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眼镜

前略 英雄协会会长殿下(P站搬运渣翻)

& 埼杰

& 兴趣使然渣翻。没去要授权()。请勿转出lo谢谢……

& 微博上发了汉化大刀片,心情大好~过来把这篇也发了~

& 此为「致 怪人协会会长大人」的后篇

& 上篇的热度吓我一跳……我不服气!明明桜蔭和社员杰也很好看!为什么热度没有上篇的热度高!(闹什么闹w

原文点我~!




<致 怪人协会会长大人>续篇


前略 英雄协会会长殿下

by miyabi

【这篇是后篇,老师视角。建议先阅读徒弟视角的前篇!】







1.

有一天,我的身边多出来一个徒弟。


用一击把怪人打倒然后毫发无伤得回家。

就在我以为这样不变的日子会继续下去的时候,那家伙出现在我的面前,缠着我想要做我的徒弟。

收徒弟什么的好麻烦。

我对自己现在的生活挺喜欢的,也不想让谁扰乱我的生活。

最开始我还试着让他放弃,但渐渐开始觉得麻烦起来也就放弃了。

我还乐观地想着把他放着不管的话应该很快就会放弃离开了吧。

虽然为了在英雄名册上登录而收了他为徒弟,但我并没有能教别人的事情,而且我已经告诉他我变强的秘诀,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的了。他肯定会很快就变得厌倦而离开了吧。

我曾经这么想。


但是,与我所想的相反,那家伙不管过了多久都没放弃。

甚至还说了想要住进我家。

让别人住在家里什么的我是绝对拒绝的,但我被放在眼前的大量现金闪瞎了眼而答应了下来。

但是,从这个比我年轻的人手里收下大量的现金占为己有,这算个什么事。

重新考虑完的我把钱还给了杰诺斯。


“那个...这个是?”

“果然还是不需要交房租了。相对的,在这里住的话就帮忙分担点家务活吧。”


对啊。能分担家务活的的话我也能生活的更轻松...不、我本来也不忙,家务活也没成为我的负担。

跟我自己做也没什么区别啊。

让这家伙住下来的好处什么的一点都没有啊。

...嘛、但是毕竟已经同意了就没办法了。

反正过一阵子就会变烦然后搬出去吧。

直到那时候,忍耐一下吧。


“但是,也请把房租收下!”

“所以说不用了啊!太执着的话就把你赶出去了啊。”

“......我明白了。就让我包揽家务活吧!”

“不,不是说要分担了么。”


怎么说呢,他真的是个麻烦的家伙啊。

我能跟这家伙一起生活么。

说起来,和别人一起住什么的,我能行么?

好麻烦啊——。

这才第一天我就开始有点郁闷了。




“欢迎回家”


在街上巡逻完毕回到家之后,我看到杰诺斯穿着围裙站在厨房里。


“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

我回来了。

感觉很奇怪。

有人在的感觉是这样的么。


“巡逻得怎么样?”

“......恩。街上都很和平。”

“是这样么。那真是太好了呢”

“不、才不好——!要是就这样什么都不发生,我不是会从英雄名册里被踢出来么——!”

“的确,很伤脑筋呢...”

“......嘛、明天总会有办法的。话说回来,你在干什么啊?”

“我在做晚饭的准备。”

“不、毕竟你才刚来,今天我来做吧。”

“不用了。马上就做好了,老师请坐着等一下。”


这家伙,已经像是在自己家一样熟悉周围了。

这姑且也是我家啊。为什么他那么自由啊。

......嘛,算了。

今天我也有点累了,就让这家伙做吧。

我坐在客厅,把电视打开,等待着料理的完成。




“嘿~你会做料理啊。而且还挺正式的嘛。”

“因为从以前就在帮博士做了。”


看到做好的料理包括主食、主菜和配菜,全部都齐了,让我吓了一跳。

我完全以为会是炒饭之类的。

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顶多只做一个菜,这么像样的一餐真是久违了啊。


“然后,你的那份呢?”

“我没有进食的必要。因为有更有效率的燃料补给方法。”


不不不。

让你做了饭却只有我在吃,怎么想都奇怪吧。


“没办法吃东西么?”

“不。是可以的...”

“那就一起吃吧。筷子暂时还没有,总之先用一次性的将就一下吧。明天去一起把餐具也买了吧。”

“......是。”

杰诺斯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就去给自己盛饭了。




“好嘞。那么,我开动了。”

我这么说完双手合十之后,杰诺斯也模仿着我的动作把手合了起来。

“...我开动了。”


说起来,我有多少年没和别人一起吃饭了。

应该是从老家出来之后,所以也真的很久了啊。

感觉有点奇怪呢。

胸口深处感到有点坐立不安。

这种感觉是什么呢。




2.

