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眼镜

请喜欢不争气的我

& 埼杰

& 兴趣使然渣翻。渣渣渣(重音)。无授权。请勿转出谢谢。

& 算是庆祝333粉?其实就是需要一个摸鱼的动力w

& 懒得捉虫了w






请喜欢不争气的我

by miyabi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417394

【笨拙的杰诺斯和喜欢这种笨拙的老师。】







1.


“我回来了。”


打开客厅的门,我看到老师躺在地上看漫画的身影。

跟我出门之前的姿势没有任何变化。


“欢迎回家。回来得挺晚的啊。”

老师的视线依旧集中在漫画上一边向我问道,让我想起先前见到的男人。

“是的。其实我碰到了需要帮助的人,听了听关于他的事情。”

“需要帮助的人?”

老师正在翻漫画的手停了下来。


老师对我说的话题感兴趣了。

那我一定要按照顺序仔细说明才行。

我把买回来的东西放到旁边,在老师的身旁正座坐好。


“是的。事情是这样的,在我去超市买晚饭材料的时候…………”


今天在去常去的超市路上遇到怪人的事情。

在超市的限时减价买到了便宜肉馅的事情。

收银员因为不熟悉操作而让客人排起长龙的事情。

我沿着时间线仔细地一一说明。

老师不知何时又开始翻看漫画,但偶尔会给我“嘿——”之类的反应,所以应该也不是没有在听。


“…………发生了这种事,在我要走出超市的时候有人跟我打招呼。”

是已经看完了么,老师把漫画合上放回书架。


“他对我说他需要帮助,希望我能听一听。我这么一听,原来是他的女儿因为心脏病而住院,但手术费不够。”

“所以?”

老师撑起身子,在我面前坐好,催促着我说下去。

“因为他很需要钱,所以我就给他了。”

“多少?”

“300万。”

“…………”

“老师?”


老师突然露出了复杂的表情沉默起来。


“……你和那家伙在哪里分开的?”

“超市附近的公园。”

“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什么样?穿着西装的年轻男性。黑头发,戴着眼镜,看起来是个很认真的人。”

“没有什么特征么?”

“特征?说的是呢……泪痣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为什么要问这种事情呢。

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么。

在我正觉得奇怪的时候,老师站了起来开始穿外套。


“我稍微出去一下。”

“诶?老师,您要去哪里?”

“有点事。会在晚饭之前回来的,你就先准备着吧。”

“老师……”

老师这么说完就急忙出门了。


到底怎么了呢。

明明很快就要吃晚饭了……。




“老师,晚饭准备好了。”


“噢——”

老师把正在看的电视电源关掉,面冲着我在桌子对面坐下。


结果在那之后,老师大概过了一个小时之后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回来了。

偶尔会有像这样老师突然离开的事情发生。

虽然我不知道老师到底去了哪里,但一定是对老师而言非常重要的事情。

总之能在晚饭的时间回来真是太好了。


“我开动了。”

“我开动了。”


“老师,您觉得味道怎么样?”

我确认老师把咀嚼后的食物咽下去之后向老师确认。


我在这个瞬间总是很紧张。

要是不合老师的口味怎么办,让我感到非常不安。

为了不看漏老师任何微小的表情变化,我认真地看着老师,然后就见老师笑着说出“啊啊,很好吃啊。”

听到这句话让我把紧张的肩膀放松下来。

太好了。能够合老师的口味。


“真是太好了。我还担心是不是把肉饼稍微烧过头了。”

“只是这种程度的话也没关系吧。”

看着老师不停夹着菜的筷子,我渐渐安下心来,也开始吃起来。


我喜欢为了老师做饭。

如果老师吃了之后能对我说很好吃,我就会感到无比的开心。


“我说啊,你刚刚说的那个需要帮助的家伙啊……”

我给老师的杯子里续茶的时候,老师有些艰难地挑起话题。

“啊啊,您是说那件事么。女儿的手术如果能成功就好了呢。”

“诶?啊、啊啊。”

“一直都只是战斗的我能够在战斗以外的事情上帮到别人,让我非常开心。”


我要成为一个不会给老师的弟子这个身份丢脸的人。

为了这个目标,我是不能只考虑自己和老师的事情的。

要能够帮助更多的人才行。


“……是么。”

不知道老师是不是对话题不感兴趣了,他之后并没有再继续问我关于这件事的问题。


并不是作为英雄帮助别人,我想成为一个能更加成为别人力量的人。

然后,如果有一天能够让老师为我的弟子身份感到自豪的话……。

我想的事情会不会太奢侈了呢。


我的筷子试图把肉饼夹起来,肉饼却轻易地碎开了。







2.


