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眼镜

社员杰诺斯1(P站搬运渣翻)

& 埼杰

& 小总结?那是什么?能吃么?

& 真的不会写概要w偷懒把渣翻直接传上來w

& 太太不让转载……所以真的真的真!的!不要外传……谢谢!

& 只是为了安利原文的渣翻,喜欢请去给原文打分!当然去看原文更好!毕竟我语文能力有限(

原文点我!

& 真的不要外传!!!真的!!!m(_ _)m







社员杰诺斯系列1


超级英雄老师与社员杰诺斯的故事

by miyabi







1.

“我啊,害怕之类的感情之前都消失得差不多了。但是最近又回想起来了。想起了害怕是一种什么东西。我啊,最害怕失去你。”

在打倒怪人之后回家的路上,老师看着天空说道。

这是老师在捡起我支离破碎的部件,抱着部件和我一起去博士那里的时候。

让无敌又没有弱点的老师害怕的原因是自己这种事,是作为弟子而言所不该做的。我或许不应该留在这个人身边。

老师的表情因为夕阳的反射而无法读取,但说不定是在生气。

“我啊,对你...。”

老师的声音渐渐地远去。

能源好像快要用尽了。正在切换到睡眠模式。

老师。我...对您...。







“工作能干完么?杰诺斯。”

“啊,是。还有一点。”

被女性上司问话,我恢复了意识。

像是掩饰着失去意识的事一样开始快速地打起键盘。

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完全没注意到。

我偶尔会像这样回想起以前的记忆。

虽然基本上都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但也多次在工作中记起来。

就目前看来好像还没有被周围的人发现。

这个房间是我的直属上司和我两个人的办公室真是太好了。而且,上司貌似总是在外面跑动所以经常不在,我能在身体感觉不舒服的时候放松地休息,真的帮大忙了。

那是以前曾经是改造人的时候的记忆。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记忆。

在恢复了人类的肉体的现在,已经失去的记忆好像在渐渐地被找回来。

“注意不要太拼命啊。再睡着的话我可不管哦。”

“总是添麻烦真是非常抱歉。”

“不不。我并不是在批评你。你现在对工作熟悉了速度也快了,但比起工作还是要更注意身体啊。”

“非常感谢。那个时候的我完全没有管理好自己。没能好好根据自己肉体的极限去调整工作量...。”

“啊——恩。那个已经没关系了。你也不要在意了。现在不是干得挺好的么。”

“说真的我觉得当时被解雇也不奇怪。”

“嘛,我们这里总是人手不足呢。而且你也是个优秀的人才。不会那么简单就把你解雇的。”

“但是...。”

“啊,我差不多该走了。你也干得差不多就回去吧。那回头见了。”

上司这么说完就慌张地离开了房间。







听从了上司的建议,等工作干得差不多而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了。

已经把上司所指示的文件制作完成了五分之四,剩下的只要明天早上早点上班解决的话中午之前应该就能干完了。

乘着电梯向被分配给自己在协会总部内部的1LDK的房间走去。(※1LDK=一间卧室+客厅+餐厅+厨房)