我看着自己握紧的拳头。


又是一击就结束了啊——。


今天出现的怪人果然也是用一击就打倒了。

也就这样吧。

每天没有任何变化。

又是毫发无伤地回家而已。


感觉不到任何感情。

没有生气也没有恐惧...

我会一直这样么。

就这样,什么都感觉不到地继续与怪人战斗么。

做这样的事情有什么意义么。

...不,不需要意义。

我只是因为想做才做的。

只是这样而已。


“不愧是老师!刚刚那真是完美的一击!”

“...啊,是么”


我对这家伙的这种说话方式也已经习惯了呢。

最开始还觉得有点不适应,现在也没什么感觉了。

就跟打招呼一样,“天气真好啊”之类的,没有特别的意义。

我是这么想的。


“您刚刚看着自己的拳头,是有什么事么?”

“没,什么都没有。”

我急忙把手放了下去。


“...这正是有神寄宿在内的拳头呢”

“哈?不是那么夸张的东西吧”

“才没有那种事!老师的强大是能与神明媲美的!”

“是是。谢谢了啊——。”

“我也想变得像老师一样强大”

“变得强大也不是那么好的事情啊。”

我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事情都是适当的就好了。适当的强大是最好的。就这么回事”

“是那样么?不强大的话是保护不了大家的。老师的强大不是也救了很多人么”

“不好说呢...”

我即使战斗了,结果怪人还是在继续增加。

我没有给周围带来任何影响。


“我能在这里也是多亏了老师。如果老师没有救我的话,我那个时候已经自爆了。”


那个时候,是说蚊子怪人的事么。

这家伙当时是想自爆啊。


“也并没有想救你。我只是想把怪人打倒而已”

“那也是一样的事。没有老师的话,我现在就不会在这里了。”

杰诺斯坦率地看着我说道。


我有点粗暴地揉了揉杰诺斯的头。


“哇!老师、您、您在干什么!?”

“没——,什么都没有。回家吃饭吧——。”

“?是、是的!”

头发被揉乱的杰诺斯呆了一瞬间,然后慌张地跟在了已经走出去的我的身后。


你能在这里是我强大的证据...么。




3.

“啊——!!蚊子好烦!!”


蚊子在房间中飞来飞去。

试了不知道多少次,但就是杀不死它。


真的是烦人的家伙们啊!

灭绝吧!

现在就灭绝吧!!


“老师,没问题么?需要我把它烧了么?”

一直在写笔记的杰诺斯抬起头来。

“不、会在房间里造成火灾的所以千万别。”

这家伙在说什么可怕的事情啊。


啊——!好痒!!

我烦躁地挠着被叮了的胳膊。

可恶。止痒药已经用完了。


“老师,挠过度的话会恶化的。”

“就算你那么说,它就是痒啊。”

“请忍耐下来。”

“就算你那么说也没法忍耐啊——!你是不会明白的啊——!”


说出来之后才反应过来。

这家伙会不会在意机械身体的事情啊。


“是呢。成为机械的身体之后也感觉不到痒,所以我不会明白。”

“...那个啊,你对这件事怎么想?”

“非常的方便。”

杰诺斯爽快地说道。

“方便?”

“是的。”

“唔——。你不会想念真人的身体之类的么?”

“不会。我对现在的机械身体很满意。”

“但是啊,机械的身体也有不明白的东西吧。不会因为这些而不高兴么?”

“不会的。为了战斗,我认为现在的身体就是最好的了。”

“...是么。”


为了战斗么...。

你真的只有这个呢。

这家伙就像被复仇附体了。

对这家伙而言,为了复仇而战斗就是全部。

所以对战斗来说不是必要的东西可以简单地丢掉。

你真的很干脆啊。

那种干脆的感觉对我来说有点...

有点...什么呢。


“为了抑制住炎症我来帮您冷却一下,老师,请把胳膊伸出来。”

我按照他说的伸出胳膊之后,杰诺斯把自己的手放在了被叮了的地方。

放在胳膊上的手比平常感觉凉爽。


这家伙,连这种事都做到啊。

被挠得火辣辣的胳膊加上这凉凉的触感,感觉很舒服。


“...只是感觉不到痒或者痛感,其他的事情还是能够理解的。”

在我正因为很舒服而发呆的时候,杰诺斯突然开口。


“比如说?”

“温暖、寒冷、硬和软之类的。”

“那,摸着我的胳膊感觉到什么了么?”

“...很温暖。”

“是么”

好好地知道呢。


我能感到胳膊上的热度被慢慢地吸走。

这个热度去了哪里呢。

是不是通过你的手,传到了你的体内呢。


“我虽然因为觉得不需要而拒绝了,但博士却很执着地要把触感再现出来。为了这个研究了好几年才终于完成。进食的机能也是,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装载这种没用的机能。”

“...博士是个好人呢”

“?是。博士是个好人。”


博士肯定想让他发觉。

那些被这家伙干脆丢掉的东西有多麽珍贵。

为了这个而花了好几年啊。


“呐,下回把我带去博士那里去吧。”

“博士那里...么...?”

