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眼镜

致 怪人协会会长大人(P站搬运渣翻)

& 埼杰

& 兴趣使然渣翻。没去要授权()。请勿转出lo谢谢……

& 此为上篇。下篇等我再囤两天再发的诶嘿嘿w

& 真心求不要转出啊……前几天微博汉化组那个弄得我快有心理阴影了w群里也说了不要转出啊w

& 嘛,总之就是不要转出啊……

原文嘿吼!



致 怪人协会会长大人

by miyabi




1.

『今天老师的晚饭

炖羊栖菜海藻

烤鱼

滑子菇味增汤...』


“你啊,又在写那个笔记么?”

正在做每天必行功课的观察笔记的时候被问话了。


“是的。因为是每天很重要的功课。”

“你也真是不觉得腻啊。”

“为了知道老师的强大的秘密,一定要认真记录每天的行动和教导。”

“啊,是么。好闲的家伙啊”

“作为老师的弟子这是很重要的事!”

“是是。那,我去洗澡了”

那样说着,他起身向浴室走去。


这时,从窗外微微地传来乌鸦的叫声。


确认了从浴室开始有流水声之后,我急忙打开笔记的最后一页,用铅笔写了起来。


『潜入开始之后三个月。目前尚未发现埼玉的弱点。需要继续调查。』


我写完之后把笔记合起来,把阳台的窗户打开。

在扶手上停留着的一只乌鸦直直地看着这边。

把笔记递出去之后,乌鸦灵巧地用嘴捉住,向着夕阳飞走了。


我呆呆地看着飞远了的乌鸦。

日落的时间已经开始变早。

已经潜入这里三个月了啊。

这样送笔记的次数也已经数不清了。

但是,到现在还没有达成目的。


找出埼玉的弱点这一目的。




2.

“杰诺斯,状况怎么样?”

我活动着让库赛诺博士修理过的身体,非常适应,没有违和感。

“是的。没有问题。”

“是么,那就好。如果又坏了的话就随时过来。...只是,如果可以的话我不太希望你总是碰到会遭到破坏的事情啊。”

“这个......非常抱歉。我作为英雄必须要战斗。”

“我明白。但我也希望你更珍惜自己的性命啊。明白么?”

“......是。”


“是要回埼玉君那里么?”

站起来开始换衣服的时候,博士这样问我。

“是的”

“代我向埼玉君问好。你能这样对其他人感兴趣,我也感到很高兴。因为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啊。”

“是这样么...”

“啊啊。真的太好了啊。”

博士很高兴的笑着,但我无法从正面接受这个笑容。

其实不是的。

不是这样的。

但是我不能把真相对博士说出来。

不能再让一直照顾自己的人更担心了。

因为这全部都是我自己的问题。

全部都为了打倒暴走改造人。

为了这个目的我什么都会试着做的。

就算是需要帮助怪人......




3.

那是我在寻找暴走改造人的旅途中的其中一天的事情。

出现在眼前的怪人,本以为是会袭击过来,却过来和我搭话了。


“呀。你就是杰诺斯君么?”

“......是。为什么怪人会知道我的名字?”

“你的事情我知道很多。因为你把我的很多同伴都杀掉了啊。”

我在寻找暴走改造人的时候打倒了很多怪人,那其中就有这家伙的同伴么。

“是来为同伴复仇的么?”

“怎么可能。我们不是那么要强的。只是找你有事。”

“...有事?”

“看在你的能力上有事想委托你。”

“你觉得我真的会听来自怪人的委托么?”

“你会听的。因为你想要关于暴走改造人的线索对吧?”

“你知道什么么?!”

“啊啊。知道很多。现在想听我说的话了么?”

“怪人说的话谁会相信啊”

“是么。怀疑得这么深啊......那这样吧。现在暴走改造人应该正好出现在Q市。喔,就算现在过去,这样的距离应该赶不上了啊。所以...”

我连怪人的话都等不及听到最后就冲了出去。

那家伙在Q市。

复仇的时刻终于来了。

受不住的兴奋,我仿佛感觉到了不该存在在胸口的鼓动在加快。




我到达Q市的时候,是在街道都已经被毁灭之后了。

高楼和住宅都被破坏,一副残忍的光景。

这也是暴走改造人的作为么。

我不知觉中握紧拳头。


在周围巡回了一番,哪里都没有看到暴走改造人的身影。

是已经不在了么......


