微有点不自然么。

嘛,算了。

这样一来未来就能改变了。

我已经跟少女说过今天我会离开老师。

如果未来没有被改变,那个少女应该会跟我联络的。

总而言之,这之后的一个星期我要去博士那里打扰了。


从公寓出来之后,我开始走向博士研究所的方向。







4.


“杰诺斯,有客人来找你了。”


回到研究所的第三天。在我打扫卧室的时候,博士喊我过去。


“客人……么?”

“啊啊。他说他叫King,你认识么?”

“啊啊,是King么。”


King到底找我有什么事呢。




“久等了。你要进来么?”


我向一个人站在研究所外面的King打招呼。


“不用了。我很快就完事。”

“那你找我有什么事?”

“杰诺斯氏,你差不多就回埼玉氏那儿吧。埼玉氏,堕落得让人看不下去了啊。”


到底为什么会……


“房间乱得一团糟,而且他还不好好吃饭。你快点回去吧。”

“老师他……”

“虽然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不满,但你就原谅他吧。”

“不满?你在说什么?”

“你因为受不了埼玉氏才离开的不是么?”

“你在说什么呢?”

“啊嘞?不是么?”

“不是。”

“那么,你为什么离开啊?”

“那是因为……有各种因素。”

“因素是指?”

“我没法告诉你。”

少女让我不能告诉包括老师在内的任何人。

“……是么。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理由,但你还是尽早回去吧。埼玉氏一定在等着你呢。”


老师他?怎么可能。这家伙到底在是什么呢。

只是我不在了而已,老师怎么可能会在意。


“老师他没问题的。这并不是你需要在意的问题。”

“埼玉氏,不知道新买的袜子在哪里,很困扰呢。”

“袜子是在衣柜里从上数第三层的格子里面。你这么告诉老师吧。”

“你看,杰诺斯氏不在的话,埼玉氏完全不是没事啊!”

“没有那回事。物品的放置位置过不了多久就能知道了。这不是问题。”

“……真执着啊。我明白了。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King有些无奈地说完就离开了。


King这人,是特意想让我回去才来的么?有什么意义么?

而且他看起来好像误会了什么。

……真是奇怪的家伙。




那之后我没有收到少女的任何联络。

未来恐怕已经被改变了吧。

这样就可以了。

如果老师被救了的话就可以了。

等那天到来的时候就去旅行吧。


未来被改变,敌人被打倒之后,我也想过是不是可以回到老师身边。

但是,也不能保证同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我不在老师的身边就可以了吧。

就这样离开老师身边。这就是最好的。

当我变得你现在更强大的,即使在老师身边也不会给老师添麻烦之后,到那时我想再再回去。

虽然老师可能不会原谅我……。







5.


“哟。”


第二天,我在买完晚饭材料的回家路上碰到了老师。


“老师……您为什么在这里?”

“啊——。诶——,我是偶然路过这里的。”

“是这样么。”


不妙。

如果被发现我和老师在一起,好不容易被改变的未来有可能会变回去。

要想办法离开才行。


虽然我这么想着,但看到老师久违了的脸庞,我还是无法抑制住高兴的心情。

其实我想和老师在一起更久一点。想多听听老师的声音。不想分开。

想留在老师身边。


……但是,不可以。我不能让老师死去。


“那么,我在赶时间所以就先走了。”

我抑制着不想分开的心情,从老师身边走过。


“……你已经不愿意跟我说话了么。”

“才没有那种事……?!”

但我还是不由自主地回答了老师。


“那就在那边的公园聊聊吧。”

“……好的。”


被老师这么说,我完全无法拒绝。

明明要是被发现我和老师在一起会很糟糕……。


走进公园之后我观察了一下周围,并没有发现任何监视。

只是现在没有么?还是说他们用我无法发现的方法在监视么……


“你这是怎么了,在那儿东张西望的。”

“啊、不。没什么。”

“坐下吧。”

老师在一个长椅上坐下。

“好、好的。”

我在长椅的另一端坐下,中间和老师隔了一段距离,老师见状皱起了眉头。


“现在,你是在博士那里吧?怎么样?”