杰诺斯不知为什么有点踌躇。


“啊啊。有什么不方便么?”

“不。改天带您过去。”


这家伙会察觉到么。

博士花了好几年给你装上这些机能的意义。

那些东西的重要性。


等我意识到的时候,不知不觉中胳膊的热度已经消散,也不觉得痒了。

但我还是保持这姿势没有说话。

再继续这样保持一段时间也没关系吧。




4.

“......呐、这个算英雄的工作么?”


在偏远乡村的道路上,我牵着两只狗问道。


“我也不好说呢”


杰诺斯在我旁边牵着三只狗走着。

被杰诺斯牵着的狗,不管哪只都配合着杰诺斯走路的速度在他旁边乖乖地走着。

与那边相比,我牵着的狗没有一个听话的。

完全小看了我啊,这些家伙。

眼看着这些家伙要开始乱跑,我强行把它们拉了回来。


“不,不管怎么想这也不算是英雄的工作吧。”

“好像低级别的英雄有很多都会被协会使唤做杂活。老师的话应该很快就能升级了,所以会做这些事也只是现在而已。”

“只是现在啊。被委托的只有我而已,连你也过来帮忙真是不好意思啊。”

“不、能帮上老师的忙是我的荣幸。”


不过,带狗散步算什么啊。

虽然不知道是协会的大人物还是谁,但为什么要让我们干这种事啊。

要不要辞掉当个自由职业者啊...。


在我考虑着这种事的时候,一瞬间放松了手上的力气。

一只狗看准了这个时机逃了出去。


“啊!不好!这家伙拜托了!”

“啊、老师!”


把另一只狗交给杰诺斯,我开始追赶逃出去的狗。

眼看着就要追上的时候,那只狗突然跳向农田。


“啊,喂!!”


我急忙在空中把狗接住,踏出去的脚陷进了农田里。


“好危险——”


总之在狗掉进农田里之前接到了。

然而这只狗还在继续挣扎着。


“喂!别闹了!会掉进农田里的啊!”

我抱着狗,试图让他平静下来,但它完全不听我的话。


“喂!真是够了啊...啊、噗!”

在我正要按住想要逃走的狗的时候,脚底滑了一下,我的脸直接栽进了农田。

倒下的时候胳膊还是举着的,所以狗算是没事。


“老师!您还好么!?”

追过来的杰诺斯向我问道。


“...勉强算是没事”


我把狗交给杰诺斯之后站了起来,全身都是泥。

连嘴里都是泥。口感沙沙的。

我急忙把嘴里的泥吐了出去。


可恶——。糟透了啊。


“老师,您还好...噗!?”

杰诺斯慌忙地把嘴遮住了。

“......你、刚刚、笑了吧?”

“没、没有。才没有那种...哈哈!”

终于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果然在笑啊!你在幸灾乐祸什么啊!”

“真、是非常...抱歉...”

一边道歉一边忍着笑声的杰诺斯的声音颤抖着。

“到底有什么那么好笑啊!”

“不、不是。总觉得像个黑鸡蛋似的...哈哈哈!”

杰诺斯抱着肚子大笑起来。


黑鸡蛋?

那个温泉特产的?

...是说我的头么?


“你——!开什么玩笑!把你揍飞啊!!”

“诶!?非、非常抱歉!我不会再笑了!请原谅我!”

“会原谅才怪!你,这是对师傅该有的态度么!?你也过来!师傅都这么脏了,徒弟也要,来!”

“诶?是说一不做二不休的意思么?我认为两者没有任何关系...”

“我才不管,快来!”

“老、老师,机械沾到泥的话不太好...”


“你们在干什么啊——!!”




“这个样子也没法上电车了啊。...走着回去吧。”

“是”


那之后因为在农田里吵闹,结果被农田主人的老婆婆痛骂了一顿。

因为回去得太晚还被狗的主人说了一通,真是狼狈的一天。


虽然用杰诺斯带着的手帕简单地擦了一下,但身上还是有泥粘着。

泥干了之后有点硬硬的,感觉很不舒服。


“好想赶快回去洗干净啊。”

“那回去之后我会立刻放好洗澡水的。”

“不、淋浴就行了。我想马上就洗。”

“明白了。”


“像这样浑身都是泥真是久违了呢——。我小的时候经常弄得浑身是泥,然后被父母说来着。”

“是这样么。”

“你呢?玩过泥之类的么?”

“我...小的时候身体比较虚弱,外出的话就会马上发烧,所以没有玩过。”

“嘿——。那,你都玩了写什么?”

