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眼镜

社员杰诺斯系列2(P站搬运渣翻)

& 埼杰

& 啊?1的時候沒写上系列?细节就不要在意了(抠鼻

& 想了想还是把翻好的前三章都放过來吧w

& 敢转出去就等着我的鞭打吧!!!(译:求千万別转出去谢谢……)

原文点我!

(1)







社员杰诺斯系列2

 

想要埼玉老师的遗传基因的科学家与社员杰诺斯的故事

by miyabi

【标题是A part,B part是《暴走改造人杰诺斯的故事》】







1.

“呐,你如果报仇结束了要干什么?”

“是...呢。其实博士一直冷冻保管着我15岁的肉体。复仇结束之后就没有理由再去和怪人战斗了,所以换回肉体,普通地生活可能也不错...”

“嘿——。”

“以前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的话,只要老师不介意,我想就像现在这样作为老师的徒弟继续做一个英雄。我的愿望是能够像现在这样和老师在一起。”

“恩——。嘛,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是。谢谢,老师!”

是么。可以一直和你在一起么。

遮住无意识上翘的嘴角,我加快了脚步。

“快点回去吃饭吧。”

“是!老师!”







2.

“老师,协会想对您做采访。”

“哦——。可以啊。”

“那么,我要开始了。”

“诶、现在么?嘛、也行。”

“您的兴趣是什么?”

“做一个英雄。”

“初恋是什么时候?”

“啊——幼儿园的时候。对老师。”

“狗派还是猫派?”

“狗吧。对主人一心一意的感觉很可爱呢。”

“第一次亲吻是在什么时候?”

“哈!?啊、诶——高中的时候...吧?”

“乌冬面派还是荞麦面派?”

“坚决乌冬面派。”

“初体验是什么时候?”

“喂,这是什么啊。要用在什么地方啊,这个?这些问题不奇怪么?想出来的家伙是不是以为只要中间参杂着无关紧要的问题我就不会发现了?”

“好像是要登在协会的会刊上。”

“那不就是要被协会的家伙们读了么。无可奉告啊。无可奉告。”

“知道了。但是,不能把老师的形象变差,所以就把回答写得稍微委婉一点,写成『因为害羞所以不想说。』吧。”

“不,就按原来那么写就行了。”

“是这样么?我明白了。那么下一问,喜欢的类型是?”

“怎么都是这种问题啊——。拼命又认真的家伙。太过认真而有点笨拙的地方也很...啊这段不用写。”

“明白了。『拼命又认真的人』是吧。那么,对喜欢的对象所在意的部位是?”

“眼睛...吧。最能流露出情感。”

“有想结婚的想法么?”

“没有呢——。不用拘泥于形式,能在一起的话不也挺好的么。”

“想要小孩么?”

“不、无所谓。”

“那么,接下来...”

“呐,这个是协会的家伙们要看的吧?”

“是的。应该是那样。”

“那就没必要傻不拉几地认真回答了啊。”

“哈啊。”

“好。刚刚的回答都要改了。喜欢的类型的地方。写上喜欢巨乳。”

“哈!?您是认真的么!?”

“听好了。这也是形象策略。无论如何都要回答的话,就按照稍微坏坏的形象走吧。”

“形象策略是么...。的确我认为那也是很重要的。我明白了,老师!那么,把之前的回答改成猫派吧!”

“...不、那个就那样就可以了。”

“是么?那么要改哪里?”

“说的是呢,把兴趣改成打台球吧。虽然没玩过。总觉得很帅呢。”

“的确。突然就有了一种成年男性的形象。不愧是老师!”

“好,来做一个稍微有点神秘感,又会让女人哭泣的那种有点坏坏的感觉的角色吧!”

“是的!”







3.

“哟。在工作么?”

在我正在整理着上司交给我的问答卷的时候,老师穿着便装打开门走了进来。

“老师,有什么事么?”

“不、我是被什么科学的人叫过来的,好像是要做检查。”

“是科学研究班么?”

“啊——大概是那个。检查是下午开始。你还没吃午饭呢吧?一起吃吧。午休是什么时候开始?”