“是的。多亏了博士,我现在的生活很舒适。”

“……是么。什么时候开始你的旅行?”

“三天后。”

三天后。所有的事情都会被解决。

为了这个目的,我也要尽快离开……。


“你这样就满意了么?”

“是的。”

“现在还来得及喔。”

“诶?”

“我是说如果你现在想回来,我就不过问了啊!”

老师生气地说完就不管了。


老师这是在给我最后的机会么。

为了擅自离开的我。

多么宽容的人啊。


“非常感谢,老师。但是,我不用了。因为是已经决定好的事情了。”

“……啊啊,是么。”

老师低着头小声说道。


……老师怎么了。


“老师……”

“够了!我可不管了啊!”

老师这么喊完就站了起来。

“那、那个……”

“你爱干嘛干嘛吧!!”


我茫然地看着一脸冷淡表情的老师走远。

老师果然是在生什么气吧。

从我离开家的那天开始就很奇怪。

那天,我是不是说了让老师生气的话呢……。

老师今天可能是为了听那天的谢罪才过来的。

如果是那样,我今天对老师的态度很失礼啊。


其实我很想立刻追上去道歉。

但,我不能那么做。

我带着难以忍受的感情静静地看着老师远去的背影。







“杰诺斯,你已经来这里四天了啊。”


在吃完饭的时候,博士突然这么说道。


“的确是的。”


今天的味增汤对博士来说可能有点浓了。

我一不小心做成了老师喜欢的口味。


“你不回到埼玉君那里没关系么?”

“我不会再回去了。就像我之前说过的,我想再次踏上旅程。在那之前请让我在这里住一阵子。“

“……是么。”

“我在这里给博士添麻烦了么?”

“怎么会!有你在我身边让我很高兴啊!“

“谢谢您。”

“但是啊,埼玉君会不会感觉寂寞呢。我很担心他啊。“

“老师……么?老师不是那样的人。”

“是么。”

”是的。“

“不过,你为什么突然想到要去旅行了?不能就这么生活么?”

“……是的。我不能继续留在老师身边了。“

“嘛,住在一起的话总是会发生一些事情的吧。但是啊,就算知道了对方不好的地方,只有在把所有都接纳下来的时候才会第一次有真正的羁绊不是么。我是这么热内的。不能轻易放弃啊。

“哈啊。”、


博士到底在说些什么?


“我年轻的时候也……”


那之后,我默默地听着博士讲他年轻时候的故事,但博士最终到底想跟我说什么,我还是不太明白。

不管是King还是博士都感觉好奇怪。

他们到底怎么了。


我一边听着博士怎么都说不完的故事,一边用筷子夹起腌白菜。

说起来,老师他很喜欢这个呢。

就算与老师分开,还依旧会像这样作出老师喜欢菜品的自己真是太蠢了。


老师……过得怎么样呢……







6.


“哟。”


“老师……”


第二天的傍晚,我在被博士拜托买东西的回家路上又碰到了老师。


“在公园说说话吧。”

“……好的。”


今天在公园也没有看到有监视。

如果被暴露两天连续见面的话会很不妙。

老师到底来这里有什么事呢。

又是偶然路过这里么。

或者果然是为了听我的谢罪而来的么。


“你啊,到底对什么觉得那么不满啊?”


“……哈?”

不满?在说什么?

之前的King也是,他们都误会了些什么呢。


“是那个么?之前我擅自回了你那个油渍什么东西的那次么?我不是已经好好道歉了么!别那么耿耿于怀啊!“

“您是说油渍沙丁鱼么?竟然有那种事情么?”

“在你不在的时候King和吹雪过来了,然后他们因为没有下酒菜就特啰嗦所以我们就吃了。你不记得了么。”

“啊啊。那件事么。我并不在意。”

再说了,因为有一大箱,所以只是吃了一个两个并不值得在意。

“那么,是那个么?我上周说了味增汤的味道太淡了所以你很在意?”

