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眼镜

社员杰诺斯系列3(P站搬运渣翻)

& 埼杰

& 这回是好吃的玻璃渣……哦也~

& 大家来猜猜我什么時候能翻完下一篇www

& 依旧是不要外传……谢谢……

原文点我!

(1) (2)







社员杰诺斯系列3


被袭击的英雄协会与成为人质的社员杰诺斯的故事

by miyabi







1.

“抱歉,来晚了。”

“没关系的,我也是刚刚才到。”

看到老师在协会大厅出现,我把正在读的书放进包里。

“之前去过的那个百货商场就行了吧?”

“是的。今天您能来陪我买东西真是非常感谢。”

“没,我也很闲所以没关系。是要给博士买么?”

“是。因为拿到了第一份奖金,所以想给博士买份礼物以感谢他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

“不是挺好的么——。他绝对会很高兴的。”

“如果会就好了。那个,老师现在有没有想要的东西?”

“我么?我...现在想要自由吧。”

“自由?有什么限制着您的自由么?”

“啊——不,没什么。咱们赶快走吧。”

老师这么说着握住我的胳膊走了出去。

“是、是!”







“买到了不错的东西真是太好了啊。”

“是。非常感谢。”

买完东西,我提出想要请老师吃饭作为谢礼,老师说了一句“嘛,也行啊。”就同意了。

休息日的餐饮街人潮拥挤,周围回响着吵杂的声音。

“工作怎么样了?”

“是。比起之前,最近我被委托了有更多不同的工作。”

“你挺高兴的啊。”

“是这样么?说不定是找到了我自己想干的事情。”

“是么。太好了啊。”

“那个,老师。这个...。”

之前去博士的礼物结账的时候,我还偷偷地给老师买了个礼物。把它交给老师的时候,老师显得很吃惊。

“哈?交给博士就行了么?”

“不。不是那个,这是给老师的礼物。为了感谢老师一直以来的照顾。因为有了奖金我也想给老师送个礼物。只是原本的工资也不高,所以没办法买好一点的东西...。不知道您会不会喜欢?”

老师接过礼物,拆开包装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围巾和帽子...?”

“是的。”

老师把毛线编织的毛巾和帽子戴在了身上,小声说了一句“好暖和”。

“真是太好了。因为好像一直很冷的样子...您的头皮。”

“喂!你,这是绕着弯在说我是秃子么!”

“不,我只是在想没有毛发会不会感觉寒冷。”

“所以这不就是说我是个秃子么!”

“您不喜欢么?”

“没——。我很喜欢。谢谢啊。”

“那就好。”

“但是我也没有做过值得收下这些东西的事情啊。”

“才没有那种事。我能是现在这个样子也是多亏了老师。怎么感谢都不为过。”

“不,没那种事吧——。”

“我听博士说在我还是您的弟子的时候也受您照顾了。虽然记忆还不完整,但我还是朦胧的记得一些。”

“是么。”

“...那个,老师。老师和我以前...。”


这时,悲鸣在餐饮街内回响起来。


听到有怪人出现的时候老师突然站了起来,一边说着“噢,不能把这些弄脏啊。”一边把围巾和帽子装回袋子里。

“我去一下就回,你就在这里等会儿吧。因为有危险所以不要一个人逃到外面去啊。”

“我知道了。老师,请小心。”




我目送着老师离开,叹了口气。

又没能问出来。

一直都没有合适的时机问出来。

老师和我以前的关系。

总是看到的梦境感觉不像只是普通的弟子,更像是某种更亲近的关系。

那只是个梦而已么。

我想确认,事情的真相。







2.

“老师,暴走改造人的真实身份是我的父亲。”

“是么。”

“全部...都是我的错。为了救我...”

“你并没有错啊——。”

“全部都是我...”

