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眼镜

桜蔭(P站搬运渣翻)

& 埼杰

& 又是我(

& 看着几个翻好的短篇我手痒(。所以还是传上来了w

& 兴趣使然渣翻(发刀片)不能只有我一个被虐~w

& 一篇完结。未授权。请勿转出lo谢谢m(_ _)m

& 肚子里缺墨水,文艺不起来好悲伤……

原文嘿吼!




桜蔭

by ふにゃ

【简介:老师和杰诺斯分别的那一天。】







春天里悠闲的一天,花朵在静静散落。

还不能算暖和的天气继续着,只有阳光包含着春天的温暖。


“老师。”


在窗边阳光明媚的地方,一只在附近迷了路,有着颈圈的小猫蜷成一团。从前几天开始就在找它的主人,但目前还没有找到。这个公寓是禁止养宠物的。虽然很想赶快把它还回去,但实在不忍心把它在这么好的天气下正幸福地睡着觉的时候叫起来,带着它在外面转悠。再等会,再等一会的。我对自己说着借口。被叫做“老师”的男人在有阳光的地方抚摸着睡着的小猫。

“恩——?”

埼玉一边摸着小猫蜷起来的后背一边回答道。小猫看似很舒服地闭着眼睛打了个哈欠。


“老师,我想差不多该告辞了。”


埼玉的手停了下来。小猫借机翻了个身。

“告...辞?”

“是的。”

埼玉抬起头看到的是正座着的弟子杰诺斯脸上带着奇妙的表情。膝盖完美地收在一起,双手放在膝盖上,端正凛冽又严肃的脸,杰诺斯老实地点了点头。

“啊——......是呢。的确城市已经变得和平了,你也没有需要在变强的理由了呢。”

一边看向天花板,一边说着“也是呢。”的埼玉被杰诺斯所传染也带着奇妙的表情点了点头。

“不过好突然啊。”

杰诺斯把一直在寻找的暴走改造人打败之后已经过了大概半年。要离开的话,应该更早一点才对。从半年前到今天,一直过着与打倒暴走改造人之前一样的生活,所以就感觉这一生都会这样生活下去。

“是...我差不多,要接近机能停止了。”

说得很爽快。对着爽快得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似的杰诺斯,埼玉无言以对,只能看着杰诺斯依然很平静的脸。

“经过多次的战斗,这个身体也进行了多次的修复。把开始悲鸣的部件一个个换成新的,一直欺骗着这个身体到今天,但好像终于不行了。”

不知是不是察觉到抚摸自己的手停了下来,睡着的小猫微微睁开眼睛,横躺在地板上大大地打了个哈欠。因为是一只毛发很长的猫,肚子上的毛像是墩布一样。

猫在自己要死的之前,会离开主人的身边。拖着即将要死亡的身体,孤独地以街道的角落或是山中为目标前进。离开温暖的睡床,离开自己爱的人,孤零零地死去。那是不是作为兽类的矜持呢。是不是对爱的人最后的照顾呢。


“已经、”

真的不行了么。差点这样说出来的埼玉急忙压住了声音。这不是要再听一遍的事情。尤其是从杰诺斯那里说出来的,那么直接的话语,并不想让他再重复。而且就算听了,一定也只是会让自己变得不行而已。

“什么都不拿走就离开么?”

相对的,埼玉这样问道。在正座着的杰诺斯身边什么都没有。杰诺斯用过的日用品依旧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呼吸着。在埼玉的生活里,杰诺斯还依旧到处存在着。

“是的,全部都留在这里。”

请老师丢掉吧——————杰诺斯这样说道。

“准备麻烦师傅么?”

“是的。”

请一个一个丢掉。请一个一个忘掉。等到不管什么都已经扔掉的时候,那就真的是最后了。

“所以,直到那个时候请一直想着我。”

杰诺斯那像铁面一样的表情稍微变得柔和了一点。这是很少说不讲理的话的弟子最后的任性。

“......被说了这样的话,不就什么都扔不了了么。”

转移了视线,生硬地这么说完,杰诺斯终于笑了出来。说着“跟预想的一样”什么的,像新世界的神会说的话一样。




“老师,老师。”

杰诺斯开心地叫着。

“老师,老师,我能成为您的弟子真是太好了。虽然没能偷走您的强大,但我偷走了很多比强大还要重要的东西。”

老师,老师。即使身体基本上全都改造过了,但我能依旧作为一个“人类”都是,老师,您的功劳。从您那里所学到的东西的功劳。

“老师,虽然不知道那个世界是不是真的存在,但如果在那个世界相遇了,我还能做您的徒弟么?”

不过在那个世界肯定不会是机械的身体了,老师可能不会发现我呢。

“......在那个世界我肯定一点也不强,也有浓密的头发,你可能也不会发现我呢。”

埼玉这样说回去,逞强地笑了笑。

————一定会发现的。杰诺斯一边笑着说道,一边站了起来。

在地板上躺着的小猫也起来了。爪子撑在地板上大大地打了个哈欠,优雅地摇着长长的尾巴跟在杰诺斯身后。

“这只猫,也是顺路。”

把手放在公寓的门把手上的杰诺斯转过身来,看着坦荡地走过去的小猫说道。

“我想带着它一起走。”

从稍微打开的门缝中照进来春天的阳光。小猫的身体很轻松地穿过那像是阳光的丝带一样的缝隙。

“老师,我想把我也留在您的心里。”

从逆光的方向,只有杰诺斯的声音传了过来。

“请务必,把它最后丢掉。老师,要是最后哦。......直到那时候,请一定就那样把它留在那里。”

我微微眯起眼,勉强在阳光中看到他的嘴角小小的笑了。




春风把花瓣从稍微打开了一点的窗外吹了进来。直到刚才还有小猫在旁边睡觉的膝盖边上落着被吹来的花瓣,像是猫毛一样柔软。

“知道了。是最后。会最后丢掉的,所以在那之前要乖乖地在那里啊。”

埼玉用指尖捡起花瓣,把它送回窗外。乘着风的花瓣很快就消失在远方了。




——————如果把它丢掉了,我会再去你身边把它拿回来的。我会飞奔过去的。可千万不要变心啊。




END.




第一次看的时候,看到“告辞”我的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

然后就没停过……

人老了泪点也低了啊…………(

评论(1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