“救、救命...”


从微小的声音传过来的方向看去,一个男人被夹在了碎石之间。

我急忙把压在男人身上的碎石移走并把他拉了出来。


“没事么。”

“没事。非常感谢。”

“到底发生了什么?”

“改造人突然袭击了街道。因为那家伙,街道都被...”


改造人......

果然是暴走改造人么。

可恶。

晚了一步么。

差一点说不定就能和那家伙对峙了。


“喂。那家伙往哪个方向走了?”

男人已经昏了过去,再怎么问话也不会有回答。

看起来并没有显眼的外伤。

就这样把他带去医院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在我正要把男人扛起来的时候。


“呀。终于追上了。你还真是快啊。”


那个怪人又出现了。


“......你是跟着我过来的么。”

“那是当然啊。因为还没有把重要的事情告诉你啊。不过,这样就知道了吧?我们是有暴走改造人的情报的事情。”

“你是那家伙的同伴么?”

“怎么会。我和那家伙是不同组织的怪人。只是因为知道那家伙的目的,所以也大概了解会在什么地方出现。”

就是说,如果打倒这个怪人让他说出情报的话...


“喔,想用暴力从我这里得到情报也是没用的哦。知道暴走改造人的事情的人不是我。我只是个跑腿的而已。什么都不知道。会在这个城市出现的情报也是听来的。”

“从谁那里?”

“这个嘛......知道怪人协会么?”

“啊啊。听说过。”

“我的主人就是那里的会长。也是想要与你做交易的人。”

“会长?”

“啊啊。会长知道你在追逐暴走改造人的行踪,所以想跟你做个交易。如果你满足会长的要求,我们就会给你暴走改造人的情报。怎么样?是个好事吧?继续这样蒙头乱找是捉不到那家伙的哦。那家伙也是很慎重的呢。直到现在你找了这么久也没有得到任何情报对吧?”

的确至今都没有得到过那家伙的情报。

那家伙在哪里都没有留下痕迹。

就这样找下去,能找到行踪的可能性很低...么。

“想让我做什么?”

“噢。终于有点干劲了么。放心吧。不会命令你去杀人之类的。想让你做的事情只是普通的情报收集。”

“情报收集?”

“啊啊。最近,有个协会觉得很危险的人物,是个强到恐怖的家伙。不管是多厉害的怪人都能只用一击就打倒。”

“只用一击?”

那种人类真的存在么?

虽然非常不能相信......

“然后,想让你去找出那个人的强大的秘密。”

“要怎么做?”

“你要潜入到那个人的周围。然后,希望你把那个人的情报一一报告给我们。”

“......”

“然后,如果强大的秘密被找出来的话,你的任务就结束了。怎么样?你会做么?”

“......为什么选我?”

“我们认为只有你是人类里面愿意跟我们交涉的。还因为你也很强所以认为你可以在那个人身边。我们这也算是认同你的能力呢。”

“你认为这么说我就会同意么?”

“没有。这只是我的真心。希望你一定要接受啊。怎么样?”

还以为会是危险的要求,只是个情报收集么。

不过,会帮助怪人的利益的事情,说实话不是很想干。

不想让我提供的情报威胁到别人的性命。


“啊啊。对了对了。那个人的名字是埼玉。是个在做英雄的男人。”

一个在做英雄的男人...

“知道了。我接受。”


一个自称英雄的男人的话变成什么样都没关系。

英雄什么的只是一群喜欢自我满足的人们。

是死是活跟我都没关系。

总是说着要救人什么的结果却完全没作用,只是一群诈骗师。

这些人救下来的,也只有那么一小部分人而已。

我的家人,城市,都是那一小部分之外的存在。

这些人并没有救我们。

什么英雄啊。

那种人全部灭绝了才好。


“太好了。拜托了啊。埼玉住在Z市,一定要顺利地巴结上啊。我们会派使者过去的,定期报告就拜托了。那么,期待着你的活跃哦。”


说完,怪人就离去了。


埼玉......

反正是个总是只说不做的没什么了不起的人类吧。

只要说“向往着强大”之类的去讨好就行了吧。

然后就随便奉承一下把情报得到手就好了。

很简单的工作。

这样总算能接近仇人了。




4.