快速洗了个澡,钻进被窝之后强烈的睡意就袭了上来。

这是还是改造人的时候没有过的感觉。

与那个时候相比什么都改变了。

过度使用身体就会变得摇摇晃晃,进食也变成必须的了。

我大概要比普通人的身体还要弱,很容易感冒,过度工作的话就会马上发烧。

这也可能是把肉体冷冻保存过的弊害。

开始的时候因为做不熟悉的工作而总是病倒,工作开始半年总算能一边维持着健康一边工作了。

我也不知道应不应该说以前的身体更好之类的。

结束复仇的那一天。

我决定把自己的身体从改造人的换回人类的。

为了可以随时都能换回来,博士就把我15岁样子的肉体冷冻保存了起来。

完成了复仇,继续拥有改造人的身体是没有必要的,而且博士也很希望我能回到原来的身体。

我把自己的决定告诉老师的时候,老师只是简单地回答了一句“是么”而已。

虽然平时也总是不明白他的想法,但那个时候我比平时更不明白他的想法。

只是,换回肉体的话会有一个问题。

在记忆上会产生障碍这件事。

博士说完全不知道会对记忆产生多大的影响。

我对自己的记忆可能会消失这件事感到了害怕。

我和老师一起度过的时光不知从何时开始变成了对自己来说不可交换的东西。失去那段记忆比失去其他任何东西都让我感到害怕。

感觉我会变得不想自己了。

那时候喜欢老师的感情是比什么都重要的。

曾经脑袋里只有复仇的自己,不知不觉间对自己的老师抱有了尊敬以上的感情。

但是,我并不讨厌这个感情,不如说这是很宝贵的。

能喜欢上一个出色的人。

从而我变得更喜欢自己,这个感情也成为了我活下去的理由。

没有祈祷过这个感情能相通。曾经想就像往常一样生活下去也算是幸福了。

但是,如果换回肉体会失去记忆的话,只有一次也好,我变得想把这份感情传达出来。

可能会被厌恶,可能会被觉得是麻烦。

即使这样也想让他在最后知道我的感情。

在我换回肉体之前告诉了老师我会失忆的事情,还有喜欢老师的事情。

那个时候老师到底说了什么,在记忆混浊的现在我没办法回想起来。







2.

“杰诺斯。S级英雄的紧急召集要开始了。麻烦做一下会议室的准备。”

“了解。”

我到会议室把桌子椅子设置好,又把投影仪准备好。

正准备茶的时候S级英雄们陆陆续续地走了进来。

龙卷看到我的时候从鼻子发出“哼。”的一声,然后越过我坐在了座位上。

“还好么?”与向我打招呼的King聊着近况的时候,老师走了进来。

老师现在虽然是S级一位的英雄,但还是和之前一样带着脱力的表情走着。

“哟。杰诺斯。还好么?工作怎么样?偶尔也来我家玩玩啊。我会来这里接你的。”

老师所住的Z市对现在的我来说成为了根本不能靠近的危险区域。明明以前都很普通地住在那里。

之前发生过因为想见老师而一个人在Z市徘徊的时候被怪人袭击,然后被老师救了的事。

老师生气地说了绝对不能一个人来,那之后我就完全没有去接近Z市了。

“是。如果能拿到假期的话,一定。”

带着笑容回答之后老师有点不满地嘟囔道。

“虽然这么说但你都不来啊。”

“看起来已经来的差不多了啊。”

看到主持的人登场,我留下还有一脸不满的老师,鞠了一躬之后就离开了房间。







据博士所说,换回肉体之后,我连续睡了两个星期。

刚刚醒来的我知道博士的事,但成为英雄的记忆全都消失了。

即使知道我没有记忆,老师也每天都来探望只能躺在床上的我。

每次来探望的时候,老师都会为了给我解闷而带来游戏或者漫画,还跟我说了很多打倒怪人的故事。

本应该是完全不认识的人,但是看着老师总感觉能平静下来。在老师不能来探望的日子里我就会感觉很难过。

最开始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但随着记忆逐渐被取回,我也渐渐明白了。

睡觉是取回记忆唯一的方法。在梦中,成为英雄之后的记忆渐渐地回来了。

把一点一点想起来的事情跟老师说了之后,老师的表情虽然显得很高兴,但同时又有点悲伤。

过了大概半年,我终于能活动身体之后,我决定去英雄协会工作了。

博士原本好像希望我能去上学,能像一个普通人生活,但我并不想要那种生活。

我想在老师身边。

但是,现在的我只是个累赘。我也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在他身边战斗了。

那我至少想成为作为英雄战斗的老师的力量。

现在老师虽然是S级一位而且非常有人气,但大众的心情是说不准的。

也不能说温柔地老师会被民众敌视的那天永远不会到来。

如果真到那个时候,我想站在一个能够保护老师的立场上。

这是我唯一的愿望。







“杰诺斯,你和那个埼玉是熟人呢。”

回到自己的座位继续工作的时候,从其他办公室来取资料的女性跟我说起话来。

“是的。以前受到了他的照顾。”

我现在的外貌是个15岁的小孩。虽然跟改造人时候的脸很相似,但把头发染黑了。多亏了这个,普通人不会认为我是曾经的魔鬼改造人。所以我现在能这样安稳的生活。周围的人好像认为我只是一个看着像15岁,实际上年龄要更大一点的男生,从高中跳级毕业进入了协会。

“嘿——。好厉害啊。毕竟他现在是超级英雄了嘛。下次帮我要个签名吧。”

“我会试着问问。”

“谢谢!啊,呐,今天不是有英雄特辑么?我能在这里看完电视再走么?我的办公室人太多了基本都看不到呢。”

女性苦笑着缩了缩肩膀。

一个办公室做多能装下10个人,但只有我的办公室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两个人。

“请便。”

“谢谢!”