今天的晚饭做什么呢。


“杰诺斯。”


昨天吃了肉饼,那今天就吃中餐吧。还是说……


“杰诺斯,冒烟了啊。”


咖喱也可以吧。


“喂,烟……!”


烟?


我回过神来,发现手边熨斗下面的衬衫正在冒烟。


“糟糕!我都做了什么……!?”

“喂,冷静点。总之先把熨斗拿走啊。”

在我正混乱的时候,老师急忙把我手边的熨斗拿了起来。

我看着有了焦印的衬衫,感到很绝望。

我又搞砸了。


“对不起,老师。因为我的过失……”


老师重要的衬衫又有一件变得不能穿了。

全都是因为我的不注意。


“啊——那个衬衫已经很旧了,所以我本来已经想着要扔来着啊——。嘛,这下正好。”

“是这样么?”

“是啊是啊。噢,这件衬衫也给我熨了么?谢了啊。我一会儿要去一趟协会总部,我能就穿这件去么?”

老师抓起一件我已经熨平并挂到衣架上的衬衫。


那件衬衫也不能说是被熨得很好。

就算是从我这里也能看到几个地方还有褶皱。

越是熨平越是有其他地方会出现褶皱,真是不可思议。

熨斗难道不是用来抚平褶皱的东西么?


在我犹豫着要不要再重新熨一遍的时候,老师已经在把衬衫穿在身上了。

“啊、老师……!”

“刚熨完的衣服果然很暖和啊——!外面稍微有点冷,所以刚熨好的衣服穿着正合适啊!”

老师说得这么开心反而更让我有些无地自容。

“……那真是太好了。”

“那我出去一下。傍晚应该就能回来了。”

“我知道了。我会在这段时间把晚饭准备好的。请问晚饭吃咖喱可以么?”

“喔、不错啊。那就拜托你了啊。我出门了。”

“路上请小心。”


我到玄关目送了老师离开的身影,回到客厅之后无力地跪在了地上。


……我又搞砸了。

这到底是我第几次在家务活上失败了。已经数不过来了。

每次老师都宽容地原谅我。

我明明没有应该被关荣对待的资格。

我明明做了即使被说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老师一句抱怨的话都不说。

像是为了不让我在意,会对我说像刚刚那样温柔的华语。


就算是我用吸尘器不小心把小猪存钱罐碰掉在地上摔碎的时候也是。

“东西总有一天都会坏的,所以你别太在意啦。”


老师的衣服在洗过之后缩水了的时候也是。

“只要想着是七分袖的衣服就没事啦。”


忘了关洗澡水,把家里都泡了的时候也是。

“等干了之后就没事了啊。”


洗碗的时候一不小心太用力,把盘子弄碎的时候也是。

用掸子清理灰尘的时候把掌上游戏机踩坏的时候也是。

鸡蛋在微波炉里爆炸的时候也是。

还有其他各种,一个个想起来都没有尽头。

有这么多次失败,老师竟然还不生气让我感叹不已。


我想要能够帮助老师。

我带着这个想法开始了做家务,但是只要一做就失败,不如说是给老师添麻烦了。

我明明想帮助老师,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总而言之,只能尽自己所能努力去做了。

准备晚饭吧。




“什么啊,原来是你……”


我感到外面有生体反应,急忙把玄关的门打开的时候,那里出现的并不是我所期望的老师的身影。


“啊啦,你真失礼啊。”

我露出失望的表情,吹雪看起来有点不高兴地抱起胳膊。

“老师现在不在。他去协会总部了。”

“是么?那能让我到里面等这么?“

“随你便。”

“那就让我进去等吧。”


茶……就不用了吧。

我无视了吹雪走回厨房准备继续准备晚饭,吹雪跟在我后面走进厨房。


“准备晚饭呢?”

“……啊啊。”

吹雪凑过来看着我的手边。

“你还会做料理啊。”

“饭菜的准备一直都是我的工作。“

“今天是咖喱?”