“不是你的错。”

“以后我想为了补偿他人而活。为了被破坏的街道和人们,我想去找有什么我可以做的事。”

“不要那么想啊。你有你自己的人生吧。不要一直被过去束缚着啊。”

“没关系的。那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杰诺斯这样说完微微地笑了。




停下啊。不要那样笑。

你应该更...







3.

“不好了!警备员刚刚联络过来说协会内部被怪人侵入了!”

“系统里什么反应都没有么!?”

“协会的系统里有侵入过的痕迹。”

“什么!?”

“所有入口的保安系统都被解除了。”

“怪人现在的位置呢!?”

“...无法确认。感应器全部都无效化了。监视摄像的影像也无法确认。”

“会长现在在哪儿!?”

“会长今天在首相的官邸参加会议。”

“...是么。那么敌人的目的是协会总部的破坏么。”

“马上让非战斗职员到地下避难所避难!马上进行S级英雄的紧急召集!”

“了解。打开紧急广播。”







4.

『发布紧急警报。协会内部有怪人侵入。非战斗职员请立即到指定的避难所避难。再次重复。协会内部有怪人侵入...』


“怪人侵入?”

完成了统计资料的整理,在我正要开始下一项工作的时候墙上的音箱突然播出了广播。

我确实听说协会的保安系统是万全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光是在这里想也没办法。避难所应该是在地下。

我想着总之要向着地下前进而站起身的时候,房间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这里是...”

“是杰诺斯吧。你知道协会被怪人侵入了吧。马上把房间的门锁起来。”

我急忙接起电话听到的是从早上就外出而不在的上司的声音。

“但是,刚刚的广播说要去地下避难所避难...。”

“那个房间和地下避难所一样结实所以没有问题的。马上把门锁上之后就一步都不要出房间了。我会在联系你的,在那之前都绝对不要开门。不管谁来都无视就好。知道了么。”

“那、那个!”

还没等到这边的回话,上司就已经挂掉了电话。

没办法,我按照上司说的把门上的锁锁上又回到了座位。

从来都不知道这个房间竟然有那么结实。

其他的职员都没事么...。

我抬起低着的头,从变暗的电脑屏幕里看到了自己的脸。

这个时候,以前的我明明会去救人...。







5.

“喂,知道叫杰诺斯的家伙在哪儿么?”

“系统搜索。没有找到。在数据中不存在。”

“原来如此。藏得这么慎重啊。更是让我确信了啊。”

“首先应该是找到他的位置。请问全部一共有多少房间?”

“3000。”

“诶!?全部都要调查么!?”

“监视摄像头的影像怎么样?”

“没有找到目标的人物。”

“没办法了。只能直接去问人类了呢。”

“喂。离这里最近而且人最多的地方是哪儿?”

“从这里直走。”

“好。去那里打听一下吧。”







6.

怪人侵入?

正在食堂吃饭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紧急广播。

周围还在吃饭的人们一边悲鸣着,一边无视着倒下的桌子和椅子,飞速地逃了出去。

怎么会...。我明明听说这个建筑是很安全的。

怪人竟然会攻进来...。

在我正混乱着还没有站起来的时候,悲鸣的声音忽然大了起来。

我看向发声源发现向出口逃走的人们再次回到了食堂里。

发生什么了么...。

当我看到人群后面那个奇妙的身影才终于知道理由是什么。

那就是侵入进来的怪人么?

站在那里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一个少年、还有一个圆柱形的机器人。




“喂!有没有人知道一个叫杰诺斯的小孩在哪儿!?”

高大男人的声音在食堂中回响着,但周围的人们只是摇着头而已。

男人看到这情形好像开始急躁了起来。

杰诺斯应该是那个我总是去取资料的房间里的那个孩子...。

“啧。真是没完没了了。喂!”

男人抓住离他最近的一个女性的脖子,粗暴地把她举了起来。

“叫杰诺斯的小孩在哪儿?不老实说出来我就拧断你的脖子!”

“那种人我不、不知道!”

“跟我说谎也是没用的。”

“唔!?”