女性打开电视的时候正好赶上节目刚刚开始。




『今天是S级英雄采访特集的最后一天了!今天我们竟然请到了S级第一位的超级英雄!埼玉先生!』

『你好。』

『打倒了那个最强最恶的怪人,人气一下子上升,排位也快速上升了,请问您现在是什么感觉呢?』

『感觉说的是?』

『诶、比如说高兴之类的...』

『那就、高兴。』

『哈、哈啊、是这样么。啊、与怪人战斗的时候您都在想些什么呢?虽然也会有恐惧之类的,但果然也有被想保护人们的想法鼓舞么?』

『没。基本上都是一拳就能打倒所以什么也不想。』

『哈、哈啊、是这样么!啊、至今为止第一的强敌是什么样的怪人呢?』

『没有呢。』

『不、不愧是埼玉先生呢——!毫无可挡!那么英雄之中有您认为是对手的人物么?』

『没有呢。』

『那在意的英雄之类的...』

『没有呢。』

 

『...那、那么、对于在女性中有着很大人气的帅哥假面甜心假面先生的事情您是怎么想的呢?』

『那谁啊?』

『...』

『...』

『改、改变一下话题、这回想问各位英雄们一些私人的问题。请问埼玉先生有恋人么?』

『哈啊。算是。』

『嘛!真的么!?是什么样的人呢!?』

『什么样...』

『是年上?还是年下?是可爱型的?还是美人型的?』

『啊——人类』

『...』

『是人类。』

『...』

『...』

『...』




“...这之后绝对会从电视局收到抱怨啊。话说,这个是录像所以没准已经收到了。”

特集结束之后女性抱着头嘟囔着。

“应该没关系吧?有那么大的问题么?”

“太有了!你是看了哪里才那么想的啊。埼玉确实很厉害,但是言行举止太自由了啊。负责宣传的人可是很头疼的样子。啊、我得走了。那就再见了!”

“辛苦了。”

女性从房间离开之后我关掉电视,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

“超级英雄么...。”

与不是英雄,顶多是个普通人的自己相比所在的世界相当不一样呢。

把失落的心情挥到一边,对着电脑屏幕集中起来。




看着墙上的提示板(?)发现会议中的灯光灭掉了。看来英雄们的会议结束了。

刚刚的对话还在中途就离开了。是不是去找一下老师比较好呢...。

不、会妨碍他们的工作的。我也集中在自己的工作上吧。

再次对着电脑屏幕集中起来。

过去的话要带着什么样的表情才好啊。

自从进入到英雄协会,与老师的见面也只是在协会里的几次而已。

以前只是一味地仰慕着老师,一味地跟着老师而已,现在自己所在的世界实在是太不一样了。

难道只有自己在因为抓不住距离感而烦恼么。







3.

中午过后我就立即从上司那里收到了与会长同行的指示。

好像是因为总是和会长同行的秘书突然病了所以缺人手。

另外还有一个秘书是负责管理日程的,我好像只需要一起跟着拿一拿行李就可以了,所以我就很轻快地接受了。

那天会长的预定只是下午要在公民馆做关于英雄未来的形象的演讲而已,所以我和会长一起向公民馆出发。

虽然坐高级加长车感觉有点不舒服,但想着只需要忍耐一天,我就与会长和担任护卫的英雄一起上了车。




“你是杰诺斯君对吧?”

在车上坐在我旁边的会长问道。

“是的。今天请多指教。”

“突然拜托你来替补真是抱歉。你的身体状况还好么?”

“是的。我现在身体没问题。造成困扰真是非常不好意思。”

没想到会长会知道关于我身体不适的事情,着实让我吓了一跳。

“不不。因为你应该很忙吧。工作的时候一定要充分注意身体啊。”

“是的。非常感谢。”

微微地低下头之后发现会长在直直地看过来。

“?怎么了?”

“不。什么都没有哦。”

会长笑了笑又把头转了过去。







4.

“杰诺斯也和他的父亲一样有暴走的可能性。那孩子的身体性能提的太高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暴走。”

“...。”

“你看起来不是很吃惊呢。是已经感觉到了么?”

“没——。所以,要怎么办?”

“把杰诺斯换回人类的肉体。我把那孩子的肉体从15岁的时候就冷冻保存了起来。已经不需要复仇的话那孩子也会乖乖听话的吧。”

“这样啊。”

“那孩子回到肉体的话师徒的关系也会被解除呢。继续留在你身边也会变得困难吧。”

“呐,换回肉体的话,记忆会怎么样?”