我带着那样简单的想法接近了的埼玉,却和想象中的人物有很大的不同。

的确像那个怪人所说,埼玉简直强大到恐怖。

但是,他的内在却相当没气力,而且很我信我素。

显得对自己的地位或名誉完全没兴趣。

好像真的只是想做一个英雄。

感觉只是个好事的人。


在我去找埼玉的路上,正在和遇到的蚊子的怪人对打然后被救的时候,一瞬不敢相信竟然有这么幸运的事情。

但是,这样就有了接近这个男人的理由。

跟着这样的发展,以成为弟子的名义纠缠在这个人这里,但是埼玉本人叙述的强大的秘诀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普通的肌肉锻炼。

虽然怪人们对这样的情报是不会满意的,但也只能把写着内容的纸交给作为使者的乌鸦。

那之后,也为了能找出强大的秘诀试图成为徒弟,但埼玉却轻易没有接受我。

看来可能比想象中还要谨慎。


不过有一天,面对自称是英雄却没有登录为英雄的埼玉吃惊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结果就连我也要登录为英雄了。

以成为弟子作为条件。

说实话,成为英雄什么的真的讨厌到想吐,但为了接近埼玉这是没办法的。

还有,实际接受了测试的话,没准也能明确地了解英雄到底是多么无聊的人。

这样想着,和埼玉一起去接受了测试,我很容易就被认定为S级的英雄了。

就是这样吧。

英雄什么的果然很无聊。

埼玉不知为什么成为了C级英雄,更是让我怀疑这随便的英雄测验。

这样被选上的英雄什么的反正也不可能很正经。

被火燃烧了的测验结果通知书变成了灰烬。


就这样可喜可贺成为埼玉徒弟的我事不宜迟地提出了交手的请求。

本来是想通过交手来找到强大的秘诀,结果也是以失败告终。

与埼玉实际交手之后我明白了。

埼玉的强大是在不同次元的。

我能够揭晓这强大的秘诀是几乎不可能的。

渐渐想放弃完成这个任务的时候,作为使者的乌鸦传来了来自怪人的新的指示。

内容是,更加接近埼玉,确认还有没有其他强大的秘诀,亦或者查明他的弱点。

原来如此。查明弱点的话就有可能做到了。

看到希望之光的我从博士的研究所搬着行李向埼玉家走去。

请求住进埼玉家的时候和预想一样显得很不愿意,但当我把和怪人的指示书一起送来的现金递过去之后就很老实地同意了。

果然虽说是英雄还是更喜欢钱啊。

带着一点无奈收拾着行李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埼玉把先前递过去的现金还了回来。


“那个...这个是?”

“果然还是不需要交房租了。相对的,在这里住的话就帮忙分担点家务事吧。”

“但是,也请把房租收下!”

“所以说不用了啊!太执着的话就把你赶出去了啊。”

“......我明白了。就让我包揽家务活吧!”

“不,不是说要分担了么。”


不太明白这个男人。

不需要钱么?

那为什么让我住下了?

真是个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男人啊。


那天,我迅速地做了碗饭摆在了桌上,埼玉显得很吃惊。


“嘿~你会做料理啊。而且还挺正式的嘛。”

“因为从以前就在帮博士做了。”


博士是那种只要一沉浸在研究里就会忘了吃饭的人,所以每次离开之前我都会为博士准备好食物。

考虑到博士那缺少睡眠的健康状态,我还研究出有着平衡营养的菜单。

现在,我不在身边,博士没问题么。

如果在正常吃饭就好了啊......


“然后,你的那份呢?”

“我没有进食的必要。因为有更有效率的燃料补给方法。”

“没办法吃东西么?”

“不。是可以的...”

“那就一起吃吧。筷子暂时还没有,总之先用一次性的将就一下吧。明天去一起把餐具也买了吧。”

“......是。”

明明已经说了即使不用进食这种没有效率的事情,我还有更有效率的补给方法。

真是个不听人说话的男人啊。

但是,作为徒弟只能听从老师说的话。

我无可奈何地把饭盛到碗里,回到了桌边。


“好嘞。那么,我开动了。”

埼玉这么说着把手合到一起之后就开始吃饭了。


“...我开动了。”

说起来,我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和其他人一起吃饭了。

博士总是一边工作一边抽空吃饭,完全没有过一起吃饭的时候。




『杰诺斯,今天的晚饭都是你喜欢吃的。多吃一点,然后要赶快长得像爸爸一样高大啊!』

朦胧中浮现出母亲的笑脸。




在一片黑暗中,我注视着墙壁。


成功地住进了埼玉的家。

这样一来就应该很容易找出他的弱点了。

我看了一眼正在被窝里酣睡的埼玉。

还真是悠闲啊。

明明怪人的帮手就在这里。

现在如果我的双手勒紧他的脖子,这个人会死么。

还是说在食物里加入毒药的话...