“我总是在读书来着。”

“唔——。”


“有股泥土的味道呢。”

“...是说我闻着像泥么?”

“啊、不、不是那个,只是感觉跟城市里的空气有点不同。”

“嘛,因为这附近是农村啊。”


我从路旁拔了根野草放到嘴边,吹出了声音。

草笛子,好怀念啊。


“老师!”

“恩?”

我看向身旁发现杰诺斯的眼睛不知为何显得闪闪发亮。

“这个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啊啊,吹这个笛子的方法么?把嘴这样,然后对着草吹气。”


杰诺斯也从路边拔了一根草,开始模仿起来。


......恩。不是一般的差啊。


没办法吹出响声,有的只是空气流动的声音。

但杰诺斯好像也不想放弃,拼命地继续吹着。

真的是个好笨拙的家伙啊。

甚至让人感觉有些欣慰。


说起来,还是第一次看见这家伙那样抱着肚子哈哈大笑啊。

也并不是没笑过,只是之前笑的时候总是有点讨好的感觉。

其实是可以那么笑的啊。


不过今天还真是最坏的一天啊。


而且从旁边依旧传来拙劣的草笛声。


嘛,也可能是还不错的一天。

这样的日子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什么的。




5.

“我回来了——”


回到家之后,并没有传来通常会有的回应。


是么。

现在是在维修中啊。

今天早晨好像说了要去博士那儿。

说起来,他说什么时候回来了么。

我并没有认真听所以不记得啊...。


嘛,那家伙在不在都没关系。

吃晚饭吧。

我打开冰箱发现里面放着已经做好然后被包上保鲜膜的饭菜。


说起来,他好像说了会提前做好来着吧。

把饭菜放进微波炉里打开开关,微波炉开始转动起来。

...微波炉的声音有这么大么。

客厅也感觉比平常大了许多。

只是那家伙不在了又能怎么样。

不过是回到了跟之前一样的状态啊。


“我开动了”


把热好的饭菜吃进嘴里,我感到了一丝不同。

...总觉得,没有平常好吃啊。

是因为已经做好一段时间了么。

果然料理应该现做现吃啊。

明天好好地做一顿吧。

那家伙明天回来么...。


默默地继续吃着的时候,从窗外传来了猫的叫声。


“说起来,今天那只猫让我摸了呢。”

我小声地说着。


平常总是在街上偶然看见的小猫。

之前总是在我想要摸它的时候逃走。


『一定是本能地感觉到老师那不一般的强大,而害怕地逃走了吧。』

『真的么。那就是说我这一生都不摸不到猫了么。』

『让猫明白您不是敌人应该就可以了』

『......要怎么做?』

『猫的警戒心很强,所以不要由这边接近它,而是要等它自己过来。最好也不要跟它对上视线比较好吧。』

『原来如此啊——』


我按照那家伙之前说的那样移开视线静静地等着,然后今天小猫就自己靠近了过来。

真的来了!我抑制住心中的激动,静静地等着,然后小猫就靠到了我的脚边。

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它的头,小猫就舒服地叫出了声。


很柔软啊。


现在那个触感还留在手上。

真的特别柔软啊。

我想把这个感动告诉他。


为什么那家伙偏偏在这个时候不在啊。

明明想让你听。

他会说什么呢。

会很惊讶么。

好想快点听到他的反应。


什么时候回来啊。

要是认真听了他说的话就好了。


“快点回来啊...”

房间里只有自己的声音回响着。




6.

每走一步都能听到机械摩擦的声音。


被怪人袭击而变得支离破碎的杰诺斯在途中失去了意识。

我也不知道一直给这家伙做修理的博士在哪里,总之先朝着家里走去。

搬着好几次都要从背上滑下去的身体。


虽说最后还是赶上了把怪人打倒,如果没赶上的话...

这样一想就感觉到一股冷气。


就算快要被怪人杀了,这家伙也什么话都不说。

也没有向走散的我求救。

这家伙什么都不说。

即使自己濒临死亡,就算变得残破不堪。

肯定会什么都不说就死去吧。

安安静静地,在我不知道的时候。




...是么。这就是恐惧么。

我突然察觉到自己现在的感情。

本以为已经淡化的感情,原来还留着一部分啊。


是啊,我非常害怕这家伙会死去。


在回家的途中闻到飘在空气中的晚饭的味道,说着“欢迎回家”时这家伙的笑脸,这些东西在不知不觉中都变得理所当然了。

这家伙融入进我的生活深到我已经无法想象没有这家伙的生活的地步了。


我害怕失去这家伙。


不想失去他。




“爸爸...”

忽然从背后传来杰诺斯的声音。


以为他已经醒来了,回头一看,眼睛还依旧闭着。


梦话么?

不,这家伙不是不睡觉么?


