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眼镜

社员杰诺斯系列4(P站搬运渣翻)

& 兴趣使然渣翻。无授权。请勿转出谢谢~

& 庆祝埼杰2115合志发售决定噢耶!!!!!!

& 兴奋得我直接打了激素(´◉◞౪◟◉三◉◞౪◟◉`)(x

& 这算是我最快记录了吧……不到8500字大概用了5个小时(木有检查

& 幸好这篇还算短……要是两万字我绝对不肝(。

原文~

(1)……(3) (3.5)






恋爱的男人与KING的故事

by miyabi

【简称「恋爱的KING的故事」

「被袭击的英雄协会与成为人质的社员杰诺斯的故事」之后的king视点】







1.

我正在恋爱中。




对同年级的女生。

对像妹妹一样的那个女孩。

对青梅竹马的女孩。


谁都不会伤害我,也不会背叛我。

也不会向我寻求什么。


游戏很好。

全部都在我的心中完成的世界。

完美的世界。

如我所愿的世界。


与他人联系到一起什么的很麻烦,而且绝对会被背叛。

人间关系什么的能躲开就躲开。

从一开始就一个人的话也不会感到寂寞。


如果能一直只在游戏里生活的话,明明就不需要其他东西了。







2.

走进英雄总部的入口,一阵温热的风吹过我的脸颊。

稍微感觉有点热,我把围在脖子上的围巾松了松。


都是因为昨晚突然接到的来自英雄协会的联络,今天的预定突然被打乱了。

今天我本来是要去买新游戏的。

在这样的日子被叫出来什么的真是糟透了。

在这段时间里要是卖光了该怎么办啊。

如果能早点离开就好了。


“哟,KING。”

我向着被叫的方向转过去,那里站着的是一如既往穿着随便的装扮的埼玉。

“呀。埼玉氏也是现在才到么?”

“啊啊。呐,回去的时候能去一下你家么?再让我玩玩游戏吧。”

“好啊,不过能不能先去一下游戏店?我要买一个新出的游戏。”

我这么一说,埼玉氏的眼睛里就闪闪发亮。

“噢。要买什么啊?也让我玩玩吧。“

“是射击游戏。但是对埼玉氏来说是不是有点难度呢。”

其实我想要的是恋爱游戏,不过把同时发售的射击游戏大作也一起买了来蒙混过去吧。

我本来想回家之后马上就玩的啊。

嘛,等埼玉氏回去之后再慢慢玩吧。

“你啊,太小看我的话会有你好看的啊。终于是时候让你见识一下我平常的脑内练习的成果了。”

埼玉氏不知为什么做出很有自信的表情说道。

“……埼玉氏。玩游戏就算你做了脑内练习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啊勒?”


这时我第一次发现正在和自己说话。

刚刚还在这里跟我说话的埼玉氏的身影突然消失了。

向周围张望也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到底去哪里了……?




那时,从大厅深处传来了很大一声好像是有东西坏了的声音。


“哇!?”

“这是在干什么啊,你!?”

难道说……


我急忙向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赶去,那里有两个坐在地上的男性职员,还有埼玉氏站着的身影。

地板上有什么粉状的东西散了一地。

“怎、怎么了,埼玉氏!?”

因为跑过了宽敞的大厅,我有点喘不过气。

埼玉氏在一瞬就移动了这个距离么……。


“你要怎么办啊!!会长的铜像都变成粉了……!!”

“不妙啊。会变成负责搬运的我们的责任……。”

从他们的对话来看,应该是这两个男性职员搬运的铜像被埼玉氏弄成了粉末。


“呀——。抱歉。抱歉。我手滑了一下。”


在动摇着的两人面前,埼玉氏不在乎地说道。


“手滑了!?埼玉氏,直到刚才位置不是和我在那边么!?到底怎么样会手滑成这样啊!?”

“啊——。那,就是那个。脚下被香蕉皮滑了一下,然后等发觉的时候就在这里了。”

香蕉皮!?那种事只在漫画的世界里啊……。


“怎么办……。”

“呀——。所以说抱歉啊。跟会长那边说是我做的就行了。”

埼玉氏在消沉的男性职员身边蹲下,拍了拍他的肩膀,很明朗的说道。


“你在说什……啊!?你是、难道是埼玉大人么!?刚刚失礼了!!”