“应该会顺利地被转移。”

“那转移的时候可以做到消去一部分特定的记忆么。”

“你是在说那孩子的父亲的事么?暴走改造人其实是那孩子的父亲的事。把肉体变成改造人来进行英雄活动,因为过度追求力量而暴走,袭击城市,最后为了救自己的孩子而自杀了。真是因果报应啊。现在那孩子也在同样的道路上前进着。不过我是绝对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的。”

“那家伙认为父亲的死是自己害的。早知道会这样的话真是不应该去调查暴走改造人的事情啊。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没事,但我明白他在责备自己。想让他能更轻松一点啊。”

“但是,记忆这种东西都是互相交缠在一起的。把其中一个强制删除的话其他的记忆说不准也会受到影响。一个不小心,记忆很有可能全部都会消失。”

“那家伙,这之后想辞去英雄的职位然后以补偿为目的活下去。那样的人生多无聊啊。”

“埼玉君...。”







“那孩子变了呢。”

“哈?”

在我从一个屋顶跳到另一个屋顶向现场移动的途中,龙卷突然浮着在我的旁边出现跟我说起话来。

“杰诺斯的事情啊。你也知道吧。以前不是不是那样的么。除了你以外都一律不屑一看又很了不起的态度。现在呢?对周围的人恭恭敬敬的。你知道这之前他对我说了什么么?『辛苦了,龙卷桑』!傻不傻!什么啊那个态度!自以为融入公司环境了么?还是说因为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强了所以没有自信了?真的好傻!”

“那家伙也是在新的环境下努力着呢,不要这么说。”

“你对他那样就没意见么?你看着那孩子变成那个样子就没有什么感觉么?”

“也没事吧。这跟你也没关系啊。”

“真是个可悲的秃子啊!”

“不许说秃子!...为什么我非要跟你两个人一起活动啊。如果是King就好了。”

“我也不想当你这种秃头的护卫啊!你这个秃子!”

“别老秃子秃子的!”




『突然插播一条紧急新闻。今天下午......』







5.

“会长被绑架了。”

“哈?!”

“刚刚收到绑架的信件。和信一起送来的是被绑起来的会长和陪同的照片。目的好像是钱。赎金是2亿。说是明早之前准备好。”

“护卫的英雄怎么了?”

“啊啊,他的话刚刚回来了。虽然破烂不堪但性命还是保住了。”

“什...?!明明是个英雄到底在干什么!!”

“嘛,毕竟只是个B级啊。”

“所以我已经强调了多少次护卫要请级别更高的英雄...。”

“没办法啊。现在因为治安的恶化,上级英雄很缺人手啊。而且会长一直不喜欢因为自身的原因而动用英雄啊。”

“怎么办啊!?对了!马上联络S级的英雄!”

“不。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

“喂!你到底想不想把会长救出来啊!?”

“不。没有必要联络。照片通过媒体流出的话那个男人会立刻行动的。要赶快告诉他GPS的位置才行啊。”

“GPS是说会长的么?”

“不。会长的GPS的话应该已经被扔掉了。剩下的应该是同行的GPS。”

“同行的人也带着GPS么?还真是用心啊。那他到底是谁啊?”

“嘛,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6.

“老师,我现在的身体是无法进行那种行为的,所以我会让博士给我换一个身体的。”

“不不,你到底在想象什么行为啊?就现在这样不也挺好的么。”

“但是老师,现在的身体是无法满足老师的...。”

“我说啊——!这种事情并不光是满足的问题!我说的是现在这样的你就好了的意思啊!”

“但是...。”

“太固执了!”

“那个、老师至今为止有和女性做过那种事情么?”

“啊啊。嘛、怎么说呢、也可以说有...吧?”

“...是这样么。”

“但是、结果都没有到最后呢。”

“哈?”

“怎么说呢,没能站起来啊。有点被那种活生生的感觉吓到了呢。果然,电视和现实是不一样的啊——。”

“哈啊。”

“我本来性欲也算是少的。那种事情发生过一次之后就没再做过了呢。啊、因为知道我对男人没有兴趣,所以也没往那边想。”

“是么。”

“啊——但是、我感觉跟你的话就没问题所以别担心啊!那个时候不知怎么就交往起来,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喜欢对方呢,现在想起来。那种东西一定是要有感情才...话说,我这是变成女生了么!?”

“老师,请冷静下来。老师是男性。”

“我知道啊!总、总之呢,对这种事情而言感情是很重要的。有感情的话只是和你普通地睡在一起我觉得也已经够了。所以也不需要你去做别人都会做的事情。明白了么!?”