男人加重抓着脖子的手的力度,女性开始痛苦地晃动双脚。

“谁都行!如果不说的话我就把这女的给杀了!”

怎、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明明会长亲自告诉我们那个孩子的事情不能告诉任何人...。

要怎么办...。

“喂!这个女的死了也没事么!!”

男人的声音让我的耳朵隐隐作痛。

“救救...我...”

被抓住的女性的双眼开始变得朦胧起来。

“那个!”

我抑制住颤抖着的身体大声喊道。

“我知道!!”

...非常抱歉,会长。







7.

协会总部正在被怪人袭击着。

听到从来串门的King收到的联络,我飞快地换好衣服,把King撇在家里,急忙冲出了房间。

在我拼命向协会的方向赶去的途中,突然从身后传来了龙卷的声音。


“等等!秃头!那里的秃头!”


“等等!说的就是你!!不要无视我啊!!”

在空中浮着的龙卷一边追着继续跑动的我,一边生气地吼道。

“恩?啊啊。说我么?呀——完全没发现啊。”

“秃头什么的不是就只有你了么!!”

“什么啊。你这是想打架么?我现在很着急啊之后再说。”

“我也很着急啊!你不也是被协会叫出来了么?这前面的道路被封锁了。我把你运过去所以给我老实一点!!”

“噢噢。真是帮忙了。”







8.

怪人怎么样了呢...。

我的周围依然是一片宁静,如果没有那个广播的话就是平日职场的风景。

英雄们已经开始战斗了么。说不定老师也被叫过来了。

我留在这种地方真的好么...。

正在我思考着这些事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敲响了。

“抱歉打扰了,请问杰诺斯桑在么?您听到先前的广播了么?请尽快和我们一起去避难所避难吧。”

“...。”

“不快点的话怪人就会攻过来了!请尽快!”

“...。”

“...真是的,太让人着急了!!”

我按照上司的指示保持沉默之后听到了和刚才不一样的声音。

然后有谁开始从外面捶打房间的门。

“...什么啊这个门。还挺结实的啊。”

“看来这个门只能从里面打开呢。如果把刚才的女性带过来就好了。这附近有人类的反应么?”

“离这里不远有一个。接近楼梯。”

“好。稍微在这儿等等。”

那个声音说完,门外又再次安静下来。

现在在外面的就是这回侵入进来的怪人么。

但是为什么在这里?

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住、住手!不要杀我!”

过了一会儿之后从门外传来了女性的悲鸣。

“喂!你在里头吧!不把门打开的话这女的就死了啊!!给我快点!”

我急忙把门锁打开看到一个无精打采的女人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抓住了。

旁边还站着一个少年和一个机器人。

“啊啊。终于打开了呢。你就是杰诺斯桑?”

少年表情平和地说道。

“...没错。快点把那个女性给放开。”

“给你吧!”

“什?!”

男人把女性扔进屋子,女性撞到墙壁倒了下去。

“你没事么!?”

我跑到女性的身边发现她失去了意识。

“那么就请你来当我们的人质吧。”

有着少年姿态的怪人微笑着说道。







9.

“避难情况怎么样了?”

“避难已完成百分之六十。”

“怪人的位置呢?”

“15分钟前在食堂发现,但那之后的去向就不知道了。”

“可恶!S级英雄还没到么!?”

“现在,埼玉和龙卷正在向这边赶来。预计很快就会到达。”

“好。有S级一位和二位在的话...。”

“室长!”

“怎么了?”

“有个自称是怪人的人物打电话进来了。”

“给我连线!”







10.

龙卷带着我在就快到协会的时候突然松开了抓着我的手。

“喂!很危险好么——!!”

我艰难地着陆之后对龙卷喊道,但龙卷却好像是在和谁讲电话。

正在我在旁边等着的时候,龙卷突然转向这边把手机扔了过来。

“给你的。协会打来的。”

龙卷这么说完就把浮着的身体降到地面,在我的旁边头听起来。

『是埼玉君么?我是协会的人。侵入到协会里的怪人说是想要和你联络。』

“然后,对我说什么了?”