爸爸...啊。

这家伙确实是在15岁的时候失去了双亲啊。

从那之后一直孤身一人么。

博士可能也在他身边,但是不是还是感到孤独了呢。

15岁的话应该还是跟父母亲近的年龄吧。我自己15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完全想不起来啊。

但是这家伙完全没有把自己的过去看得很悲观,也没有叫过苦。

一直都很直率也很努力。

......不辛苦么。

虽然住在一起,但我也还是不太明白这家伙在想着什么。

我想知道...么。

到现在为止明明都觉得别人的感情无所谓,但是看着这家伙的时候总有一种至今为止没有过的感觉袭来。

这到底是什么啊。


一边想着这种事一边走着,我渐渐看到了家就在不远处。




7.

“你就是埼玉君吧?我一直都想见你呢。谢谢你能过来。”

“不,我也很想见你呢。”


在杰诺斯被协会叫出去不在家的一天,我收到了博士送来的信。

内容是他想见我,所以要我一个人去研究所。

在信件的最后还画了一张研究所的地图。


“是这样么。我跟那孩子说了,那孩子也不让我见你。我还以为是被你讨厌了。”

“我也说过想要见你,但是那家伙总是敷衍过去。”

“说不定他是有点害羞。他估计是认为我告诉你一些多余的事情吧。你就原谅他吧。”

“啊啊。”

...虽然他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会害羞的家伙啊。


“那孩子做得还好么?有没有成为你的累赘啊...”

“没——有。那家伙一直都很拼命地努力着。”

“...是么。那就太好了。那个孩子没有双亲。所以我想成为像是那孩子的双亲一样的存在。如果有什么的话就跟我说吧。”

“呐,那家伙的双亲...”

“从那孩子那里听说了么?”

“啊啊。听说了暴走改造人的事。复仇的事情也听说了。”

“...我赶到的时候,只有那孩子一个人活了下来。现场真的惨不忍睹。那孩子在废墟之下,手里握着英雄的钥匙链,失去了意识。说不定一直都在等着英雄的救助呢。”

“......”

“听到那孩子说要成为英雄的时候我吓了一跳。那孩子肯定是为了不让其他人变得像自己一样才成为英雄的吧。”

“...是么。”

“那孩子一直只想着复仇的事情。当他说想变成改造人的时候,我其实也拒绝了。我对他说不需要做那种事。我希望那孩子能不去复仇,向着未来活下去。但是那孩子的思想很固执。我没能改变他的想法。我现在也在为他感到可惜。那孩子不复仇的话就无法继续前进。我只能陪着他一直到那个时候为止。我曾经是这么想的。”

“......”

“但是你的出现让那孩子改变了。对别人不感兴趣的那孩子对你有了兴趣,我真的很高兴。那孩子竟然有了复仇以外的目标...。认识你之后那孩子变得开朗了不少。一定是因为跟你一起的生活很快乐吧。谢谢你。”

“我并没有做任何事情。”

“才没有那回事。多亏了你啊。这之后,那孩子的事情也拜托了。”

博士深深地低下了头。


“...啊啊。我知道了。”

“谢谢,埼玉君。”

把头抬起来后,博士温柔地笑了。


有这么为那家伙着想的人存在。

这个想法让我的胸口不可思议地热了起来。




“今天,我去见博士了。”


我这么说完,正在洗衣服的杰诺斯突然僵住了。


“...诶?您是怎么...”

“我收到了博士的信。说是让我去见他。还附上了地图。果然跟想象的一样是个好人呢。”

“是...么。博士他...”

“并没有说什么奇怪的事情啊。看起来好像只是在意你的样子,我告诉他你在努力了。”

“是这样么...”

杰诺斯看起来有点沮丧。

“我不应该去么?”

“不、不是!劳驾您专程去了一趟真是非常感谢。本来应该是我带您去的,非常抱歉。”

“不,没关系的。”


我直直地看着杰诺斯的脸。


“?请问怎么了?”


你有那么为你的事情着想的人在。

所以不要只看着过去了,看着现在吧。

我也对你的事情...。

对你的事情...怎么样呢。


“老师...?”

“呐,你试过烧落叶烤山芋么?”

“没有过...”

“好嘞!把落叶聚集起来烤山芋吧!”


我站起来把上衣穿好。


“诶?山芋?”


我把昨天买的山芋拿上两个走向玄关。


“喂,快点过来啊。要丢下你不管了啊。”

“诶!?是、是的。马上过去!”


杰诺斯取下围裙,急忙赶了过来。


我现在能和你一起开心的生活就满足了。

你如果什么时候也能这么想的话就好了啊。




8.

“埼玉大人”


把在协会要办的事情解决,正准备要回去的时候,一个没见过的职员在大厅跟我打招呼。


“恩?我?”

“是的。您知道S级的杰诺斯大人吧。”

“啊啊。”

“两位确实是住在一起的是么?”