不,那样就只是个杀人犯了。

怪人没有要求到那种程度。

再说了,我也完全不觉得这个男人会那么简单的死掉。


在我抱紧膝盖的时候,毛毯滑了下去。

明明说了不需要,埼玉却还是递了过来。

即使解释了我不需要睡眠,他说着“那也盖着吧”并把毯子给了我。

我连寒冷都感觉不到。

就连这么说,埼玉也没有被说服。

真的不太明白这个男人啊。

我在黑暗中继续观察这个男人。

如果能说什么耐人寻味的梦话就好了,但看起来也不像是会说的样子。

无可奈何地重新盖好毛毯,再次把视线看回墙壁。

感觉着膝盖上毛毯的重量,我就这样一直待到了早上。




5.

从那之后,我开始写埼玉的观察日记了。

表面上为了记录老师的教导和修行,就算被看到也没有问题的内容。

然后在埼玉不在的时候,把只为了给怪人报告的最后一页交给作为使者的乌鸦。

这就是我每周的工作。


但说到埼玉每天的行动,除了在家里无所事事就没有其他可以报告的了。

如果怪人出现的话就去战斗,全部都用一击打败所以也不能作为任何参考。

能作为弱点的事情至今还没有发现。

说实话,送给怪人的报告内容应该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就算这样也什么都没有说,是在给我更多的时间么。

如果是的话,这之后还会给我多少时间呢。

我渐渐开始感到焦躁起来。


之后有一天,又收到了怪人出现的情报,我和埼玉一起向怪人的方向赶去。

我正在做怪人的帮手这件事除了怪人协会的会长和那个负责交涉的怪人之外就没别人知道了。

所以面对出现的怪人,我必须要认真战斗才行。

本来感觉是很简单的委托却比想象中更需要拼上性命。

但是,和怪人的战斗可以作为为了打倒暴走改造人的锻炼,也有可能从遇到的怪人身上得到暴走改造人的情报。

因为这对我来说也可以说是有意义的,所以我没有把对性命的危险想得那么严重。


但是有一天,我的焦躁暴露出了一丝空隙。

和埼玉走散之后,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几乎快被对战的怪人杀掉了。

依旧还是误算了啊。

我会就这样死掉么。

怪人正要对我使出最后一集的时候,

埼玉突然出现了。


被埼玉打倒的怪人连痕迹都没有地消失了。


“好危险啊——”

“老...师...”

“你啊,如果是危险的状况的话就立刻叫我啊。我就这附近啊。你什么都不说,弄得我以为你已经把对手解决了啊。”

“您会帮我...?”

“啊啊。下次一定要叫我啊。然后我会立刻赶过来的。知道了么?”

“...是。”

向英雄寻求帮助。

要我做那种事的话还不如去死好点。


“你...看起来破破烂烂的,没问题么?”

埼玉在倒在地上的我的身边蹲下来问道。

“没有问题。”

“......你啊,就算快死了也什么都不说,是不对人诉苦的那种人么?”

“......哈?”

在说什么啊,这个男人。

改造人的身体没有痛觉。

就算变得破破烂烂也不会感觉到什么的。


“有讨厌的事情或者难过的事情就出声说出来啊。那样我也能做点什么。...当然也不是什么都能干。我能做的事情就会去做。所以不要一个人忍耐着啊。”

“......是。”

忍耐?

我才没有忍耐任何事情。

随意地误会什么啊。


“来吧,指一下博士的地方的路吧,我把你搬过去。”

“不,不用...”

试图抵抗正要把我搬起的埼玉而急忙坐起来的时候,突然意识就断开了。




『杰诺斯很了不起呢。已经从爱哭鬼毕业了呢。』

黑暗中我听到了父亲的声音。


可以感觉到身体在摇晃。

胸口周围的温暖让我意识到这是父亲的后背。


『对哦。我就算跌倒也不会再哭了。』

一边摇着因为跌倒而破皮的腿,一边像父亲自豪地说道。

『是么。了不起呢。了不起。』

被父亲夸奖让我感到很自豪。


『不过呢,真的很疼的时候哭也是可以的哦。』

『可以么?』

『啊啊。真正难过或疼痛的时候放声哭出来就好了。不需要不管什么都忍耐。那种时候你重要的人肯定会帮助你的。所以你也要在周围的人在难过的时候帮助他们。』

『重要的人......。』

父亲的声音温柔地在我的脑内回响。

重要的人......