『我这就给你连线。之后就拜托了。』

“啊啊。”

“...你好。请问是埼玉桑么?”

“是我。”

从电话那边传来的是一个少年的声音。

『看来你现在是到协会前面了呢。来得正好。我这边抓到了人质。杰诺斯桑,你认识么?』

“...啊啊。”

我能感觉到龙卷在旁边吸了口气。

我之前隐约有预感了,果然是这样么...。

『现在他是我们的人质。如果不想让他被杀掉的话就请听从我们的要求。』

“我要做什么?”

『请把其他的S级英雄全部杀掉。如果是你的话应该可以做到吧?如果不答应要求,或在战斗中死亡的话,我们会杀了他。然后,如果有其他英雄接近协会总部的话,我们也会杀了他。战斗请在协会附近进行。我们这边在看着你的一举一动。请记住如果你有可疑的举动我们也会杀了他的。那么首先请把你旁边的龙卷杀掉吧。我很期待你的表现。那么就这样。』

这么说完就切断了电话。




“你准备怎么做?”

“抱歉啊,龙卷。”

“你这个人真是个大笨蛋啊。我会带着认真要杀你的意思跟你打哦。”

说完,龙卷就再次浮到了空中,她周围的瓦砾也一起浮了起来。

“好啊。认真地来吧。”







11.

“怎么样?”

“开始和龙卷战斗了。果然因为是S级2位所以看起来是场苦战呢。先暂时这样看看情况吧。你就看着协会的监视摄像头以防有其他英雄接近这里。”

“了解。”

“如果埼玉输了的话怎么办?”

“那时就把人质杀了然后撤退。毕竟不能确保龙卷会听从我们的要求。”

“按照计划应该是埼玉把S级英雄全部杀掉然后再让他自杀对吧?这工作不是挺轻松的么。光是这样就能把S级英雄全员干掉什么的。这么一来把咱们当笨蛋的怪人协会也会刮目相看了吧。”

“嘛,如果事情能按计划进行的话啊。”




听着怪人们一边看着外面一边进行的对话,我试图解开绑住自己的绳子,但绳子完全没有要松开的迹象。

手机也被没收了,我也没办法跟外界联络。

虽然很想至少把一起当做人质的女性给放走,但现在的自己连这个也做不到。

到底要怎样...。




“请不要乱动,杰诺斯桑。你如果现在死掉的话我们会很困扰的。”

好像是发现了我不安的样子,少年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说道。

“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你们的目的到底...”

“如果听到刚才的对话应该明白了吧?我们的目的就是把你抓住作为人质,然后利用埼玉把S级的英雄们全部解决掉。”

“不可能!那种事情是不可能做到的!老师是不会做那种事的!”

“可以做到哦。只要有你在。实际上,现在埼玉就在和龙卷战斗中。”

老师是不可能认真地想要杀掉龙卷的。

“从我们听到的消息,你对埼玉来说是个很重要的人吧?”

“...不是。”

“面对什么事都不会动摇的他,你是唯一一个可以动摇他的存在。”

老师不会被任何事动摇的。就算我发生什么也不会。

“协会也是看准了这个,才利用你把埼玉拴住的吧?你是协会利用埼玉的重要的棋子啊。”

“你再说什...”

“硬是要装作不知道么?嘛,没关系。这边可是根据确凿的情报而行动的。想要弄虚作假也没用。你只要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就好了。”

这家伙在说什么啊...。

棋子?我是为了利用老师的棋子?

老师是因为我而被协会利用着么?

那种事情是不可能有的。

老师完全没有说过那种事。

如果是事实的话老师就因为我...。

不会...怎么可能...。

老师...。我想要见到老师然后跟老师确认。

对老师来说我到底...。







12.

“为什么龙卷酱和埼玉桑在战斗啊!?”