“...是的话又怎么样?”


“我们在怀疑杰诺斯大人和怪人有私通。”


“哈?”


那家伙?

和怪人?

怎么会有那种事。

那个极其坦率的人才没有那么灵巧。


“这是密探得来的情报。杰诺斯大人貌似把埼玉大人的情报交给怪人协会,以暴走改造人的情报作为交换。请一定要多加警惕。协会也在搜集情报。英雄之中有怪人的同伙这种事是绝对不能有的。我们掌握到确凿的证据之后会立即逮捕他。”

“...啊啊,是么。”


密探啊。

协会的情报网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啊。


“您这是在怀疑我吧。杰诺斯大人是通过乌鸦传报告的。您可以在他不在的时候确认这件事。”

“啊啊,是么。”


乌鸦...啊。

那种事情无所谓啊。

回去之后吃那家伙做的饭吧。

今天做的是什么呢。




“欢迎回家”


回到家之后,杰诺斯像往常一样穿着围裙来迎接我。


“我回来了。”

“在协会办的事情怎么样?”

“啊啊,那个都没问题。比起那个,有个职员说你是...”

“?我怎么了么?”

“...不,没事。什么都没有。”

就算问了也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话题。

我还是不问了。


“老师,今天的晚饭是泡菜火锅。”

“喔!开始变冷了,这个正好!”


...嘛,误解什么的很快就会解开的吧。




“啊,对了,香皂...”


进了浴室之后才想起来香皂已经用完了。

对了。今天买了之后就放在客厅了。

我急忙向客厅走去,然后发现客厅的门开了一条缝。

刚想就这样进去并把手放在门把手上的时候,我从门的缝隙间看到杰诺斯去了阳台。

他的手里拿着往常一直写着的笔记本。

那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然后我看到阳台的扶手上停着一只乌鸦。


乌鸦...乌鸦应该是...


『我们在怀疑杰诺斯大人和怪人有私通。』


骗人...的吧......


杰诺斯把笔记本交出去之后,乌鸦用嘴叼住飞走了。


『杰诺斯大人貌似把埼玉大人的情报交给怪人协会。』


骗人的...这不可能。


那家伙是......


我安静地从那里离开,回到了浴室。


泡进浴池的时候发现泡澡水已经开始变温了。




9.

“呐,知道杰诺斯么?”


我追着乌鸦到达了怪人协会,潜了进去随便破坏了一通之后,抓起附近的一个怪人询问了起来。


“杰、杰诺斯...?”


我越是看着这个怪人,他颤抖得越厉害。


“啊啊。是个改造人。是你们作为间谍送过来的吧?”

“那、那个听说是会长说、要在危险人物的身边放一个间谍之类的...”

“嘿——。然后,会长在哪里?”

“会长的话刚刚不是被你打倒了么!!”

“啊?是么?”


恩?不知什么时候打倒的家伙啊。

打飞了无数个怪人也分不清楚了啊。


“难、难道被会长视为危险人物的是...”

“知道暴走改造人的事么?”

“如、如果知道那种事我还想听呢!”

“恩?不是你们拿着情报么?”

“你说的是什么事?”

“不是你们以暴走改造人的情报作为诱饵让他当间谍的么?”

“...那个我不知道。但是我们只有一次掌握了暴走改造人的去向,那之后就再也没找到他的迹象。是真的。我是负责调查的所以肯定没错。”

“那为什么...”

“那家伙大概是被骗了吧。会长的秘书似乎是个很会说话的人,肯定巧妙地把他说服了吧。”

“...原来如此。然后,你还知道什么?”

看到我把拳头举起来,怪人更是激烈地颤抖起来。


“会、会长的房间似乎是在这个前方!那里可能留着什么也不一定!!”




我进到怪人说的房间到处翻看的时候,在书架后面的密室里发现了大量堆起来的笔记。

是那家伙平时写的笔记。


...果然是这样么。


我突然感觉力气被抽光了。


在我心里的某个地方还相信着。

其实不是这样的。

有什么搞错了。

不,看到乌鸦到达的地方有怪人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

但在得到确信之前,我都想相信着。


但是,我错了。

那家伙真的在和怪人私通么。

为了给怪人提交情报才接近我的啊。


不可思议地,愤怒并没有涌上来。

涌上来的只有空虚感而已。


全部都是骗人的。

那家伙说过的话。

全部。

不管什么。


我从堆积起来的笔记里取出一本。

跟我说是我的观察日记的笔记,其实是为了向怪人报告的东西啊...。


我哗啦哗啦地翻着笔记本。


『今天老师的晚饭

炖羊栖菜海藻

烤鱼

滑子菇味增汤...』


...恩?这是什么?