“是干咖喱。”

“嘿——。”

我好像听到了抽屉被拉开的声音,接着就见吹雪拿着找到的勺子,擅自把锅里的咖喱盛了一勺送进嘴里。


“喂!?”

这女人是怎么回事、

也太厚脸皮了吧。


“这是什么!?好辣!?”

脸颊完全变红的吹雪瞪着溢满眼泪的双眼,大声叫道。

“那是当然的。因为是咖喱啊。”

她在说什么理所当然的事情?

“那也应该有点限度吧!我的舌头现在还在疼啊!”

“那是因为我在放辣椒的时候,盖子突然掉了,就比预想中多加了不少。“

“你难道是从配料开始做的么?!”

“是没错,怎么了。”

“……还真是讲究啊。”

“那是当然。因为这是为了老师做的,我不想偷懒的。”

“不过这个辣度就算是埼玉也……”

“就算稍微有点辣,只要和米饭中和一下就没问题。”

“中和?”

“应该很快就做好了。”

我把电饭煲的盖子打开,里面黄色的米饭正冒着热气。

“姜黄饭?“

“没错。你尝尝。”

我伸手拿起一个没用过的勺子,从电饭煲里盛了一勺米饭递给吹雪。

“好甜!?”

“所以我不是说了么,用米饭中和。”

“你说中和……。这可不是算数的加减法啊。把这两种放到一起吃怎么可能好吃啊。”

“那种事情才……”

“你是按照菜谱做的么?”

“当然是按照食谱做的。只不过,中途发生了一些异常事件,我为了修正轨道做了一些补救,然后就跟菜谱发生偏差了,这是没办法的事。“

“……也就是说没有按照菜谱做是吧。”

吹雪用手指按住太阳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你一直是这样料理的么?”

“没错,有什么问题么。“

这人从刚才开始到底想说什么啊。

“埼玉对你做的料理的味道都说了什么?”

“老师总是说着很好吃,吃下我做的饭菜。“

“……是么。“

所以,从刚才开始到底在说……


恩?说起来,之前也有过这种事情呢。

King来家里吃了饭之后离开的那天,好像也想对我说些什么。

但是最后却被老师抓住胳膊阻止了。

当时是想对我说些什么呢?

King当时确实也是一边吃一边满眼泪水来着啊。




“……难道说,我的料理很难吃么?”


吹雪有些尴尬地错开视线。

“喂。”

“好吃不好吃是每个人自己的看法吧?埼玉如果说是好吃,那不就够了么?”

为什么不看着我说啊。

“拜托你。跟我直说吧。”

“……啊!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情要做。对对,吹雪组的集会是要现在开始呢。那么,我就失礼了啊!”

“啊,喂!”


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看着锅里的咖喱。


果然是这样么……。


我已经有预感了。

想过会不会是……。

但是我一直都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因为我能做的事情就只有这些了。


老师一直都是忍耐着吃下去的。

总是说着“很好吃”的谎言。

结果,我只是一味地给老师添麻烦而已。


老师……。

我的脑中浮现出老师说“好吃“时候的笑脸。

老师的温柔对现在的我只是痛苦而已。

让我深刻地意识到我没有任何用途这件事。

我明明这么为老师着想,却没有任何可以为老师做的事情么。

已经什么都……。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老师。”

“啊勒,晚饭呢?你不是说了今天要做咖喱么?”

进到客厅的老师非常不解地问我。

“……我不做了。”

我停下叠衣服的双手放到肚子上,脑内想起被转换成燃料的咖喱。


“嗯——。那晚饭怎么办?”

“就按照老师是您的喜好吧。”

“那就偶尔到外面吃吃吧。”

“好的,老师。”


想要帮到老师。

就算是一点也好。不管什么事都行。

但是,会有我能够做到的事情么。

这样什么都不会做,这么没用的我能够做的。


我看着老师走在前面的背影,满是皱纹的衬衣摇晃着。







3.


“老师,您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么?”


“恩啊?”

老师好像非常沉浸在手里的掌上游戏机,完全没有离开视线。

“不管是什么您尽管说。”

“啊——那我想要喝茶呢。”

“我明白了!”


“请用!”

我急忙把冰箱里冰凉的茶倒进杯子里,回到客厅递给老师。

“放在那里吧。”

“好的!”

我听从老师说的把杯子放在桌子上,然后坐在旁边直直看着老师。

“……”

“……”

“……还有什么事么?”