“我也觉得那次做得有点淡。”

“那么……我最近没有跟你比试过吧。所以不开心了?你要是想的话,这以后一周一次都可以啊。虽然很麻烦。”

“不,我并不在意那种事情……”

“那你到底想让我怎么做啊!?”

老师不知为何突然喊了出来。

“哈?做什么……是指?”

“你明明总是在我周围”老师老师“地叫着,突然说出”即使在我身边也不会变强,不做弟子了”这种话很奇怪吧!“


……不愧是老师。真敏锐。


“那是因为……”

“你有某种不满对吧!?到底对什么那么讨厌啊!?“

“不满?没有。我不可能对老师有不满。老师是很出色的人。”

“……你啊,就想一直这样装蒜么?有什么不喜欢的就直说啊。你不说的话我可不明白啊。“

“所以说,我并没有任何不满。是真的。”

“……你就那么生气么?”

老师的声音突然变弱了。

“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完全不明白。

我?生气?对什么?


“我知道了。是钱么?的确生活很艰苦,但也没到让你饿着的地步吧。你是想吃更高级的东西么?”

“不,我对金钱并不感兴趣。”

“那么……是女人么?先跟你说好,我跟吹雪可没有任何关系啊。虽然她的确经常来我家,但只是这样而已。你别有奇怪的误会啊。“

“哈啊。我之前就知道了。”

“这也不是么。那……果然是头发么。“

“哈?”

“你就那么像想让我去接受博士的那个什么手术么?如果是的话,那我也可以考虑一下。但是,头发就那么重要么?你啊,要想清楚。就算有了头发……“

“请、请等一下,老师!我从来没有过讨厌老师没有头发的想法!“

“啊啊,是么?那真是太好了。所以,还有什么事情能让你那么讨厌啊?”

“所以我说过了没有讨厌的事情……”

“那你为什么走了啊。好好把理由说出来啊。”

“那是因为……”

“编什么奇怪的谎言我可是能听出来的啊。要老实地告诉我啊。”


不妙……。

我完全没过讨事情会变成这样。


老师静静地等待着我的回答。


没想到老师会看清我的谎言……

真不愧是老师。

不过,到底要怎么做……

我不可能把事实告诉老师本人。

能够让老师理解然后离开的回答……




……对了。




“其实,我喜欢上老师了。”




听到我的回答之后,老师的表情僵住了。

也是呢。

突然被弟子这么告知,肯定会觉得不舒服。

其实我一直都没有要说出来的想法。

但是,既然已经变成这样就没办法了。

如果能够就老师的命,我也不会去避免我会被讨厌的方法。




“您感觉很不舒服吧?继续留在老师的身边,我一定无法继续压制自己的感情。所以我已经不能留在您身边了。之前受您照顾了。那么就这样……”


我从长椅上站起来,刚要就这样离开的时候老师抓住了我的手臂。


“我早就知道了。”


“诶?”


“我以前就知道了,你的感情。”

我惊讶地看着老师,老师用认真的表情回看这我。


真的早就知道了……?


“是这样么……”


羞耻得快要死掉了。

我明明一直以为都藏得好的。


“因为你很好懂啊,所以我很早就发现了。”

“是……这样啊。真的非常抱歉。”

“再说了,我以为咱们已经互相察觉到了,但看来是我误会了啊。是么,你没有察觉到啊。”

“……”


没有察觉到?什么事情?


“抱歉啊。你都这么烦恼了,我却没能发现。”

“老师没有任何不对。全都是我的错。”

“不——。是我的责任。要是我早点告诉你就好了。“

“告诉我?”

“我也对你……”

“……”

“怎么说呢是一样的感情。”

“一样?”

“所以……就是那个。我也……”

“……”

“啊——!就算我不说你也给我明白啊!”

“诶?明白什么?”

“……恩。也是呢。你就是这种家伙啊。”

“哈啊。”


“我也喜欢你。”


“……”


老师他?喜欢?