“哈、应该算是明白了。”

“好!那就乖乖地一直在我家留下啊。”

“...是的。老师。”







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没有见过的房间。

“你醒了么?”

“会长...。这里是?”

“不知道这是哪里。我也是醒来之后就在这房间里了,双手双脚还被绑了起来。秘书的话还在那边睡着。”

“是这样啊...。”

演讲结束,刚要上车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几个男人。直到这里我还都记得,但这之后就失去意识了。

“看来是给咱们闻了药物,你的身体没问题么?”

“是的。谢谢关心。”

“那真是太好了。”

“对不起,会长。”

“为什么要道歉。”

“没能帮上任何忙...。”

“我并没有期待你会做那种事情哦。”

“但是...”

“不过,多亏你现在在这里,我完全没有不安呢。有你在真是太好了。”

“哈?现在的自己什么都办不到...。”

“知道你被抓了的话他一定会来救援的。你明白的吧?”

“您是说埼玉老师么?”

“啊啊。”

因为会长知道自己的事情,所以会说起老师我也不吃惊,但我没想到他会期待老师会来救援。

“老师的话已经有别的任务了,我觉得是不会来的...。”

会长有点吃惊的睁大眼睛之后笑了起来。

“看来你需要多理解一下自己的价值呢。”

“哈?”

“嘛,总有一天会知道的吧。”

“您在说什...”

刚说到一半就听到了巨大的轰鸣声,接着身边就被飘着的灰尘包围了。

“喂!怎么了!”

“墙壁突然被破坏...你谁啊!”

“哇!不要...”

隔壁房间听着很慌乱又吵闹。

“哇!对、对不起。不要杀了我!会长的话在隔壁的房间...噫!”

没过多久就安静下来,然后门被打开了。

“你来晚了呢。”

“才不是什么来晚了呢老头。这跟约定的不一样啊。说了不会让他干危险的事我才同意的。这件事可完全不一样了啊。”

“这只是碰巧啊。今天我的秘书突然病了。”

“你这人。要是再有下次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老师对着会长盯了一会之后看向了自己。

“杰诺斯,受伤没有?”

“没、没有。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但是,老师为什么会在这里?不是在任务中么?”

“啊——龙卷他们会把任务完成的吧,肯定。...大概”

“哈啊。”

老师把我和会长松绑之后,把手机递给了会长。

“接着。协会交给我的手机。之后你能自己回去了吧。”

“啊啊。辛苦了。”

“真的非常感谢。我该拿什么感谢才好...。”

“也没什么。逮捕绑架犯也是英雄的工作嘛。...不。还是应该收下谢礼的吧。喂,杰诺斯。现在马上一起回去吧。我想吃你做的饭。这样就算你两清了。”

“说是回去,那里是老师的家啊。”

老师的表情稍微有点悲伤,是错觉么。

“来,走了。”

老师抓着我的手臂把我拉了起来。

“诶!?去是说现在就去么?事件的善后...。”

“吵死了——。要走了啊。可以吧,老头子。”

“啊啊。没有关系。”

“看吧,得到许可了,走了啊。”

老师这样说完就把我扛在肩上跑了起来。

“诶!?啊、等等、老师!?”

我的声音并没有传到老师的耳朵里。







7.

“老师,火锅煮好了。”

“哦哦。”

结果就那么被带了出来,按照老师想吃火锅的要求两个人去了超市之后回到老师家,做了火锅。

“好久没吃火锅了啊——。好期待啊。”

“您没有做火锅吃么?”

“啊啊。嘛、一个人吃火锅有点那个啊。”

“King没有来玩么?”

“恩——嘛、来是来过,但没有一起吃饭啊。”

“是这样么。”

“果然和别人一起吃饭真好呢。”

听了这句话让我感觉内心好像温暖了起来。

“是这样呢。”

“所以说早点来我家啊。为什么邀请你都不来啊。”

老师一边抱怨似的嘟囔着一边夹起火锅里的白菜。

“但是,老师不是说过我不能一个人来...。”

“所以我不是说会去接你么——。”

“我怎么能这样麻烦老师...。”

“所——以——啊!我说可以就是可以!从现在开始要来啊!”

“但是,老师成为S级一位之后不会很忙么...。”

“才没那种事。做的事情和以前一样啊。”

“但是...。”

“啊——!你真是够了啊!我说了可以,那就是可以!”