“我的午休是11点开始。”

“不正好就是现在么。那现在就去吧。这里有食堂对吧?我一直都想去一次呢。”

“是的。那就一起去吧。”




“这里的饭还挺好吃的啊——。”

“那真是太好了。”

“不过人还真少啊。”

“有可能是不同的部门有不同的休息时间。这之后可能就会混杂起来了。”

食堂非常清净。在吃饭的只有我和老师而已。

“那在人少的时候来真是来对了呢。”

“是的。”

“话说,你吃那么一点够么?多吃点肉啊。吃肉。毕竟还年轻啊。”

老师这样说着,把自己那份蔬菜炒肉里面的肉夹了出来,放到了我点的意大利面盘子的一边。

“非常感谢。但是我吃不了那么多...。”

说实话,我连能不能吃完自己点的意大利面都很怀疑。

但是,我也不能浪费老师给我的食物...。

“你的胃太小了。多吃一点把你的胃撑一撑。”

“...我尽力。”

“以前是你比较能吃呢。”

“那个时候是因为不管吃多少都能被转换成燃料。”

“你总是在这里吃午饭么?”

“我中午一般都是在食堂买了饭团之后回办公室吃。”

“晚上呢?”

“晚上会在协会里的便利店买饭团然后会房间吃。”

“...你到底有多喜欢饭团啊?”

“不。跟喜欢没关系,只是因为能很快吃完。”

“你就不能更享受一下吃东西的乐趣么。”

“比起那个,我更想快点吃完然后开始工作。”

“你这个人真认真啊——。我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哈。对不起。”

“这样吧,明天也一起在这儿吃午饭吧。”

“明天您也会来么?”

“啊啊。说是有验血和体检之类的,要用一周的时间呢。”

“是S级英雄全部都要?”

“不,好像只有我一个人。”

“那是为什么呢?”

“好像是说想要弄清我强大的秘密。”

“那还真是很有意思的题目呢。我也很想知道。”

“我没兴趣呢——。检查什么的也很——麻烦。啊——好想赶快结束之后回去啊——。”

老师抬头抱怨着。







4.

“埼玉君,杰诺斯...正在暴走。拜托了。救救那孩子吧。”



 

到了库赛诺博士的研究所之后,博士就揪住我这么说道。

“早知道会变成这种事的话,不管那孩子说什么,都应该早点把他换回肉体才对...。我并不想让这种事情...。”

“你并没有错啊——。杰诺斯不是拜托你再稍微等一等么?剩下的我会想办法做点什么的,所以把那家伙的位置告诉我。”






 

快速赶到现场之后发现不知道为什么龙卷也在那里。

在更远的地方能看见正在爆炸的建筑物。

“你怎么在?”

“我正和怪人战斗的时候那家伙突然冲进来了啊。不过怪人已经被解决了。要怎么办啊,那个。从刚才开始就在破坏街道呢。”

“我会阻止他的。”

“不应该是『杀死』么?”

“...。”

“就算被你瞪,我也完全不觉得害怕啊。那你还不快去?要是其他的英雄来了我会牵制住他们的。”

“抱歉啊。”

“应该是『实在是非常抱歉,龙卷大人』吧?”

“实在是非常抱歉,龙卷大人。”

“...你还真是个大笨蛋啊!现在还是在无人街就算了,这之后如果他接近有人居住的都市部分我就会杀了他的!知道了么!”

“不会让你那么做的,放心吧。剩下的就拜托了。”




“杰诺斯...。”

杰诺斯一边吼叫一边破坏着周围的建筑物。

“一起回去吧。博士也等着呢。”

杰诺斯发现我的存在之后就打了过来。

我用手接住挥过来的拳头。这回另一只手臂也挥了过来,我用手也接住了那边的拳头。

“你是朝我们的家前进的对吧?没问题的。我会解决问题的。不用担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只把那家伙的大脑留下,剩下的都破坏没问题么?』

『不。在暴走的状态下试图换回肉体的话会产生故障吧。只要能有一瞬间恢复意识的话...。』






 

杰诺斯依然在一边吼叫着一边试图收回被我握住的拳头挣扎着。

过了一会还以为他冷静下来了,他的手臂却开始发光了。

...是准备要把我烧却么。

“好啊。直到你恢复意识为止我都会做你的对手。尽管来吧。毕竟也有很久没跟你交手了。结束之后再一起去吃乌冬吧。”

下个瞬间,我的视线被壮烈燃烧着的红色覆盖了。







5.

“老师,您的检查进行的怎么样了?”

“啊啊。又是抽血又是被各种机器扫来扫去,超麻烦啊——。”

检查也已经到了第六天,老师看起来非常疲惫。

“很不容易呢。”

“啊——而且还...”

“而且还?”