“如果您还有其他想要的东西请尽管说出来!”

“没有啊——。我现在在玩游戏啊。”

“好的。”

“……”

“……”

“……我说啊,你这么使劲看着我让我很难集中啊。”

“请不要介意我。如果您有什么需要的话请随时告诉我。”

“……”

“……”


突然响起叮铃铃铃铃的声音,掌上游戏机的画面上浮现出大大的“GAME OVER”的文字。

老师的游戏结束了么。


“你要是那么闲的话要出去转转么?”

老师把游戏机放到桌子上,终于向我看过来。

“诶?可以么?”

“啊啊。你想去哪儿?”


与老师一起外出。

去哪里比较好呢。

……不,我明明想要对老师有帮助,去我想去的地方有什么用。


“老师您有想去的地方么?”

“嗯——哪里呢。……啊,对了。要不去借DVD吧?”

“好的,老师!”







“没想到白薯鼯鼠的新作已经出了啊——。回去之后一起看吧!”

“好的。”

我走在开心说着话的老师身边,回想起先前的失态。

没想到,没有卡会在这种时候产生影响……。


我原本是想付租光碟的钱,但被老师指出我没有会员卡,所以就没有付成钱。

因为我被老师全面禁止在文件上写自己的名字,所以我没有任何卡。

虽然我很不理解这是为什么,但既然是老师说的,那就一定有很深奥的理由吧。

因为老师有卡所以至今为止并没有感到任何不便,但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变得有必要……。

没办法了。要找到其他能够帮到老师的事情才可以。


“喔,在卖鲷鱼烧呢。”

我沿着老师的视线前方能够看到鲷鱼烧店。

“我去买过来!老师就请到那个公园的长椅上等一下!”

“啊,喂……!”

就是这个!我能够帮到老师的时刻终于来了!




“我买回来了!”


“真快啊,你。”

我急忙买了两个鲷鱼烧回到老师的身边,坐在长椅上的老师有些无奈地说道。

“老师,乳蛋夹心和红豆夹心,您想要哪个?”

我做到老师身旁立刻打开袋子把鲷鱼烧拿了出来。

“都分成一半,两个都吃吧。”

“我明白了。”


我注意着力道拿起鲷鱼烧,慢慢地分成了两半。

我是想要小心掰开的,但夹心却从掰开的地方溢了出来。

我连这种事情都做不好么。

我把有些失落的心情调整好,一边说着“您请。”一边把有着更多夹心的头部部分递过去,老师却拿走了尾巴部分。


“老师,请您把头部部分……”

“我其实很喜欢脆脆的尾巴呢。”

“原来是这样么……”


我完全不知道。

老师他喜欢尾巴部分啊。

回去之后写在笔记里吧。


哈!糟糕!

早知这样,我应该把尾巴部分掰得更大一点就好了!

我完全以为我会吃尾巴部分,所以就掰得小了点。


“老师,那块有点小,这部分再给您一点。”

“不,算啦——。这样就正好。”

“是么……”


果然我不管做什么都做不好。

这是为什么呢……。


我一边一筹莫展地想着一边把鲷鱼烧放进嘴里,甜味在口腔里散开。







4.


“老师,需要我来给您揉肩膀么?”


躺在地上看着漫画的老师把眼睛睁大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立刻看回了漫画。


“不,我就不用了。我的肩又不硬。”

“这样么。”

“……”

“那个,要不就柔腰……”

“所以说不用啦。你干什么啊。从前段时间开始就很奇怪啊。”

老师把漫画合起来,支撑着手臂坐起来。

“我只是,想看看有没有能够帮到老师的事情……”

“帮到我?”

“是的。不可以么?”

“……”

“果然我是无法帮到老师的么……”

“这样的话,把大腿借我吧。”

“大腿……么?”

“啊啊。”

“?请便。”


借大腿是什么意思呢。

就在我感到不理解的时候,老师躺下把头放到了我正座的大腿上,然后再次开始看起了漫画。


“正好我的胳膊麻了呢。帮大忙了。”

“那真是太好了。”


这样做真的就帮到老师了么。

我明明只是坐着而已。

完全不认为我帮到忙了。

我看着老师光滑的后头部烦恼着,就见老师转过头来。


“啊,对了。等会儿给我掏耳朵吧。”

“遵命。”







5.


“我说,你最近不做饭了吧?发生什么了么?”