“诶!?埼玉……大人!?真是失礼了!!”

男性职员二人突然站起来深深地低下了头。


“不,因为是我不对,你们没有要道歉的必要吧。”


“不!我们这边才是不谨慎,非常抱歉!”

“真的非常抱歉!”


……诶呀呀。这样的话应该不用争辩就能解决了呢。

不过话说回来埼玉氏为什么……。


这时我突然发现了在附近的盆栽旁边呆呆坐着的杰诺斯氏的身影。


……他原来在这种地方啊。被盆栽遮住完全没能发现呢。

能看到杰诺斯氏的手边放着营养剂。

杰诺斯氏,连那种事也在做么。

话说,杰诺斯氏的工作内容是什么啊。

负责杂务?

不是很清楚呢。


……恩?


……话说,杰诺斯氏在这里也就是说……。


“喂。”


“是、是!请问有什么事么,KING桑!!”

我一本正经地叫了一下男性职员,他笔直地站好回应了我。


“难道,在搬运铜像路过这里的时候你们没搬稳么?”


“啊……那个是……”

“那、那个……”


能看出两个男性职员面对我的质问显得很动摇。




……果然。

他想要从倒下的铜像下保护杰诺斯氏么。

就算那样,他还真能在这个距离下察觉啊。

埼玉氏,到底有什么样的视力啊……。


再说了,是那样的话明明直接那么说就好了。

为什么不说呢。

嘛,这种不自然的借口,就算是杰诺斯氏也……。


“……香蕉皮么。之后一定要清理走啊。”




不是那个啊,杰诺斯氏!!!!!!







3.

S级英雄的会议结束得比想象中要早,空出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

有这个时间应该就够在中午之前去一趟游戏店了吧。


因为埼玉氏好像有事要对会长说所以去了会长那里,我就不得已地在楼道的长椅上坐下等着他。

虽然他说了会很快就回来,不过真的会那么快就回来么。

游戏要是卖光的话要怎么补偿我啊。


结果,那之后男性职员们说铜像的破坏是因为自己没有拿稳,是他们自己的责任,所以会自己去向会长谢罪。

嘛,虽然结局是埼玉氏破坏的这个事实是不会变的。

既然他们本人都这么说了,那就这样吧。


在我想着这些事的时候,对面的台阶上出现了杰诺斯氏正走下来的身影。

今天还真是很频繁地碰到杰诺斯呢。

我正纠结着要不要过去搭话的时候,发现杰诺斯的样子有点奇怪。

总觉得……有点摇摇晃晃的?

发生什么了么……。


我就这么看着杰诺斯的状况的时候,杰诺斯氏终于还是踩漏了一节台阶,他的身体向前倒下。


危险!!


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埼玉氏已经在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并用胳膊接住了杰诺斯氏的身体。

然后埼玉氏把胳膊穿过杰诺斯氏的膝下抱起杰诺斯氏的身体走远了。


没事么……。

因为有点担心所以我跟在了埼玉氏身后。

穿过禁止相关人员以外进入的通道,一直走到人影稀少的地方,然后埼玉氏走进了一个我不熟悉的房间。

我走近埼玉氏刚刚走进的房间的大门,里面传出埼玉氏和一个女性的声音。


『诶呀?这是怎么了?』

『他好像在发烧。让他早退也没问题吧?』

『……原来是这样么。我完全没发现。非常抱歉。』

『不,毕竟这家伙也不是会自己说出来的类型。你不用在意。那,我把他带回去了啊。』

『等等。给你这孩子的背包。这孩子房间的钥匙放在了这里。我会安排医生之后去他的房间的。』

『啊啊。帮大忙了。』


出来的埼玉氏和正在门前偷听的我撞了个正着。


“KING,你为什么……”

埼玉氏罕见地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我刚刚看到你们两个人了。是要把杰诺斯氏送回房间吧?我来帮忙。”

“那,这家伙的背包就拜托了。”

埼玉氏这么说着把杰诺斯氏的背包递给了我。







到了杰诺斯氏的房间之后发现那里真的很井井有条。

完全没有多余的东西,只有生活需要最基本的东西很整齐地摆放着。

真是很有杰诺斯氏的风格呢。


埼玉氏慎重地把杰诺斯的身体放到床上,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然后埼玉氏就认真地看着杰诺斯氏睡着的样子。