谁?


…………我?




“啊——!真是的!这什么啊!超害羞的啊!!”

老师抱着头突然叫了出来。


“话——说,你也给我说点什么啊!只有我一个人说话让我觉得更羞耻了啊!”

“啊,是。对不起。”

在我搞不清状况正在混乱的时候就被老师吼了。


“好了!那现在问题也解决了。回家吧。”

“诶?那、那个……”

老师从长椅上站起来,继续抓着我的手,把我渐渐拉出公园。


“什么啊。还有什么事么?”

“我、我不回去!“

“为什么?”

“那、那是因为……”


糟糕。

已经想不出理由了。


“为什么啊?”

“如、如果我回去的话会有灾难发生!”


只说到这种程度应该没关系吧。

不管怎样,现在最主要的是要让老师理解。


“嘿——。是么。那,回家吧。”

“所以说我不能回去!请听我讲的话!”

虽然我很努力地想要留在原地,但还是敌不过老师的力量。

“啊——!真是的,好啰嗦啊!你不管什么事都想得太多了啊!太麻烦了!!”

这么说完,老师就把我扛在肩上走了出去。


“老师!请放我下来!”

我奋力地在老师肩伤乱动,但老师丝毫不受影响。


不妙!这样下去的话未来就!


“是是。去博士那里取行李吧——”


……不行了。

完全没有要听别人说话的意思……




“哟。博士。我来取这家伙的行李了。”

“哦呀,埼玉君来接他了么。太好了呢,杰诺斯。“

当我被抗在肩上回到研究所的时候,博士看到我之后悠闲地这么说道。

“博士!才不是什么太好了呢!请阻止老师!我并没有回去的打算!”

我在老师肩上挣扎,但老师还是依旧一动不动。


“……杰诺斯,你不要再那么固执了。埼玉君都特意来接你了,你就老实跟他回去吧。”


博士……

连博士都不听我的话了。

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听我说话呢……


“埼玉君,虽然他也有不足的地方,但杰诺斯就拜托你了。”

博士一边说着,一边把已经收拾好的我的行李交给了老师。

“啊啊。交给我吧。那我就收下行李了。”




就算是在回家的路上,我也一直在老师的肩上挣扎,但老师果然还是丝毫不受影响。

要怎么做……

这样下去未来就会……


“乖乖待好啊。反正都是没用的。”


的确是那样。

我放弃了挣扎,在老师肩上卸了力气。


要想想办法才行。

能够改变未来的方法……







7.


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屋里就像King说的一样很乱。

客厅里四处是脱下来被乱扔的衣服,水池里有吃完了的方便面盒子堆在一起散发着一点点异味。

为什么我只是5天不在就变成这种惨状……。

老师本来并不是不擅长打扫才对。


“房间很乱吧?抱歉。我马上打扫。”

“不,我来就好。”


到了家之后终于被从肩上放下来,我开始拾起零散的衣物放进洗衣机里。


“老师您原来喜欢方便面么?”

我一边把水池里积攒着的方便面盒子放进垃圾袋一边问道。

数量有不少,所以老师的三餐吃的都是方便面么。


“……不。因为不太想做饭所以就吃那个了。”

“是这样么。”


嘛,也是会有不想做饭的时候嘛。


“请问今天的晚安要做什么?您有什么想吃的么?”

“……只要是你做的,什么都行。”

“是这样么。”


看来老师还是依旧对吃的并不讲究。







我想到了可以改变未来的方法。

就是默默地离开。

什么都不对老师说,就这样踏上旅途。


在那之后我想出了各种踏上旅途的理由并告诉了老师,但老师完全没有听进去。

但是,如果我试图强硬离开,就会被老师用力量制止。

如果这样的话,我只能瞒着老师离开了。

出了家门之后,为了不让敌人跟踪,我会一直持续高速移动直到距离够远。

……就这么做吧。


如果要瞒着老师离开家的话,只能看准老师长时间和我分开的时段。

那也就是说……


“老师,洗澡水放好了。”


“噢——。是么。”

老师把正在看的漫画合上站了起来。


好,就是这个时机。

在老师进入浴缸的瞬间走出玄关立刻加速……


“那,进去吧。”


……诶?