这些在那一天都全部失去了。

再也回不来了。

再也见不到了。


“爸爸......”


我仿佛感到眼睛深处渐渐变热。

明明这个身体已经不会在流泪了。




睁开双眼看到的是熟悉的埼玉的房间。


“喔,终于醒来了么。”

“老师......”

“你突然失去意识吓了我一跳啊。我也不知道博士的位置,总之先把你带回家了。”

“是老师把我搬回来了啊。真是非常抱歉。”

当时应该是突然进入睡眠模式了吧。

因为当时能源快要用尽了。

“我也没有在意啦。”

“那个,我有没有说一些奇怪的话?”

“......没——有。什么都没说啊。”

“是么。”

“那么,我把你带到博士那里,你来指路吧。”

“不。在这里我自己简单修理一下脚部然后自己去就可以了。谢谢您的关心。”

“啊啊,这样。”


埼玉的表情看起来好像感到很没意思的样子。

明明减少了对他的麻烦。

果然不明白这个男人的想法。




6.

“呐,这种冰棍感觉好怀念啊。”


在仿佛要融化的热度下,终于到家之后,埼玉立即拿出了从超市买到的冰棍。

“你要吃其中一边啊。”

这样说着把两根紧贴着的冰棍掰开了。

但是没能完好得分成两半,有一半变得非常小。

我正要去拿较小的一边,却被递给了另一边。

“来。大一点的是你的。”


『来。大一点的是杰诺斯的。』

以前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画面在脑中闪过。


“不。我要小一点的就可以了。”

“没——事的。这种的就是要年轻人吃大一点的那边。不快吃的话就要化了哦。”

我试图把较小的那边给换过来,埼玉却很固执。

手上开始有融化的冰棍滴下来,我只能无可奈何地吃起来。


“啊——果然热天吃冰棍最好吃了啊。”

“是呢。”

“啊,不好。头开始疼了。”


『看吧。因为你吃的太快了。慢慢吃。还疼么?过来。让妈妈给你揉一揉。』


“哈——。是夏天呢。”

“......是呢。”


窗边的风铃发出声音摇动着。




7.

“呐,你不能用更加小心不被破坏的方式去战斗啊?”


和怪人对战之后,埼玉一边捡着散落在周围的我的部件一边说道。


“非常抱歉......”

虽然说了先带着我的头部回去,其他的部分会有人回收,埼玉却没有听劝。

这个男人总是不停别人的意见。


“比如增加身体的强度之类的。”

“增加强度的话敏捷度就会下降。还不如把损坏的部分丢弃,面对敌人的时候机动力才会上升。”

“丢弃...别那样战斗了。要更珍惜自己的身体啊。”

“就算说是珍惜,这个身体是机械所以不管怎么破坏也没问题。”

“但也不是不会死对吧?”

“是...这样呢。”

机械的身体也无法逃避死亡。

“用那种乱来的战斗方式如果真的死了怎么办啊。给我用更加保护自己的方式去战斗啊。”

不太明白为什么埼玉会对自己说这种话。

我如果死了对这个男人会有什么好处么。

“......明白了。以后会小心的。”

“约定了啊。”

埼玉把我的头部端起来,从正面用很认真的眼神看过来。

“是......”

虽然完全不准备那样做,但还是装成服从的样子。

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必须要假装成什么。

装成对师傅一心崇拜的徒弟。

装成S级英雄。

装成对自己很重视。

我还要继续这样假装多久才行呢。

渐渐地开始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假装什么了。

真正的自己到底是什么,已经想不起来了。




8.

“燃——烧吧燃烧——吧”


“......老师,那不是在篝火的时候唱的歌么?”

“啊勒?是么?”