“...不没什么——。只是不喜欢那边房间里的大叔而已。”

“是这样么?虽然没有见过,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但我会十分注意的。”

“不、没关系了。比起那个,明天就是检查的最后一天了,结束之后一起去外面吃晚饭吧。好像会在傍晚就会结束了。如果没有这点期待的话我可做不下去啊。”

“是明天么?我明白了。我会努力把工作在那之前完成的。”

“哦——。约定了啊。”

“要去吃什么呢?”

“吃你想吃的东西就行了。”

“但是这样不就无法成为老师可以期待的事情的么?不是检查之后想吃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么?”

听了这话,老师不知为何稍微有点尴尬地小声说道。

“...不是。嘛、恩。是呢。那就期待着明天在外面久违的晚饭,加油吧。”

“是。我也非常期待。”






 

6.

“辛苦了。资料做好了?”

“是。已经放在您的桌子上了。”

“谢谢。”

“...那个、今天我想正点下班,请问可以么?”

这样说完,上司正在确认文件的手停了下来,表情显得很惊讶。

“诶呀,你会说这种话真是罕见呢。现在就能下班了。辛苦你了。”

“非常感谢。”

“有什么事情么?嘛、没有的话也没什么,只是有点好奇呢。”

“和熟人约定了要一起吃晚饭...。”

“是么。不是挺好的么。玩的开心点。”

“是。”

“难道,熟人说的是,英雄埼玉么?”

“...是的。”

“你们的关系真的很好呢。好羡慕啊。”

“也、也没有那么...。老师来了协会,我只是顺便一起而已...”

不知不觉中我感觉到脸颊热了起来就低下了头。

“是么、但是今天埼玉被协会叫过来了么?”

“好像是科学研究班的检查的最后一天。”

“...检查?”

上司嘟囔了一声之后表情显得十分怀疑。

“那个,怎么了?”

“奇怪呢...。预定的检查应该是昨天就结束了。我这里掌握着研究班所有的预定所以不会错的。”

“是这样么?”

“...。”

上司把手撑着下巴好像在思考什么事情。

“那个...。”

“...是呢。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就说了,那个研究班之前有过没经过许可,擅自进行非人道研究的事。那之后,就规定他们报告所有研究内容,也随时都在监视着他们的举动。前几天他们好像对会长说了什么奇怪的事,莫非...。”

“非常抱歉!我先失陪了!”

“诶?啊、等一下!?”







“失礼了。”

我打开了研究室的门看到里面站着一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性。

男性的背后有很大的显示屏,我进入房间的瞬间看到画面被他慌张地关掉了。

没能来得及确认影像的内容。

“诶呀,你是哪位呢?进房间之前希望你能先敲一下门呢。”

“那真是非常抱歉。我听说S级英雄的埼玉在这里,请问他现在在哪里?”

“他还在检查中。没办法和你见面。这里不是小朋友可以来的地方。请回去吧。”

“是什么检查?”

“...是重要的机密事项。我不能告诉你。你是什么人啊。”

“预定的检查不是应该到昨天为止么。”

“...啊啊。你是那个女人的地方的部下么。的确听说有个孩子到那里去了。你是这回负责监视的么?你们也真是缠人啊。这边可是拼命地为了协会工作呢。”

“你们想利用他做什么?”

“那种事情我怎么可能说。这要是成功了,对人类来说就能成为很大的希望。我想让它一定要成功啊。...只是听从上司的指示工作的你是不会明白的吧。”

“他在什么地方!!”

“...我不准备说。乖乖地回去吧。”

我突然火大起来,正想要逼问他的时候,胸前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看了一下屏幕,是上司打来的电话。

“是。”

『莫非你现在,在研究室?』

“是的。”

『...是么。真是拿你没办法。我在系统里确认了一下科学研究班现在这个时间在使用的房间。虽然有15个地方,但只有一个房间的摄像头画面是没人的。恐怕是被替换了。房间是135号房。』

“是135号房吧。非常感谢。”

结束通话之后,眼前的男人的脸色变了。

“失礼了。”

“等、等一下!拜托了!这回能不能不要妨碍我们?”

“我完全没有要听你的打算。”

“拜托了。这是很有必要的。所以...。”

男人这样说着,抓住了我的胳膊。

“不要缠着我!我不准备协助你的研究!”