老师不知为何抓住了我的手腕。


“老、老师!”

“恩?”

“您这手到底是……?”

“不是要洗澡么。”

“是啊。是老师您要去洗澡吧。那就请去吧。”

“啊啊。所以,进去吧。”

“诶?”




“一起。”







8.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泡在浴缸里思考着。

至今为止明明从来没有一起洗过澡,为什么偏偏是今天要做这种事……。

话说回来,我并没有洗澡的必要。

机械的身体只要用毛巾把灰尘擦掉就没问题了,所以我至今为止也没有洗过澡。

所以我跟老师说过了并没有必要,但老师又没有听我的。

这样的话我的作战就没法实施了。

明明要改变未来才行。

怎么办。要怎么做……。


我把视线向旁边微微一瞥,看到老师在浴池旁边正哼着小调洗身体。


……后背看起来洗得很费劲啊。


“老师,需要我帮您洗后背么?”

“噢。抱歉啊。拜托了。”


我从老师手中接过海绵,一边注意着不要用力过猛,一边给老师清洗后背。

在这过程中,能够听到老师发出呜——和啊——之类的声音。

老师觉得舒服么。

太好了。


“前面也帮您洗么?”

洗完后背的时候,我问老师。

“……会变得像那种店似的,就不用了。”

“店?您是说浴堂么?江户时代的浴堂里有负责洗背等的人吧。应该是叫三助是吧?”

“……我喜欢你的那种地方呢。”

“诶?”


在我惊讶到僵住的时候,洗完身体的老师正要进到了浴缸里来。


“稍微往那边挤一挤。”

“好、好的。”


我急忙抱紧双膝坐好,向前移了移,然后就感觉到老师在我身后坐下了。

浴缸里的密度增加,满出来的热水溢了出去。

狭窄的浴缸里艰难地装下了两个男人。


“好了,你往这边靠一靠也没问题喔。”

“我很重就不用了。”

“别担心啦,来吧。”


我拒绝了老师的建议,维持着抱膝的姿势为了不占地而尽量把身体缩小,老师就突然抓住我的肩膀,把我向后拉过去。

然后就直接把胳膊绕上我的腰间。

现在变成了老师从后边抱着我的姿势,让我非常的无法冷静。


“那、那个……”

“恩?”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你是说一起洗澡么?”

“是的。”

“因为是那种关系了啊。”

“那种关系是指?”

“诶?你已经把今天发生的事忘了么?咱们互相告白了吧?”

“告白……”


我想起来了。

对了。老师对我说了喜欢。

我满脑子都是未来的事,完全把这个忘记了。

这么一说,刚刚好像也被说了喜欢。


老师喜欢我。

老师对我……

好开心。

开心得不得了。


“想起来了么?”

“是的。”

我点头的动作让水面荡起了波纹。

“那就可以了吧。”

老师把头搭在我的肩上,收紧了双臂。

从我的后背可以感觉到老师温暖的体温。


感觉非常舒服。

很幸福。

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我啊,因为这回的事而自我反省来着。”


就这样继续…………不,不可以。

就这样下去会有老师死去的未来。

要想办法从家里离开。


“我把你一直在我身边这件事当做是理所当然了。所以,就算察觉到了互相喜欢,也因为怕麻烦就什么都没说。擅自误会我的心情已经传达到了,以为就会继续慢慢地变成交往的关系。我一直都在仗着你的心意随心所欲。”


要想出不让老师发现的情况下离开的方法……。


“但是,光是那样是不行的。你不见了之后我总算明白了。我明明想着你肯定很快就会回来了,但你完全不会来所以我变得非常不安。我怕你会不会就这样不再回来了。没有会永远继续下去的事情,所以要把想要的东西守护好呢。我从现在开始会更加把自己的态度表现出来的,这就行了吧?别再闹别扭离家出走了啊。”


不,我还有机会。

那就是在老师睡觉的时候。

老师只要一睡着就不太会醒过来,所以应该不会察觉到。

就在那时候安静地离开吧。


“……你啊,在听我说的话么?”