因为埼玉突然的想法,我们开始了烧落叶烤山芋。


两个人把家正面的路上盖满的落叶收集起来点了火。

在这种道路的中间烧落叶,普通的话应该会被说吧,但在成为鬼城的这一带,会抱怨的人一个都没有。

把报纸和被铝箔纸包着的山芋放进烧着的落叶里等待着山芋被烤熟。


“已经好了吧。”

“......不。还没有完全烤好。”

“你连这种事情都知道么?”

“是的。以我的眼睛,掌握里面山芋的状态是很简单的。”

“嘿——。好方便啊。”


把终于熟透的山芋拿了出来。

“还挺烫的啊。”

埼玉把山芋从中间掰开,白色的蒸汽冒了出来。


“老师吃热的东西也没问题么?”

“是说怕不怕烫么?我没问题呢——”

这个人连舌头都很强么。

真的是哪里都没有弱点的男人啊。


“老师连舌头都很强呢。不愧是老师!”

“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吧。”

“老师...有什么不拿手的事么?”

已经差不多对丝毫没有线索而厌倦的我就这么直接的试着问了。

会不会太直接了?

会被怀疑么...。


“恩...是呢...”

埼玉嚼着山芋开始思考起来。


终于到要知道的时候了么。

我安静地等待着埼玉即将要说的话。


“长谈吧。”


“......哈?”

“所以说我对太长的话题很不拿手呢。听着就会觉得累。”

......我想听的不是这种事。


“...原来如此。那么,老师有什么弱点么?”

已经到这里了,不管什么都要问了。

“弱点?是呢...”


“……”

“……”

“……”

“……不知道呢——”

忍受住想要低下的头。

果然不会那么简单么……。


“不愧是老师!老师没有弱点呢!”

马上像徒弟一样说出赞扬的话语。


“谁知道?说不定有呢,我也不太清楚呢——”


自己也不知道。

真的么。

总之从本人嘴里知道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就这样继续观察了…么。

真是要这样继续到什么时候呢。


叹出的气体是白色的。

已经快到冬天了么……。




9.

“大哥哥…”


抱着把脚扭伤不能走动的女孩,我用被破坏了的双腿勉强继续走着。

虽然焦急地想要走快,但双腿却不能好好前进。

增加身体的强度、么。

变成现在这样才觉得要是按那句话说的做就好了什么的。

这样的话,被怪人发现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就算只是这个女孩也要想办法让她逃走。

女孩用不安的眼神看向自己。


“没问题的。马上就把你带到父母的身边。”


女孩安静地点了头然后紧紧地抱紧了我的脖子。

想要保护,只是这个女孩也好。

与这个想法相反,双腿终于完全的坏掉,我当场倒了下去。

虽然想办法接住了女孩的身体,但我已经动不了了。

女孩已经失去意识昏倒了。


怎么办…

面对绝望的状况,脑袋却无法好好转动。


终于从对面看到了往这边走的怪人的身影。

怪人发现我们的存在之后笑了一下,然后就那样慢慢地靠近过来。


要死了…

这孩子也是,我也是。

只是这个孩子救出也好。

我要在谁也没有救出的情况下死去么。

我不要那样。


『如果是危险的状况的话就立刻叫我啊。』


『然后我会立刻赶过来的。』


那个男人的话语在脑中闪过。

那个男人现在这时候应该是在别的地方与别的怪人在战斗。

就算叫了也不可能会听到。


『大哥哥…』

刚刚女孩那像是要哭得表情浮现出来。


就算那样……




“老师…”


“老师!!”


“请帮助我,老师!!”


用最大的声音喊出来。


向周围看去,什么也没有发生。

那个轻率的男人出现也是。

怪人被打飞也是。

什么都没发生。


果然不来不是么…




果然英雄什么的不会来。

为什么会想要相信呢。

再怎么祈祷他们也不会来帮助的。

就像那时一样。

在废墟里一直在祈祷。

谁来帮我。

紧紧握住父亲买来之后挂在书包上的英雄的钥匙链。

救命。

快来帮我。

救救我的爸爸,我的妈妈啊,英雄。

但是,从外面传来的却是一成不变的人们的悲鸣。


『待在这里。』


母亲那样说了,我就躲在了废墟的空隙间。

手脚都在颤抖,也无法正常呼吸。

听着从远方传来耳熟的声音的悲鸣,我失去了意识。




意识到的时候,怪人已经逼近眼前了。

至少把女孩藏在我的身后。




已经…结束了……




这样想的下一瞬间,怪人的身体连痕迹都没有地被打飞了。


“抱歉——。来晚了。另一边刚刚有个怪人出现啊。没事么?”