“没有,我只是没心情做饭而已……”

“恩——。嘛,如果你不想做的话那就不用勉强自己做啦。”

“……”


在那以后,我就没有再做饭了。

虽然老师对我的这个举动感觉很奇怪,但不深入探究也是老师的温柔吧。

总是让老师照顾我的心情,我真的是不中用的弟子啊……。


“啊,不过,我想吃那个啊。煎薄饼。我很喜欢你做的煎薄饼呢。”

“……非常抱歉。”

老师温柔的谎言对现在的我来说太难受了。

“是么。那今天的晚饭就用之前抽奖赢的章鱼烧机做章鱼烧吧。“

”章鱼烧……么?“

“我去准备材料,你就在这儿把机器摆好吧。”

“好的,老师。”




“老师的手真的很灵活呢。”

“这没那么难啊。你也做做看么?”

我观察着老师用叉子灵活地把材料翻了个,接着老师就把叉子递了过来。


“我……么?”

“很简单的。不要想着一下子就翻过来,一点点来就行了。”

“我明白了。”


模仿老师刚刚做过的事情就可以了。

很简单。

我接过叉子,下定决心之后叉向食材。

然后,就这样翻过来……

翻过来……

翻不过来。

为什么。

在我反复尝试的过程中,食材已经被叉得面目全非。

……太奇怪了。

老师明明那么轻易就做到了。

到底是为什么……。


“加油——”


老师一边微笑一边看着我的动作。

糟糕。这样下去老师要失去耐心了。

但是,我也是焦躁越是做不好,食材也越是被我叉得乱七八糟。


“……非常抱歉。我做不到。”


果然我没有一件事可以完美地做好。

我怀着满满抱歉的心情,把叉子还给了老师。


老师是不是对我很失望呢。

我不安地观察着老师的表情,只见老师突然站了起来。

接着走到我的身后,握住了我拿着叉子的手。


“诶?老师……”

“看好啊。要像这样一点点地……”

老师握着我的手灵巧地翻弄着。


“然后,要这样……”

老师明明在很难得的细心教我,但我却因为老师近在耳边的声音,导致胸腔里那不存在的鼓动变快的错觉,从而无法集中。


“这样。”

手背和身后感觉到的温暖更是消磨着我的集中力。


“看,很简单吧?”

“诶?是、是呢。”

“好,那你试试吧。”

“是、是!”

老师把手松开,鼓励着我一个人试着做做看,但我完全没记住老师先前的说明。

但是,我能从身后感觉到老师充满期待的视线。


既然是这样,那就只能去做了。

这次一定要成功。

我怀着决心叉向食材。

然后,就这样翻过来……

的时候,食材被扯断了。


“……非常抱歉,老师。”


果然我不论做什么都做不好……


“别太在意了。不管外表看起来怎么样,味道还是一样的啊。”


我看着铁盘上几个完美的章鱼烧旁边几个称不上是章鱼烧的物体,对自己的不中用感觉有点想哭。







6.


“老师,这是租金。请您收下。”


我把现金放到桌子上的时候,老师的表情明显地变阴了。


“……我不收。”

“您不要这么说,请收下吧。您都让我住在这里了,我交钱是应该的。”

“我都说了我不会要的。”

“但是……”

“少啰嗦。放在这里也是碍事,赶快收好。”

老师不愉快地看着那一叠现金。

“请问这是为什么?您之前明明还会收下……”


为什么老师不想收下呢。

说起我能做到的事情,那就只剩下给钱了。


“我之前也没收过。”

“诶?”

“都是直接交给博士了。”

“原来……是这样么?”

“啊啊。”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让咱们两个的关系建立在金钱上。”

“那有什么不可以的么?”

“因为我不喜欢那样。你不需要为了留在这里而给我钱。”

“老师……”

“怎么说呢,我希望你能住在这里……”

“我明白了,老师!您不会收弟子的钱。这就是老师作为一名老师的坚持呢!”

“不,我说的不是那个……”

“然而我却完全没有理解老师的想法。真是非常抱歉。”

“不,恩,我不是那个意思……”


以为给老师钱就可以帮上忙,我这个想法真是错得太离谱了。

老师是对那种平凡的事物不感兴趣的人。

我的想法真是太肤浅了。

这样的话,我要想想其他能够帮助老师的方法才行。


“……呐,你为什么总是不听别人说的话呢?”