“诶!?是、是的。说的是呢。就像老师所说的!”


糟糕。老师刚刚好像说了什么,我完全没在听。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改变未来。

好,等老师睡着之后就是关键了。







9.


“那就睡觉吧。”


在我铺完老师的床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老师不知为何又抓住我的手臂,这么对我说道。


“……诶?”


“一起。”


诶?一起?

好开心。

……但是,不可以。

因为会不能执行作战。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洗澡的事情也是,老师突然就变了。

到底怎么了呢。

这也是因为心意相通了么。

恩?心意相通之后一起睡觉也就是说……


“老师,非常抱歉,我并不具备进行那种行为的机能。”

“那种是指?”

“性行为。”

“啊啊。如果是那个的话,我已经跟博士商量过了所以没问题。他现在正在做各种努力,迟早就能解决了吧。”

“跟博士?”


跟博士商量?

说起来,我在博士那里的时候,博士一直都在拼命地制作着什么……。

好像总是嘟囔着“敏感度好像不太好啊”之类的话……。


“在那之前只是一起睡觉也没关系啦。”

“哈、哈啊。”

“那就睡觉吧。”


老师直接把我拉近被窝里。


嘛,等老师睡着,我再从被窝里出去也不会被察觉吧。


我当时是这么想的。




但是,那个想法嗨氏太天真了。


………………动、动不了了。


老师维持着抱着我的姿势睡着了,让我完全动不了。

就算我想把老师的手臂拿开,仅凭我的力量还是一动不动。


这样下去就不能在老师睡着的时候离开了。

怎么办……怎么办……。


明天,装作去买东西的时候离开。

只剩这个方法了。

没想到离开的机会竟然会这么少……。

只剩下2天了。

明天一定要成功。


我一边看着老师平静的睡脸,一边在默默地下定决心,然后切换到睡眠模式。







10.


“你要去哪儿啊?”


第二天早上,我站起来向玄关走的时候被老师这样问道。


“我去买点东西……”

“那我也跟你一起去吧。”

“不,我不准备买那么多东西,所以一个人也没问题。”

“别在意我。走吧。”


……真伤脑筋。

老师之前明明是那么的放任主义。

老师真的变得不一样了。

之前明明不会对我的行动进行这么多的干涉。

这时突然怎么了。

这也是因为……心意相通了么。

或者说,是已经知道我想要离开了么。


我无可奈何地和老师一起向超市走去。



明天那个未来就会到来了,然而我却想不到任何解决的办法。

怎么办……。

干脆把事实告诉老师么……


不,那之前再去和那个预言者商量一下吧。

在那次之后一次联络都没有也很奇怪。

去确认一下状况吧。

实在不行的话,就算是要我自爆也没关系。

如果是为了拯救老师的生命。


“老师,在去超市之前我想先去一下协会总部……”

“噢——,好啊。”


果然要一起跟过来啊……







11.


“欢迎。”


我走进房间,看到少女依旧和上次一样在房间的中心喝着红茶。


“我就知道你要过来。你的红茶也准备好了,请喝。”


少女示意我在椅子上坐下。

就在我要开始讲话的时候,少女先一步发出声音。


“辛苦你了。顺利地把那个未来躲过了呢。”

“……哈?”

“诶呀,你不是来汇报这件事的么?”

“不,不是这件事。那个未来被躲过了么?”

“是的。之前说好的应该是如果未来没有被改变就会跟你联络。因为我并没有联络你,我还以为你已经知道了……”

“你当时应该说过,如果我留在老师身边,老师就会死去。但我现在还在老师身边。那为什么……”

“我说的是,你“作为弟子”留在埼玉身边,才对。”

“什么意思?”