说着,埼玉站到了我的面前伸出了手。


“站不起来么?没事么?”

察觉到我的腿的状态之后埼玉蹲了下来。


“怎么了?”

埼玉有点不思议地看着一直不说话也不回答问题的我的脸。


“……啊”

“恩?”

“为什么没早点过来啊!!!”

面对我突然大声的怒吼,埼玉显得很吃惊。


“为什么…为什么没能过来啊。”

“你…”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更早…那个时候来的话…那样的话妈妈和爸爸就…”

“……”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啊。

为什么没能过来帮助我啊…

明明是英雄…

为什么…


就这样愤怒地捶着埼玉的胸口,埼玉没有说话。


“明明是英雄。为什么没能救我们啊。为什么…”

“……”

“明明希望可以被救的。一直…明明一直都在等着…”

“……”

“为什么…为什么!”


我抓紧胸襟,紧闭不会溢出任何东西的双眼,不断地呜咽着。

这段时间里,埼玉也没有说话。




“对不起啊。没能去救你们。”




这个男人并没有错。

我知道这个男人在那个时候还不是英雄。

我这只是在乱发脾气。

明明是知道的。

就算这样也没办法阻止我的怒气。


“你一直都在等带帮助对吧。很难过吧。对不起啊。”

埼玉这样说着,抱紧了我的身体。

把脸靠在肩头,他揉着现在还在呜咽着的我的头,试图让我冷静下来。


不是的。

这个男人并没有错。

一直只能执着着没有来的英雄的自己是我最讨厌的。

所以才无法变得强大。

我很想成为能够保护某人的存在。

我虽然没有想过要成为英雄,但我想成为能保护眼前的人的那种存在。

但是我还是没能成为那种人。

这样的自己是我最不能原谅的。

一个女孩子都保护不了,对这件事真的非常后悔。

想变得更强大。

想这个男人一样。

想要不输给任何人的强大。




“你一直一个人忍耐下来了呢。了不起啊。很努力了呢。不用一个人努力也可以了。”


“有难过的事情就把难过大声的喊出来哭出来就好了。我会一直停着的。”


能量已经要耗光了。

大脑里回想着错误警报音。

连保持意识都已经到极限了...


想要再多听听这个声音什么的,为什么这个时候会这么想,现在的我想不明白。




10.

“醒了么?”


“博士…”

醒来之后发现我正躺在研究所的修礼台上。

“是埼玉君把你搬到这里来的。”

“是老师…”

“虽然非常担心,但告诉他只要修理就没问题之后总算是回去了呢。”

“……”

让他担心了…

“对了对了。有埼玉君的留言。你救的那个女孩平安无事地送到父母身边了。”

“救了她的并不是我。”

没错。

救了她的是那个男人。

我什么也没做到。

什么都…

“杰诺斯…不要把什么都想得那么沉重。你还年轻。这之后还会继续成长的。现在办不到的是,之后肯定会变得可以办到。所以不需要那么焦急。慢慢地改变就好了。”

这么说道的博士温柔地笑了。

“博士…”


去改变。

我也能改变么。

想那个男人一样强大。




“我回来了。”


时隔一星期回到埼玉的家,桌子上摆着准备好的火锅,埼玉在旁边等待着。


“噢噢,欢迎回来。今天这个火锅是为了庆祝你的痊愈。多吃点啊。”

被埼玉催着在他对面坐下之后盘子就被递了过来。


“老师,前几天采取了不礼貌的态度,真是非常抱歉。”

先把盘子放在了桌上,低下了头。


“恩?说的是什么事?”

“关于您来救我,我对您采取态度的事情。”

“发生什么事了么?你不是马上就失去意识了么”


…无论如何都打算装作不知道么。

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数个月我发现了一件事。

那就是只要是埼玉说出的话就绝对不会在改变。

也不听我的意见,什么都擅自决定。

这样的男人说了不知道的话,再怎么说都是没用的。

放弃争执,我再次拿起盘子像锅里伸出筷子。


“果然冬天就要吃火锅呢。”

“就是呢。”

“今天超市的白菜特别便宜。所以放了好多进去。”

“是这样么。太好了呢。”

“你多吃点白菜也没问题。不要太在意我啊。”

“…是。”


其实在来之前真的非常不安。

因为不知道在我采取那样的态度之后这个男人会怎么面对我。

会因为没由来的接受一顿臭骂而生气,还是会觉得吃惊。

但实际来了之后发现,他用与至今为止一样的态度对待我。

…果然不明白这个男人啊。


“啊,吃完之后要出去一下啊。”

“去外面?”