7.


如果金钱不行的话,那我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可以做呢。

为了老师可以做的事情……。


……不行。什么都想不出来。

我真的好讨厌什么都做不好的自己。

为什么我什么都做不好呢……。


我一边思考着一边向家走去,然后就看到对面走过来一个看起来有点眼熟的人。

那的确是……。


“喂。”


“噫!?你是!?”

男人随着声音看过来,然后惊讶地叫了出来。


他的穿着跟上次见面的时候有很大的区别。

全身穿着运动服,而且也没戴眼镜。

我一开始还以为认错人了,但果然还是没看错。


“你女儿的手术怎么样了?成功了么?”

“你说什么呢!!我不都已经把钱还给那个秃头了么!”

男人喷着口水大喊道。


“哈?”

“你是为了报被骗的仇么!?我已经不会再跟你有任何关系了,你就放过我吧!别把我杀了!求你了!”


被骗了?

我?

秃头说的是老师么?

把钱换回来了是指……。


“详细地跟我说说吧。”


我抓住男人的肩膀低声说完,男人的脸色瞬间变成了青色。







“老师。”


我停下叠衣服的双手说道。


“恩?怎么了?”

坐在地上的老师把正在看的漫画合起来,向我看过来。

“那个……”


那个男人之前说过的话全都是骗人的。

男人告诉我他并没有女儿,全部都是为了从我身上骗钱而编出来的女儿生病了的故事。

貌似是从某处得知我很好骗,所以就把我锁定为目标了。

但是,从我身上骗走了钱之后,他把骗到的钱还给了一位突然出现的秃头男人。

男人是如此告诉我的。

秃头男人恐怕指的就是老师。

老师把我被骗走的钱要了回来啊。

我做梦都想不到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竟然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但是,既然是这样的话,老师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呢。

我被骗的事情,还有把钱要了回来的事情。

因为老师很温柔,所以不想我伤心才顾忌着我的心情么。


“什么啊。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如果是这样,那我是不是装作不知道比较好呢。

毕竟老师都已经瞒着我了。


“老师……”

“恩?”


“您有没有想让我做的事情?”


那么,我至少想为老师做些什么。

为了回应老师的温柔,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够做的呢。


“你又在说这种话啊?”

“没有么?”

“嗯——”

“不管什么都可以!我为了老师可以做任何事情!请不要客气!”

“你、你啊。”

老师不知为何抱起了头。


“请问您怎么了?”

“我说啊,你别那么轻易就对别人说那种话啊。对我说说也就算了。”

“可我并不会对老师以外的人说的?”

“……那是为什么?”

老师突然满脸认真地问我。


为什么?那是因为……


“因为您是老师。”


“……恩。我问的方法不对吧?那啥,我是在问为什么你能对我那么说,但不会对其他人说。”


那是……


“……因为您是老师。”


老师脱力地把头垂了下去。

“嗯——。意思没有传达出去呢。”


老师到底想要听什么呢。


“比起那种事,请您说说想让我做的事情!”

“啊——恩。什么呢。……你有什么想让我做的事情么?”

“诶?我么?不,我的事情无所谓,老师请说您希望的事情。”

“我啊,想做你想让我做的事情。”

“请问为什么?”

“怎样都没关系吧。所以,你想让我做什么?”

老师突然变得跃跃欲试。

“您突然这么说我也……”

“没有么?”


我想让老师做的事情。

想让老师……。


“我想不出来。”


虽然我有思考过想要为老师做的事情,但我从来没思考过想要老师为我做的事情。


“你这么说也挺让我伤心的啊。”

老师失望地把肩膀塌了下来。

“诶?”

“因为这不就代表你对我不感兴趣么。”

“不,那怎么可能!只是因为太突然了所以我想不出来……”

“想不到什么么?”


想要老师做的事……么。

有什么呢。

想让老师做的……


“请您……在我身边。”

“诶?”

“啊,这不能算是想要您做的事情吧。”

“……不,没什么不对的。过来这边。”

老师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拉了过去,放在我腿上的衣物掉到了地上。

“那个……”

接着,老师的手臂绕过了我的腰部,从旁边把我抱住了。

“这样就可以了么?”