在我向协会前进的时候,埼玉突然从空中落了下来。

我又发现对面浮在空中的龙卷,才明白埼玉是被龙卷打飞了。

“哦——。你确实是...童...童...。”

“童帝!请你也差不多记住我的名字吧!”

“啊啊。嘛——无所谓啦。走远一点。如果你靠近的话我就要必须把你也打倒不可了。”

埼玉站起来掸着身上的灰说道。

“哈!?你在说什么啊!?”

“你们在那里啰啰嗦嗦说什么呢啊。小心我也把你打飞啊。”

“龙卷酱!你这是怎么了!?”

浮在上空的龙卷保持着临战的状态狠狠地盯着这边。

“好啰嗦啊。小孩子就快点回家去做作业什么的。”

不,你也是小孩子吧!

“嘛,这里没关系的。回去吧。呐?”

“连埼玉桑也...。”

“嘛,毕竟这家伙都这么说了应该没问题吧。”

“邦古桑?!什么时候出现的!?”

邦古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后面,向这边看着。

“那我就先回去了。回头见啊。”

“哦——。不好意思啊,老头子。”

“诶?!等、邦古桑!”

邦古说完就转身走远了。

那么爽快地离开真的没问题么!?

明明协会本部可能会被破坏啊!?

“你也很碍事。赶快消失吧。”

“...是。非常抱歉。”

眼神依旧很可怕啊,龙卷酱...。







13.

那之后到底过了多长时间呢。

从怪人们的对话来看,老师好像还是在与龙卷战斗中。

都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给老师带来了困扰...。

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老师这之前也一直被困扰着呢。

我...。只要我不在的话...。只要我...。




“不用担心也没关系的哦。”


从身旁传来微小的声音。

我惊讶地看过去发现被当做人质的女性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

“很快就会结束的。”

女性这之后就没有在说话,只是安静地看向前方。







14.

“真是的,好一个纠缠不休的秃头啊!赶快给我死掉!!”

“...喂。你不会真的忘记我们的宗旨了吧?”

“怎么可能忘掉!你以为我是谁啊!”

“那就好。”

“但是要这样持续多久啊?对方也差不多该发现你并不是认真的了吧。”

“啊啊。要怎么办啊...。”

但是如果我不和S级英雄战斗的话会不妙,其他的英雄也没办法接近协会。

要怎么办...。

“!?”

在这之前都一直在用瓦砾攻击过来的龙卷突然停止了动作。

“喂,怎么...”

“这个感觉...不会吧。”

“啊?”

“要走了啊,秃头!!”

“诶?喂、喂!”

龙卷突然把我抓住向协会前进。







15.

“拖了很长时间呢。”

“...可能情况不是很乐观。把人质杀了,开始准备撤退吧。”

“啊!?为什么啊,这是好不容易可以把S级一网打尽的机会吧?”

“恐怕这个...”




『现在告知全员,职员已全部避难完毕。系统的恢复也已确认。侵入到协会内的怪人一共有三个。』

从音响中突然播放出广播来。




“喂!这个广播是怎么回事啊!?系统复原了是什么情况!?”

“就在刚刚对方夺回了系统的使用权利。”

“果然是拖延时间么。那就赶快撤退...”




“就到这里了。”

身边作为人质的女性突然站了起来,一边把长长的假发和眼镜摘下来一边说道。

“什!?绑着你的绳子怎么了!?你到底是谁!?”

“地狱的吹雪。”

“为什么英雄会在这种地方!?真是的,为什么之前都没发现啊!你这个木头脑袋!”

“是因为无法和登陆的照片对证吧。级别是?”

“B级一位。”

“什么啊,只是B级么。区区B级就别抢风头了啊!!”

“避难看起来已经结束了,终于可以随心所欲地出手了啊。正好你们也没有其他的同伙。一起来吧。认为我是B级就小看我的话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的哦。我会让你们深切地体会到我为什么被称为地狱的吹雪的。”

说完,女性的周围就刮起了大风。




“没事么?”