“啊啊。你的痊愈庆祝还有其他的活动。期待着吧。”

“哈…”


痊愈的庆祝…么。

只不过是修理而已真是小题大做啊。




吃完饭后把餐具收好,就跟之前说的一样被带到了外面。

这么冷的晚上要去哪里呢。

我带着这样的想法跟上去。埼玉走出了住宅街,然后继续沉默地往前走。

走了一会之后开始上坡了。

到底想要干什么……


“就是这里了。”

说完,埼玉就停了下来。

“这里...是么?”

埼玉在草坪上坐了下来。

“你也坐下来啊。然后往上面看。”

“上面......?”

我按照他说的坐下,往上面看去。


“星星......”

头顶上是满天的星星。


“好漂亮...”

情不自禁说出的话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自己的里面还留着这种多愁善感什么的。

还以为在那天就全部没有了。


“对吧?之前找到的,然后就偶尔过来看看呢。很漂亮吧。”

“……的确呢。”

“这一带都变得像鬼城一样了所以总是我一个人来这里,像是独占这片星空似的还挺高兴的。”

“……”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果然好看的东西要和谁分享才是最好的。可以有对方说「好看」也是不错的呢。”

埼玉看着星空说道。

“是…这样呢。”


“不是一个人也是件不错的事呢。最开始和你住在一起什么的觉得很麻烦,但完全不是那样的。你总是很特别努力,看着你就觉得挺有趣的,跟你在一起也挺开心的。”


“…”


“到发现的时候已经变得挺喜欢你的了啊。”


“…”


“所以以后也一直在我家吧。跟徒弟什么的没关系的啊。”


“…”


“你要是有困难的话我会做点什么的。所以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啊。我想成为你的力量呢。”


“…”


“之前不是说过我的弱点之类的么。那个啊,找到了。我的弱点就是你啊。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就困扰了。所以不要太简单得被抓到啊。”


“老师…”


“恩?”


现在,我应该假装为徒弟而应该说的话一句都想不出来。

明明至今为止都装作顺从的徒弟,像是吹捧埼玉的话语都不断地说了出来。

从胸口涌上来的这个感情是什么呢。

结果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好,脸上变成了很奇怪的表情。

什么也没说出来。


即使这样,埼玉也没有问什么,默默地在旁边看着星空。




11.

埼玉被协会叫了出去,现在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正在写观察日记的时候,从窗外听到了乌鸦的叫声。


…又到了这个时候么。


我急忙打开笔记的最后一页。


『埼玉的弱点…』


我用铅笔飞快地写着。


『发现』


『弱点是』




『是你啊。』

埼玉的声音在脑内回响。


我急忙把卸载笔记上的文字擦掉。


『埼玉的弱点尚不明了。』


『需要继续调查。』




…没错。那句话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

没准是发现我是怪人的帮手而设下的圈套也不一定。

在得到确认之前不应该这么轻易地就写上去。

并不是因为想继续跟这个男人在一起才这么做的。

绝不是这样的。


打开窗户看到乌鸦跟往常一样在扶手上停留着。

突然想起什么回到屋子里,把昨天埼玉买来的草莓拿了一颗又回到了阳台。

把草莓递到乌鸦面前时它一瞬看起来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之后吃起了我手上的草莓。

吃完之后,乌鸦像是撒娇一样把脸在我的手上蹭了蹭。


然后就像往常一样我把笔记递出去,它用嘴叼起来之后就飞走了。




外面的太阳开始下降了。

已经是傍晚了么。

那个男人差不多该回来了。


得准备晚饭了。

今天做什么好呢。

做咖喱吧。

加入那个男人喜欢的味道。




看着街上的风景时发现远处的梅花开始绽放了。


快要到春天了…么。


已经来这个家半年了么。




回到屋子里,打开一本空白的笔记本,开始新的一篇笔记。







致 怪人协会会长大人


调查还需要更多时间。




END?




下篇的老师苏出新高度(忍不住剧透w

发上来顺便检查了一遍……手癌不是一般的多啊w群里的人们还真能看下来啊www

评论(8)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