声音从头顶传来。

从侧靠着的胸口传来老师心脏的鼓动,听着让人很安心。

“……是的。”

虽然和我所想的有些出入,但我现在发现这也是我想让老师做的事情呢。

“我说啊,你最近总是说想要帮到我什么的,但其实你并不用那么绞尽脑汁地去思考。只要有你在我就……”


我的视野渐渐地暗了下来。


“我对你……”

老师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


意识……要…………




“喂!”


我在身体的摇晃之中睁开眼睛,老师的脸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是。”

“你刚刚是睡着了?”

“我不需要睡觉。”

“不是,你刚刚确实是失去意识了吧?”

“我认为是切换到了省电模式。”

“省……电?”

“最近我的能量消耗变快了,所以我找博士商量了一下,把设定改成了一定时间内不动的话就自动切换成省电模式,并停止各种机能。”

“……去给我立刻改回来。”

“请问为什么?我认为这能够节省能源,很方便。”

“我说啊,在调情的时候突然睡着的话那不就什么都做不成了么?”

“调情……?”

“总之,先去找博士改回来。”

“……我知道了。”

既然老师这么说,那就没办法了。

“呐,我刚刚说过的话……你果然没听到吧?”

“您说了什么话么?非常抱歉,拜托您再说一遍。”

“……算了。”

老师低垂着头,深深地叹了口气。


到底怎么了。老师说了些什么么。







8.


我把对峙的怪人打倒并赶向老师的时候,老师还在于怪人战斗着。

不论是老师还是怪人都没有察觉到我的存在。

老师没有从怪人的攻击中收到任何伤害,怪人明显地开始焦躁起来了。

不愧是老师。

这之后也没有我出场的机会了吧。


过了一会儿,突然停止动作的怪人从体内散发出光芒。


啊。这是想要自爆了。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跑向了老师。




“你,为什么……”


老师无奈地看着被解体的我。

看来是对我在爆炸之前站到老师面前的行为感到很惊讶的样子。


“因为……我想要……能够……帮助老师。”

我试着用快要坏了的头部说话,但却无法很好地活动我的嘴。


“你不也知道这种攻击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么?”

“但是……衣服会……”

“衣服?你难道是为了防止我的英雄服被烧才保护我的?”

老师的眉间皱起了皱纹。

“我能……做的事……也就……只有……这个了……。只有……这个……能够帮助……老师……”

不行了。看来已经无法再继续说话了。


“……别做多余的事。”


从来没有听到过老师这样说话的语气让我惊讶地抬起视线,老师可怕的表情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


老师……。

老师生气了。对我。

对没用的我……。


视线陷入一片黑暗之后,只有老师的那个表情一直没有消失,留在了我的脑海里。







9.


时隔一周站在家门口,我却没有勇气把门打开。

老师在生气。对我生气。

要怎么做才好……。

至今为止从未惹过老师生气让我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

道歉的话是不是就会原谅我了。

如果老师不原谅我的话……。


……不,在这里多想也没办法。

总之我只能去道歉了。

直到老师原谅我为止。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敲了敲门。




“欢迎回来。已经完全治好了么?”

“是的。已经没问题了。给您添麻烦了。”

“那种事无所谓啦。”


时隔一周没见的老师还是向往常一样与我笑着说道。

我最后看到的表情难道是错觉么。


“那个,老师……”

“啊,对了。我想着等你回来之后要一起吃,所以买了馒头回来。”

老师这么说着就要起身离开客厅。


这是我突然察觉到房间角落放着的东西。

那是我的背包。


为什么会在那种地方。

而且里面好像装着东西。

难道说,里面是我的行李?

……我要被赶出去了么?


“老师!!”

“呜哇!怎么了!?”


我抓住试图离开的老师的腰部,老师被吓得叫出了声。


“拜托您!请不要丢弃我!”

“哈?你在说什么呢?”

“拜托您了!我什么都可以做!!请不要把我赶出去!!”

“所以说,你冷静点啊!突然地这是怎么了啊。”

“我的确没能帮到老师任何忙!”

“哈?”

“但是,我之后会努力变得有用的,所以请让我留在这里!”

“不,谁也没说要让你出……”

“果然,您是在对之前的事情生气么?”

“之前的?”

“怪人自爆的时候的事情。”

“啊啊。那个时候啊。”

老师的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


“老师……”

“你可别再做那种事情了啊。”

老师的声音里含着怒气。

果然是在生气啊。

对没用的我生气。


“非常抱歉。帮不上老师的忙。”

“我指的不是那个。我是在说你不要再做让自己牺牲的事情了。”

“请问为什么?”