“不是的。来的时候要怎么告诉老师才好呢?老师应该是没有手机的吧。”

“啊啊。那种事情,你只要叫我,我就会飞过来的。”

“老、老师终于连飞都能做到了么!?”

“啊——!才不是!那只是比喻啊!总之叫我就好了!”

“叫,是说...”

“随叫随到。因为我是英雄啊。”

老师自豪地说道。

“非常感谢。”




“呐、你今天不能住下来么?”

吃完饭收拾好餐具之后老师问我。

“不。明天也是要从早上开始工作所以我要回去了。”

“是么。那我送你。”

“啊、回去的话步行就可以了。我自己可以走!”

“啊啊。那样可以更放松一点。走着回去吧。”




在Z市没有人的夜晚的街道上和老师并排走着,我突然想起了前几天心里的疑问。

“说起来,老师是有恋人了么?”

“哈?啊——那个电视采访么。”

“是的。老师最近经常上电视呢。我虽然很骄傲,但也觉得有点意外。”

“我不想去,但协会一定要我去,所以我没办法才接受的。”

“没办法拒绝么?”

“嘛、大人的世界也有很多原因啊。”

老师有点无精打采地说道。

虽然外表是15岁,但我暂且也是有20岁啊。

“呐,你的记忆恢复到什么程度了?”

老师突然认真地问我。

“只能说是断断续续的吧。只是回想起来的记忆中发生了故障,所以不能太期待记忆的正确性。”

“什么样的故障?”

“比如说,我是借助老师的力量从而打倒了暴走改造人的事情。我以为是在他正在攻击城市的时候打倒的所以会有记录留下来,但我试着在协会里调查,结果什么资料都没留下来。我是有什么理解错误的地方么?”

“啊——。不、那个是...城市里也没人了,就没人向协会报告所以才什么都没有留下吧?”

“原来是这样么...。那么我的记忆没有问题呢。”

“哦——。太好了呢。”

“那么、老师和我是...。”

“恩?”

“...不。什么都没有。”

“话说,你工作怎么样?之前不是累倒了么。”

“为什么您会?我应该没有向老师说过...。”

“嘛、因、因为我是S级一位啊!只要动用我的情报网,什么情报都能得到。”

“原来是这样么。当时真是不好意思。但是现在应该不会再变得那么不中用了。”

“呐、你没有想过要辞去工作之类的么?”

“哈啊。现在还没有呢。这么工作着也感觉挺有意义的。”

“嘿——。没有想过要辞去工作,去一个很远又没人知道自己的地方,自由地生活?”

“没有想过呢。...老师想这样么?”

“我?我想啊。”

“您想要放弃职业的英雄么?”

“如果可以就好了啊——。原本就是兴趣使然开始的。再因为兴趣而干着就好了嘛。”

“您是...认真的么?”

“啊——但那是没办法做到的所以安心吧。我只是想想而已。”

“没办法做到么?”

“嘛、有很多原因。”

“哈啊。如果我能够帮您的话请随时跟我说。”

“那,如果你想辞掉工作的话要马上跟我说啊。我立刻就回去接你的。”

“哈、哈啊。明白了。”

“好,一定啊!”

“是的。啊、送到这里就可以了。非常感谢。”

“哦哦。那回见了。”

我背对着老师沿着夜晚的街道走着。

能感觉到老师在我的背后一直目送着我。

变回肉体之后老师变得非常保护过度。

这让我感觉有点痒痒的。







8.

“呐,我想放弃职业的英雄。”

“你的神志还清醒么?你现在可是S级一位啊。站在众多英雄的顶峰的人啊。”

“就是因为这个很麻烦啊。因为是S级一位就被使唤做这个做那个的,我很讨厌那种的啊。我要放弃然后变得自由。”

“原来如此。你救了我的孙子,我也是欠你个人情。我不会强行留住你的。但是,真的好么?”

“啊?”

“昨天我们录用了一位新的职员,那就是你曾经的徒弟,杰诺斯君呢。”

“喂。”

“你不担心么?他的身体现在是个普通的人类。不,好像比一般男性还要弱一点呢。”

“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只是在想你会不会担心而已。我们这里的工作是带着危险的啊。”

“喂,绝对不要让那家伙干危险的工作啊。”

“那就要看你的回应了。你如果继续职业英雄的话,这边也会接受你提出的条件。”

“...。”

“你要怎么做?”

“...知道了。会继续做英雄的。但相对的...”







“真的好麻烦——。”

目送着杰诺斯的埼玉说出的抱怨被吸进黑暗之中。







tbc...

(2) 


评论(10)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