一旁被绑起来的怪人被职员们搬走,还以为是人质的女性把绑着我的绳子给解开了。

“非常感谢。吹雪...桑?”

“...真的不记得了啊。叫我吹雪就行了。不用在意哦,毕竟你也是吹雪组的一员呢。”

“是...这样么。”

“你没受伤真是太好了啊。”

“吹雪为什么在这里?”

“我接到了任务。我偶然在协会里,然后接到了联络,拜托我要假装成职员然后被抓为人质。之后等职员的避难和系统的恢复都完成之后再抓捕怪人。”

“为什么会知道有怪人要来这里呢?”

“那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按照命令在这个房间附近待机而已。”

“你知道我在这个房间么?”

“...你想问什么?”

“你的任务包括要保护我么?”

“那个...”

“等等,吹雪!为什么连你也在啊!?我可什么都没听说啊!?”

像是遮掩吹雪的回答一样大门突然被打开,龙卷一边生气的说着一边进了房间。

那之后,老师也慌张地进了屋。

“和姐姐没关系吧。这可是我的工作啊。”

“嘛嘛。平安无事不是挺好的么。”

“你早就知道了么!?”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可是一直和你在一起来着啊。”

“哼!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我就一个人冲进来就好了!”

“以姐姐的念动力的话,输出力太大可能会破坏建筑而出现伤者哦。”

“那又怎么样!那种事情才没关系!”

“嘛嘛。如果吹雪有什么事的话,下回我会帮忙的。”

“笨蛋么!有我在当然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不要把我说得和你一样啊!你这个秃头!!”

“...是。非常抱歉。”

“那个...老师,真的是非常抱歉。都是因为我。龙卷...桑也是。”

“不要误会啊!我只是因为看不惯这个秃头,所以想把他打倒而已啊!”

“是这样么...”

“你啊,适可而止把那种说话方式给我停下!之前明明更自大!如果不尊敬我的话,用敬语也只会让我更生气而已啊!”

“...龙卷,非常感谢。”

“哼!”

“啊啦,来电话了。”吹雪这么说着,拿着电话走出了屋子。

“哦,对了。肚子饿了么?作为谢礼我来请客,大家一起去吃乌冬吧。”

“为什么是乌冬啊。要请客的话就去高级法式餐厅啊。”

“知道了。会请客的。...King会的。”

“不是不在么。”

“他大概还在我家里呢吧。总之先离开这里吧。走吧杰诺斯。”

“那个,我...”

吹雪从外面回来之后把电话交给了我。

“你的上司打来的。她想要和你说话。”

我接过电话放到耳边。

“喂。”

『杰诺斯?看来事情平稳地解决了呢。没出现死伤者真是太好了。协会之后的事情我会处理的,你就暂时去协会外面待一会吧?』

“但是...。”

『在晚上之前应该就会结束了。那时候再回来就行了。那么就这样。』

上司这样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快点,走吧——。”

“一起走吧。”

“给我快点!我讨厌慢慢吞吞的!”

“...啊啊。”







16.

“这回辛苦了啊。”

“不。如果在事前能制止住就最好了...。”

“嘛,事情不会那么顺利的吧。能平安解决就已经很好了。他现在怎么样?”

“现在有S级英雄保护他,所以不用担心。”

“是么。”

“这回的事情,在内部有人给他们引路。那个人好像也是情报泄露的源头。为了尽量避免和其他职员见面而把他隔离了起来,杰诺斯在这里工作的事情在协会内部也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才知道。而且知道他的过去的人更是少数。我认为找到泄露源头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啊啊,拜托了。”

“还有就是,根据被吹雪抓到的怪人的供述,这回的事情不是怪人协会的命令,好像是瞒着怪人协会的单独行动。所以我认为只要把泄露源头抓到就可以防止情报的流出了。”

“那真是太好了。那样就不用再幽禁杰诺斯君了呢。”

“是的。”

“我实在不忍心再这么夺取他的自由了。真的是太好了。”

“他好像完全没有发觉我们的干涉。对自己的事情好像完全不关心的样子...。”

“那还真是,很有他的风格啊。嘛,如果能舒适地生活的话就最好了。今后也拜托你作为他的上司监视他。”

 

“...了解了。”







17.