“虽然我的英雄服的确很重要,但也没重要到即使你被打坏也要保护的地步啊。”

“但是……”

“对我来说你才更重要啊。我不希望你坏掉啊。如果你说是为了我或者是想要帮我的忙,那就更珍惜你自己吧。”

“我自己……么?”

“啊啊。更珍惜一下对我很重要的你吧。拜托了啊。”

“……我知道了。”


珍惜自己……。

老师真温柔。

竟然如此珍惜不中用的弟子。

然而我却什么都……


“还有,我是不会把你赶出去的你就别担心了。”

“但是,那个行李……”

“啊啊,那个背包啊?那是因为我被博士拜托把你的部件装起来送过去所以才用到的背包。博士没告诉你么?”

……说起来,好像的确听到过这件事。


“你啊,难道是看到那个才误会我要把你赶出去么?真是笨啊。我是不可能把你赶出去的吧。”

老师像是安慰我似的,温柔地揉着我的头。


“但是,我总是给老师添麻烦。什么时候被赶走都不奇怪。”

不想离开。

我更加有力地抱紧了老师的腰。

“我并没有想过是麻烦啊。”

“但是我什么都做不好……”

“我说啊,虽然你的确不管做什么都没一般人做得好,还不听别人说的话,还总是误会得离谱,还很好骗,但是我觉得这样的你怎么说呢……很、很可爱……”

“老师您果然也认为我是个什么都做不好的人呢。”

“诶?不,那只是前半句,我想让你听的是后面……”

“我无比讨厌这样的自己。家务活也总是失败……”

“我说啊——,家务活做不好也没什么啊。”

“就算做不好……?”

“我因为自己一个人住了很长时间所以所有事情都是自己做的,但自从和你一起生活以后,我第一次发现有人为了我而去努力竟然是这么美妙的一件事。你为了我总是竭尽全力,只是看着你努力的身影我就觉得很幸福了啊。对我而言,家务活做的好不好完全不是重点。我是因为你为了我而努力才感到高兴啊。”

“老师……”

“然后,我就想到了。喜欢就是这么一回事啊……”

“就算做不好……也没关系么?”

“啊啊,恩。然后啊,我就想着喜欢原来是这样的啊……”

“我很高兴,老师!老师竟然能这么为我着想!”

“啊勒?你在听我说话么?我现在在说我喜欢你……”

“即使是这样的我也帮到了老师呢。”

“……恩。是呢。”


终于。

这样我就能说出来了。

一直以来埋藏在心里的话。

到能够帮到老师之前决定不说出口的话。


“老师。”

“……干嘛啊。”


“我喜欢老师。”


“什!?”

老师睁大了眼睛,用手遮住了嘴,然后就不说话了。


“老师?”

果然还是感觉很恶心么。

“总而言之,你能差不多就先松手了么。这个姿势有点……”

我听从老师的要求,放开了老师在原地正座,接着老师在我面前盘腿坐了下来。


“杰诺斯。”

老师抓住了我的肩膀。

“是。”

“你可要认真听好。”

“是的,老师。”

“仔细听好。”

“是。”

“你在听我说话吧?”

“我在听。”

为什么要确认那么多遍呢。


“我也……喜欢你。”


“老师……”

“所以,我们交……”


“老师。老师的喜欢和我的喜欢是不一样的。”


“诶?”

“我的喜欢是恋爱感情的先。和老师的喜欢是不一样的。”

“不是,所以说啊……”

“没关系的!我明白老师您对我不是那种感情!但是,我喜欢老师而且是不会放弃的!”

“你完全没搞明白啊。”

“的确我有无数的缺点,而且没有任何能够让老师喜欢的地方。但是,我会努力进步,一定会成为能够帮助老师的人!所以,到那时……”


虽然我现在什么都做不好,但我一定会努力成为能够让老师认同的存在。




所以,到那时




请喜欢不争气的我




“不是,所以说我也对你……话说你好好听我说啊!”




END




离第一次看这盘已经隔了很长时间,所以完全忘了最后是什么发展。翻的时候快笑死我了

杰诺斯这孩子太让人捉急了www老师哭给你看哦www


又摸完一篇miyabi太太的鱼!还剩几篇啊?………………(瘫

评论(10)

热度(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