“为了弄清楚埼玉君的力量,虽然我们做了各种检查,但怎么都没能明白那个力量的缘由。他的力量超越了我们的理解!他的力量是很出色的。体力,腕力,敏捷性...每一项都没有人能超过他。他是我们人类可以称为奇迹的存在!你也明白吧?但是,我们没办法弄清他那力量的来源。所以,他的力量会在他死的时候永远消失...。不管他超越常人多少,总有一天是会死的。那个时候就需要一个新的英雄来保护人类。所以这是必须的!他的遗传因子!!我们需要他的子孙!”

“你在说什...。”

“但是、他并不想要孩子!真是让人悲叹。所以,就来由我们做出他的孩子。他拒绝了我们让他提供精子的请求。他貌似是会听从会长说的话,所以我们也委托会长帮忙命令他,但会长也拒绝了我们。所以只有这个方法了。为什么谁都不能明白这是为了人类的未来啊...”

已经无法再继续这样的对话了。

默默地把手臂甩开走向大门的时候,男人这样说道。

“真不巧他现在正在忙。我建议你不要过去比较好。那么大量的媚药。肯定不能保持清醒了吧。这时候应该和女人在...”







7.

“老师!!”

打开门我发现房间里只有坐在椅子上的老师一个人。

“哦——。怎么了?话说你流了好多汗啊。没事么?”

“老...师...是一个人么?”

“啊?直到刚才这里都有个女人给我倒茶来着,然后突然就出去了呢。”

“那个,身体有什么变化么?有奇怪的感觉之类的?”

“恩?没,什么都没有呢——。”

“...这样啊。太好了。”

“诶?发生什么了?”

“...我认为那个茶里恐怕被放了药物。”

“真的假的。难怪我觉得有种奇怪的味道呢——。还以为是高级的茶呢。话说,是什么药啊?安眠药之类的?”

“不...那个...会让心情激动起来的...那种药。”

“嘿——。不过我,连药物都不管用呢。”

“不愧是老师呢。...那个,其实...。”

“啊——。我也隐约知道理由了所以不说明也行。那个大叔,也挺缠人的。”

“...真是非常抱歉。”

“为什么你要道歉啊。”

“我也是协会的人...”

“只是那个大叔擅自做的事吧?那跟你也没关系吧——。而且,你知道之后就来救我了对吧?谢谢啊。”

“但是...。”

“所以说已经没事了。比起那个,按照约定,一起去吃饭吧——。”

老师这样说着站了起来,越过我走向门口。

“...。”

“快来,我可要丢下你了啊。”

“...。”

看着什么也不回答的我,老师等不及了又走了回来。

“真是的,没办法啊——。我怎么说才能让你信服啊...诶、你、你为什么在哭啊!?”

老师走近我的身边看到我的脸之后惊讶地叫了出来。

“诶?”

用手摸了摸脸颊发现在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流出了眼泪。

“是、是那个么!?我说的太过分了!?抱、抱歉啊杰诺斯。我跟你道歉所以别哭了!呐?”

“不、那个、这个是、怎么说呢、只是放心了...。”

“诶?你放心的话会哭么?”

“是...那样么?”

“不、我不可能知道吧。”

“很奇怪吧。对不起。”

“没。也没什么。”

“换回肉体之后可能情绪有点不安定。非常抱..。”

话还没说完,老师就突然伸出手把我抱紧了。

“那个、老...师。”

“这么做的话就能不哭了么?”

“诶?”

“小孩什么的不是这样被抱紧就会停止哭泣么?”

“那个、我不是小孩子...。”

“说的也是。那就、不行么。”

老师这么说着刚要松手,我急忙抓住了老师的衣服。

“那、那个!”

“恩?”

“再、再继续这样待一会我就能停了。”

“什么啊。这不是管用么。”

老师一边笑着说道,一边再次把我抱紧。我差点因为太高兴而再次流出眼泪。

我很害怕。很害怕把门打开之后看到男人所说的场景。

但是老师却和平常一样。

真的太好了。

只是想着老师会被其他的人类触碰,我的胸口就会像撕裂一样疼痛。

我不希望老师的这双手臂,这个声音成为任何人的。

“现在的你小小的,正好能收紧怀里呢。”

老师揉着我的头小声说道。

“马上就会变得像以前一样高大的。”

“恩...。说的是呢。一定要做到啊。总觉得现在的你很容易就会坏,很可怕啊——。”

“不会那么简单地坏掉的。”

“谁知道呢——。”

老师刚说完就使劲收紧抱着我的手臂。

“疼、好疼!好疼啊,老师!”