“所以,为什么变成在你家里吃火锅了啊!?”

“好啰嗦啊——。是我请客不就行了么。”

“喂喂!你这是对恩人该有的态度么!?那个谦虚的态度一瞬就结束了么!?”

“这不是没办法么。King买了太多游戏现在缺钱啊。就这样忍忍吧。”

“那你不是有钱么!”

“我基本上都花在吃饭上面,没留下多少啊。”

“哈!?起码要比我拿的钱要多吧!?”

“不...嘛。我也有很多事情。”

“那是什么啊。”

“老师有很多大人的事情。请不要问得太深。”

“大人的...事情?嘿——。唔——。这样啊。”

“为、为什么这么笑啊!”

“没——什么。大人的事情啊。原来如此啊。”

“好啰嗦啊!别管我!”

“埼玉氏。在火锅跟前闹的话很危险哦。”

“King,你是这种说话方式来这么?”

“噫!?”

“啊——这家伙啊。其实啊...”

“埼玉氏!那个暂时不要...!”

“咱们快点开吃吧。我肚子都饿了。来,为了大家的平安无事,干杯!”

“ “ “ “干杯!” ” ” ”







18.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房间已经被黑暗笼罩了。

确认了一下房间里的表,现在刚过了晚上的11点。

看来我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周围还能看到睡着的King和龙卷的身影。

从傍晚开始的宴会在五个人吵闹的气氛下度过,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这个时间。

差不多该回去了。


“要回去了么?”

在我尽量不吵醒别人安静地站起来的时候,听到了本以为睡着了的老师的声音。

“...是。”

“我送你。”

老师站起来之后,注意着不踩到睡觉的King,走到了我身边。

“走吧。”

老师推着我走出了房间。




走出公寓的台阶之后发现外面正在下雪。

“雪啊...怪不得我觉得有点冷呢。你这身穿着不冷么?要不我借你个外套?”

“不。不用了。”

“...总感觉今天的你,比平常要老实呢。有什么事么?”

“老师。”

“恩?”

“今天的事情,给您添了不少麻烦,真是非常的抱歉。”

“所以说,那个已经没事了。别在意了。”

“这回的...这回的怪人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的事情了。还说了目的是把我抓为人质。我的存在会不会成为了老师的阻碍?老师在协会继续做英雄难道也是因为我么?因为我,老师才继续被协会束缚着是么?”

“哈?”

“我...如果我在老师身边会给您带来麻烦的话,那我...。”

“你先冷静下来。怪人那么说了么?你把那些话当真了么?”

老师抓住我的胳膊认真地看过来。

“...是。”

“那个啊...。”

老师仰着头沉默了一会儿,小声地嘟囔了一句“该怎么办啊。”

“那个...”

“啊——那个怪人为什么瞄准你了呢。”

“诶?”

老师放开我的胳膊,背过身,看向天空继续说着。

“把你抓为人质也不会有任何作用啊。”

“老师是为了我而跟龙卷...。”

“所以说那只是单纯的拖延时间而已。那个时候只有按照怪人的要求行动啊。我不可能为了你一个人,特意跟所有S级英雄战斗啊。还是说怎么样?你觉得我会为了你而听取他们的要求么?你还真是自恋啊。只是为了原弟子而已,我不可能做到那种地步的。真是蠢死了。”

“...。”

“你成为人质,如果让我袭击普通百姓的话,我肯定会牺牲你去打倒怪人的。因为是英雄,所以这是当然的。你就算成为人质也没有任何价值啊。为什么那个怪人把你抓为人质真是不明白啊。”

“是...这样么...。”

“还有,什么来着?我不离开协会是不是因为你?那个啊,我只是想做一个英雄才做的。不要有奇怪的误会啊。不,嘛,的确也有麻烦的时候,但我也没想着要离开啊。”

“...真的么?”