又打开另外一本笔记。


『今天的咖喱好像对老师来说太辣了。下次再做得更甜一点吧。......』


下一页。


『今天的老师的一天。

早上在家里看电视。对可爱动物特集显得非常入迷。老师好像喜欢小动物。......』


下一个。


『今天做的意大利面的硬度好像不符合老师的喜好。下次再做得稍微软一点吧。煮的时间是......』


下一个。


『今天的入浴剂换成柚子味了。好像符合了老师的喜好,以后再用用吧。......』


下一个。


『今天做了栗子饭。老师好像很喜欢。太好了。下次可以再做。做法是......』


下一个。


『老师好像不太被动物喜欢。今天被狗咬了。我试着在网上查了一下有没有能被动物喜欢的方法......』


下一个。


『今天做了海带的味增汤。老师好像很喜欢海藻类的食物,下次做海藻沙拉看看吧。......』


下一个。下一个。下一个。......


不管哪页写的都是我的事。

写的都是我的事。


“哈哈。”


我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


那家伙,一直在报告这种事情么。

这到底有什么用啊。

最多也只能在最后一页写『埼玉的弱点尚不明了。需要继续调查。』要不然都没办法总结起来吧。


竟然这么认真的看着我啊。

我明明应该没有说过口味的喜好。

怪不得总是有我喜欢的料理。

每天每天都想着这些事情写着笔记啊。


那家伙,真的是个笨蛋啊。

没救了。

真是没救了。

那家伙太可爱了。


......我大概也是个笨蛋。

对骗我的人抱有这种感情什么的。




10.

“抱歉——。来晚了。另一边刚刚有个怪人出现啊。没事么?”


把正要攻击杰诺斯的怪人打飞之后,我问杰诺斯。


察觉到杰诺斯求助的呼喊,虽然很想马上就赶来,但我当时正在把伤者带到安全的地方,所以花了点时间。

能赶上真是太好了。

这家伙,第一次叫了我呢。

这家伙需要我。

抑制着跳跃的心情,我向杰诺斯伸出手。

但是,不管等多久他都没有站起来。


“站不起来么?没事么?”

仔细一看才发现他的腿好像坏了。

我蹲下来向他询问情况。


“怎么了?”

我看着一直沉默着不回答问题的杰诺斯。


“......啊”

“恩?”

“为什么没早点过来啊!!!”

杰诺斯突然生气地吼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没能过来啊。”

“你...”

样子好像有点奇怪...。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更早...那个时候来的话...那样的话妈妈和爸爸就...”


那个时候?

...这家伙,难道是说被暴走改造人袭击了的时候么?


『那孩子在废墟之下,手里握着英雄的钥匙链,失去了意识。说不定一直都在等着英雄的救助呢。』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时候博士说的话。


你一直在等待那个没有来的英雄啊。一直一个人...


杰诺斯用拳头击打我的胸口。


“明明是英雄。为什么没能救我们啊。为什么...”

“......”

“明明是希望可以被救的。一直...明明一直都在等着...”

“......”

“为什么...为什么!”

杰诺斯抓紧我的胸襟,不断地呜咽着。


像这样把感情暴露出来的这家伙真的是第一次看见。

其实你一直都忍耐着这个痛苦啊......。


“对不起啊。没能去救你们。”


我如果那个时候去救了你就好了啊。

如果能更早成为英雄救好了啊。

如果能更早遇见你就好了啊。


“你一直都在等带帮助对吧。很难过吧。对不起啊。”

我这样说着抱紧了杰诺斯的身体。


你现在也依然在废墟之中等待着英雄的到来对吧。

那就让我来成为你的英雄。

我不管什么时候都会去救你的。

所以不用再一个人等待也可以了。

已经不需要再像这样哭泣了。


我轻轻地揉着杰诺斯的头。


“你一直一个人忍耐下来了呢。了不起啊。很努力了呢。不用一个人努力也可以了。有难过的事情就把难过大声的喊出来哭出来就好了。我会一直听着的。”


我一边抱着像小孩一样哭泣的杰诺斯一边想到。


我想要这家伙。

想要把他变成我的东西。


至今为止都没发现过。

我也有这样的欲望啊。




11.

“老师,还要走多远啊?”

“恩——,再走一点。”


在寒冷的天空下,杰诺斯跟在一声不吭地向前走的我的身后不安地问道。

像这样和这家伙一起走路也相隔一星期了呢。


把哭到失去意识的杰诺斯搬到研究所之后,我本来是想就这样等到他醒来,但因为博士说“很快就会好的,没关系”然后催我回家,我才不情愿地回了家。

但是,杰诺斯却迟迟不回来。

我等了三天之后跟博士联络。他说“修理需要一周的时间”,我抱怨着“这个不能叫很快”,博士笑着回复“老年人和年轻人对时间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那之后等着杰诺斯回来的时间真的是不能更无聊。

就算看电视也好,玩游戏也好,都没能让无聊消失。

每天都在想着还没好么还没好么,然后终于有一天博士来了联络说今天就会回来了。

然后在准备为了庆祝痊愈的火锅的时候,我想到了去看星星的事。

一直都是一个人去看星星的那个山丘,这回把杰诺斯也带去吧。我也想让那家伙看看那个星空。

我这么想着,在晚饭都收拾好之后,把杰诺斯带了出去。




“就是这里了。”

“这里...是么?”