“看吧。明明这么瘦。”

我拍打着老师的后背,向老师传达着我的疼痛,老师终于放松了手臂的力气。

“我、我马上就会长大的!您不用担心!”

“好啊。那,为了能长大要多吃东西啊。一起去吃饭吧。你想吃什么?”

“吃、吃肉。”

这样回答之后老师高兴地笑了。







“而且你如果一直那么小的话我会有种成为犯罪者的感觉啊...。”

老师松开双臂的时候小声嘟囔了一下。

“?您说什么了么,老师?”

“没——什么。来,走吧——。”






 

『为什么谁都不能明白这是为了人类的未来啊』

那个男人的声音在我的脑内闪过。

跟人类的未来什么的没有关系。

绝对不会让协会利用老师的。

老师即使没有我的帮助应该也能把问题解决,但我也想尽量排除会让老师感到不快的事情。

为了这个,我能做的事...。







8.

“昨天擅自采取了行动真是非常抱歉!”

“把头抬起来吧。嘛,多亏了你,那个计划也被摧毁了。这次的事就不用较真了。”

“不、其实如果我不过去也什么事都没有...。”

“诶呀、是么?不愧是S级英雄呢。”

“那个、今后可以给我有关埼玉老师在协会的活动之类的情报么?我知道作为一个新人这是个无理的请求。”

“...。”

“不行...么?我会准确地管理情报的。”

“啊、不是。情报一般都会到我这里来所以把情报给你也没问题。只是有点吃惊而已。你们还真是相似呢。”

“诶?”

“不。没什么。”







9.

“呐呐,听说了么?科学研究班好像被解散了呢!”

“诶!?真的么?”

“好像说是班长要长期住院,然后研究被终止了呢。也没有其他人能继续研究所以就解散了。”

“嘿——。”

“然后,关于班长住院的原因,好像还是情感方面的问题呢!好像说是研究室班长的女友闯进去之后大闹了一番。班长好像就被扔过来的东西砸中了,结果就住院了。”

“你怎么对这事这么清楚啊?”

“当时正巧有另外一个人路过的时候听到了对话。好像是听到了『明明说了喜欢巨乳!结果不就是个基佬么!』还有『不要让我难堪啊!』之类的话。”

“女友是因为知道班长是基佬才生气的么?”

“应该是吧——。嘛,女人也真是可怕啊——。”

“嘿——。啊,话说,最近是不是偶尔会有个超级美少年在这里走动?哪里的孩子啊?看起来像高中生,是谁的儿子么?”

“我也看到了。跟周围的人打听了,但谁也不知道那孩子是谁。”

“到底是谁呢?”

“...谁知道?”







10.

“部下这之前做了很失礼的事呢。我作为会长,代表协会向你道歉了。”

“为了什么事?”

“科学研究班的事啊。你也应该知道,那种事情并不是协会的意思。”

“那很难说啊。”

“如果是我的话,我绝对不会用那样不高明的方式。肯定会用更有效的方法。比如,利用他。”

“...。”

“不要这么散发出杀气。我只是做个假设。”

“就算是开玩笑也是有应该说的和不应该说的吧。”

“那真是失礼了。和科学研究班的事一起向你道歉。”

“我也并不在意之前的事啊。比起这个...”

“啊啊。报告是吧?每个月的检测都没问题。已经可以说是健康了吧。虽然还是不能否认体力方面的不足。工作方面也都围绕着没有危险的杂务,所以不用担心。”

“...是么。打扰了啊。”

“欢迎你随时再来啊。因为跟你约定好了会毫无隐瞒地报告给你啊。”







11.

“结束了么?”

我把杰诺斯的身体扛在肩上返回的时候,看到龙卷依旧一个人站在那里。

“啊啊。”

“真是惨不忍睹的样子啊。”

虽然衣服被烧了,但幸好被烧掉的部分只有上半身。

“呐,这件事情...。”

“只是我在刚才和怪人战斗的时候破坏了几个建筑。怎么了么?”

“...不。抱歉了。”

“...。”

“啊、实在是非常抱歉,龙卷大人。”

“哼!我回去了!”

龙卷这样说完,向远方飞去。







『老师,请再继续让我这样留在您身边一阵子。我一定会换回肉体的。所以,只是一阵子就好...。』




“果然不能一直在一起啊。差不多是时候了么...。”







tbc…

(3)



评论(1)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