“啊啊。我说谎也没意义啊。”

听着听着胸口开始痛苦起来,我不由自主地按住胸口。

不是早就知道了么。老师是不会被任何事情动摇的。

我这种人是不可能让老师动摇的。

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

“那个...老师和我以前是什么样的关系呢?真的只是弟子而已么?”

“啊——恩。那个啊。那个呢...只是弟子而已啊。不是那以上的关系,也不是那以下的关系。你擅自说想成为弟子然后住进来就不出去了,我可是很困扰来着啊。呀——你出去之后真是清爽许多啊。呀——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老师和我真的不是什么特殊的关系么?”

那真的只是梦而已么。

梦中的老师和我简直就像...。

“你也真是缠人啊。当然是真的啊。什么啊,特殊的关系。我对男人没兴趣啊。”

老师好像有点火大地踢了一下脚边的石头。

“是这样么。问了您奇怪的事情真是对不起。我对自己太自恋了...。真是不好意思...。”

我无法再继续看着老师所以低下了头。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误会呢。

老师是不可能把我作为那种对象的。

眼睛深处热了起来。一不小心就会有眼泪流出来,所以我拼命地忍住。

“果然还是不需要送我了。我先走了。”

我实在无法继续在老师身边待下去了,这么说完就跑了出去。




跑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喘不过气,我停下了脚步。

不自禁地蹲下之后就看着自己的眼泪在柏油路上留下痕迹。

真是个笨蛋...。

为什么我会有那种奇怪的期待。

那样的人和我曾经是特别关系什么的,这个想法真是太肤浅了。

早知道的话,不问出来就好了。

我竟然还傻傻的想着说不定他会接受我现在的感情什么的,真是让人发笑啊。

我不知道明天开始要用什么表情面对老师才好。

这样的话,我好想干脆消失啊。







19.

“你真的越来越像个笨蛋了啊。”

我呆呆地看着杰诺斯跑远的身影,背后突然传来了龙卷的声音。

“偷听真不是个好兴趣啊。”

“我想回家的时候偶然听到了啊。不想被听到的话就不要在这种地方夫妇吵架啊。”

“好啰嗦啊——。”

“这样好么?那个孩子不是没有记忆么。他可能不会理解你真正的意图啊。”

“...这样就好了。我想让那家伙做他想做的事啊。因为终于能自由地生活了啊。”

没错。那家伙不需要在意任何事情。

不是为了复仇,也不是为了补偿,能让那家伙按喜欢的方式生活的道路就有我来保护。

“你这个人真是...笨蛋啊。”

“吵死了——。快点回去啊。”

“那孩子到协会为止我都会小心不让他发现送他回去的。”

“...不好意思啊。都说了多少遍了啊,这句话。”

“只要你记得之前说的吹雪危险的时候会帮忙的约定就行了。嘛,那种情况是不会发生的。”

“啊啊。我跟你约定了。”

“回头见。我吃好了。”

龙卷这么说完就追着杰诺斯飞走了。




『...老师和我真的不是什么特殊的关系么。』




我又回想起那家伙颤抖着的声音。

我并没有要伤害他的意思啊...。

我要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想要珍惜他要怎么做才好啊。

实在是不明白。

我靠着公寓的外墙,叹出白色的哈气。

如果是以前的那家伙,不管我说什么他都会明白呢。

那家伙一直都这样让我任性来着啊。

到了现在才发现那家伙的厉害之处什么的啊...。




只是,我不想再看到那家伙露出那样的笑脸啊。






tbc...

(3.5)



我不收刀片,谢谢w(跑

评论(9)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