“就是它表面的意思。看来你认为是自己留在他身边才会有那样的未来,但其实并不是那样。嘛,有那样误会的你做出的行动也成为了改变未来的关键就是了。”

“误会……?”

“埼玉就在上面等着你呢吧?挺不错的吧,那么一个束缚意识很强的男朋友。不,老公……吧。这样一来谁也没办法把你掳走了。没有比他更好的守卫了。剩下的就只有等敌人被全部收拾干净了。”

“真的被回避了么?就现在这样……真的么?”

“嗯嗯。只要继续现在的状态,明天就什么都不会发生。只是和往常一样的一天而已。之后也不会有那个未来了。”

“是么……太好了……”


我感觉紧绷的神经一下子都放松开来。

这样老师就不会死亡了。

太好了。

真的太好了。

……虽然我不是很明白到底是怎么回避的。


“谢谢。我真的很感谢你。虽然可能算不上是谢礼,但我可以把你的未来告诉你一些。”

“我的未来?但你不是说把未来告诉本人会恶化……”

“那说的是不好的未来。这个是不一样的。你不管是10年后还是20年后都会和埼玉一成不变地在一起。要过得幸福喔。”


少女笑着说道。







12.


“事情都办完了么?”

“是的。让您久等了真是非常抱歉。”

“嘛,也没什么。然后,你找协会的预言者有什么事啊?”

“听说了我的未来。”

“嘿——。怎么样?”

“貌似是不管10年后还是20年后都会和老师在一起。”

“诶?预言者还会恋爱占卜么?”

“并不是占卜。这是预言。”

“预言……么。但是预言的话……”

“请问有什么?”

“……不,稀粑粑瓦的继承者的话肯定会很准的吧。”

“说的是呢。”

“嘛,虽然跟本人的心情也有关系就是了。”

“我想一直和老师在一起。”

“……你啊,突然离家出走的家伙还真敢说啊。”

“那是因为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所以很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啊?”

“那是……”

“那是?”


“……是油渍沙丁鱼。”


“你果然还是在意油渍沙丁鱼那件事啊!”

“我其实很期待吃那个油渍沙丁鱼来着。”

“所以我不是说了抱歉了吗。”

“是的。我已经不在意了。”

我一瞬间都想要把真话说出来了,但还是没有说。

就算现在说出来也没有意义了。


“……可别再擅自离开了啊。”

“好的。”

“你不在的话各种事情都很糟糕啊。完全没有打扫的心情了啊。吃饭也是你做的更好吃所以也没有做饭的心情。”

“好的。”

“所以要一直在我身边啊。”

“好的,老师。我会一直在您身边的。”


还以为碰到了走在身旁的老师的手,然后就直接把我的手握住了。

我高兴地握回去,就看到老师的嘴角微微笑了起来。


太好了。

全部事情都顺利解决真的太好了。

我本来都以为再也回不到老师身边了,能像现在这样再次待在一起真的感觉很幸福。

真的太好了。

又能像之前一样和老师一起生活了。

像之前一……样……?




“啊。”


“恩?怎么了?”

“您应该说过只要放弃做弟子就不会再让我做弟子了呢……”

“啊啊。我说过呢。但是,你已经不是弟子了吧。”

“果然,您已经不会再收我做弟子了呢……”

“不,并不是那个意思,怎么说呢咱们两个已经是……”

“已经是?”

“恋人了吧。”

“恋人……”


老师是我的……

是么。心意相通了以后,老师和我就成为恋人了么。

恩?这样的话,那个预言者说的“作为弟子”也就是……


“不,只是这个还不够啊。要是你再擅自离家出走的就不好了,还是有更加明确一点的比较好啊。”

“?说的是呢。”







“所以,咱们什么时候结婚?”







END








现在就去结婚吧!!!


嗨呀这篇好长啊……断断续续翻了5天?一个星期?忘了什么时候开始摸这条鱼的了……(三秒记忆

miyabi太太的鱼,啊不,是文,还有几个没摸……看我这回的摸鱼热潮能持续多久吧(揍

评论(21)

热度(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