到达山丘之后,杰诺斯的表情显得很不可思议。


“你也坐下来啊。然后往上面看。”

我在草地上坐下来之后也催着杰诺斯坐了下来。

“上面......?”

杰诺斯在我旁边坐下之后,抬头看向了天空。


“星星...好漂亮......”

杰诺斯小声说道。

听到这话,感觉带着他来这里的目的达到了,我高兴了起来。


“对吧?之前找到的,然后就偶尔过来看看呢。很漂亮吧。”

“......的确呢。”

“这一带都变得像鬼城一样了所以总是我一个人来这里,像是独占这片星空似的还挺高兴的。”

“......”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果然好看的东西要和谁分享才是最好的。可以有对方说“好看”也是不错的呢。”

“是...这样呢。”


“不是一个人也是件不错的事呢。最开始和你住在一起什么的觉得很麻烦,但完全不是那样的。你总是特别努力,看着你就觉得挺有趣的,跟你在一起也挺开心的。”

我一边仰头看着星空一边继续说着,杰诺斯在旁边默默地听着。


“到发现的时候我已经变得挺喜欢你的了啊。”


没错。你的事情比什么都重要。


“所以以后也一直在我家吧。跟徒弟什么的没关系的啊。”


所以说出来吧。


“你要是有困难的话我会做点什么的。所以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啊。我想成为你的力量呢。”


现在,说出来吧。

其实自己是怪人的同伙这件事。


“之前不是说过我的弱点之类的么。那个啊,找到了。我的弱点就是你啊。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就困扰了。所以不要太简单就被抓到啊。”


说出来的话我就会说“我全知道”然后一笑了之的。

我会告诉你怪人协会已经被我彻底毁灭了,已经没有束缚着你的东西了。

你也是被怪人给骗了。所以我完全没生气。

我会这么说的。

所以说出来吧。

从你的嘴里。把真相。

然后,就按照你的想法做出选择吧。

选择留在我身边。


“老师...”

“恩?”


杰诺斯好像是要说什么,但就那样沉默了。


即使这样我也继续仰着头看着星空。

等着从旁边传来我想听到的话,一直等着。




12.

我到达公园之后把胳膊高高地举了起来。

然后乌鸦就停在了我的胳膊上。

把灵巧地夹在它嘴里的笔记取了出来。

把笔记打开看到的是和往常一样详细地记录着我的事情。

一边想着“对对发生了这事呢”一边笑着翻着笔记的时候,我到达了最后一页。


『埼玉的弱点尚不明了。需要继续调查。』


最后一页是这么写的。

『弱点』后面可以看到被擦掉的痕迹。

应该是写了什么又擦掉了吧。


『我的弱点是你啊。』


那天告诉他的话像是一种赌博。

我想看看他会怎么做。


没有写在报告里也就说明你也还想继续跟我在一起吧。

我情不自禁地放松了嘴角。

结果,那天杰诺斯并没有把真相告诉我。

但是,这样也好。那么,我就暂时再陪你玩一会儿这个间谍游戏。


我把作为奖赏的饲料递给乌鸦的时候,它并没有吃下去。

奇怪啊。明明是和怪人用的饲料一样啊。

我刚想摸它就立刻被讨厌,乌鸦又向远方飞走了。

不管是谁都不亲近过来啊。


......那家伙也会像这样离开么。

如果直接这么问的话,一定会就这样消失的吧。

我不想要那样。

那么只能想办法他说出口了。

慢慢地花时间。谨慎地。


没错。就跟猫一样。

为了解除警戒心而花时间等待。

直到靠近脚边为止不焦急地等待。

直到那刻我什么都不干。什么都不说。

就这样一直假装不知道吧。

然后,等他靠近的时候,温柔地抚摸他就好了。


那家伙会发出什么声音呢。




从公园出来,离家越来越近的时候,空气中有了好闻的味道。


今天是咖喱啊。


肚子饿了呢。

在协会要办的事比想象中花的时间要长,结果就晚了呢。

因为想快点看到那家伙说“欢迎回家”的脸,所以我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说起来,协会也说了在调查杰诺斯的事情啊。

那边也需要做点什么啊。

虽然很麻烦,但也没办法啊。







前略,英雄协会会长殿下


对我徒弟出手的话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请多指教。


END




博士被发好人卡www

老师苏出新高度!老师快娶我!!!//////////////

评论(20)

热度(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