“埼玉氏,我,去下面的便利店买点什么回来。”

“啊啊。拜托了。”


我离开房间,坐着电梯往楼下走。

暂时让两个人单独待着比较好吧。




我察觉到埼玉氏和杰诺斯氏是那种关系还是最近的事。

吹雪氏虽然说我迟钝过头而感到无语,但以前去埼玉氏家里玩的时候我也完全没发现。

我本来只认为两人是关系很好的师徒而已。

——直到杰诺斯决定换回肉体的时候。


随着杰诺斯氏要换回肉体的日子渐渐接近,两个人变得一刻都不想离开对方,一直在一起。

看着他们那个样子我终于意识到了。

原来是这样啊。

虽然都是男人,但很不可思议地我没有感到恶心之类的心情。

两个人总是很自然地一起待着,所以我觉得他们走到一起也是自然的。

因为不想打扰那样的两个人,我渐渐地就没有再去埼玉氏的家里玩了。

现在想让两个人单独在一起,我这么想道。







到了便利店之后,我立刻就把运动饮料放进了购物篮里。

虽然在两大有名品牌之间犹豫了一下,总之我还是选了自己喜欢的那个。

……再买一点食物也比较好吧。

我拿了可以即食的粥和布丁放进篮子里走向收银台。

在途中,我看到了作为商品摆放着的香蕉想起一件事。

说起来,埼玉氏去探病时候的慰问品一直都是香蕉呢。






我每次去探望换回肉体之后的杰诺斯氏的时候,总是能吃到香蕉。

因为他的师父来探望的时候总是带来香蕉。

每次去探望的时候总是会有香蕉,说不定他每天都在带香蕉过来。

水果除了香蕉以外也有别的啊。

我本来想这么说的,但看着很高兴地吃着香蕉的杰诺斯氏,我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换回肉体的杰诺斯氏失去了记忆。

不光是我的事,连埼玉氏的事也。

第一次去探望的那天,杰诺斯氏解释说是换回肉体的时候发生了记忆上的损害。

连埼玉氏都忘记了什么的,我简直无法相信。

明明那么思念着对方。

是这么简单就会忘掉的事么。

我有些遗憾地想着这也太没劲了啊。

不管有多强的思念都会变成这样啊。

果然现实中的恋爱什么的太脆弱了。

两个人知道会变成这样了么。

所以是不是才那么不想分开呢。

所以才想在所剩下最后的时间里尽量在一起呢。


我再去探望杰诺斯氏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没怎么说过话,他却对我的事情非常了解。

我不可思议地问他为什么,他回答埼玉氏几乎每天都会来然后告诉他各种各样的事情。

……埼玉氏并没有放弃啊。

就算没有记忆了,他是不是还想回到像之前一样的关系呢。

一直抓着已经失去的东西不放,不像他的风格啊。

埼玉氏是来者不拒,穷寇莫追。

我以为他是那样的人。

是那种不被这世上任何东西所束缚,自由奔放的人。

但是,他不是。

还是说因为是杰诺斯氏所以才这样呢。

只有杰诺斯氏是特别的么。

杰诺斯氏到底哪里……。


“啊,这个是埼玉老师怕我很闲没事做就借给我的。”

杰诺斯氏错把我看着他的视线误会成看着更前方的游戏和漫画,高兴地对我解释道。


在杰诺斯氏躺着的床旁边的桌子上堆着大量的漫画和游戏。

那里面还有几个我很熟悉的。

不管哪个都是我以为已经丢了的游戏。

埼玉氏……明明说了不知道……。

以后不要再借埼玉氏游戏了。

那天,我下定了决心。


“能想起埼玉氏的事了么?”

“虽然老师跟我说了很多事情,但我还是想不起来……“

“是么。”

“是的。我对老师感到很抱歉。”

“我说啊,你对埼玉氏的事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我认为他是个好人,这有什么问题么?”

“……是么。”


『好人』……啊。

以前的杰诺斯氏的话会说什么呢。

埼玉老师是个很优秀的人!之类的……吧?

不会说『好人』吧。

『好人』总感觉像是对不太熟的人的形容。

我突然很在意埼玉氏每次到底是抱着什么感情来这里的呢。


我只有一次问过埼玉氏。

问他难不难受。

对他失忆的事,对即使如此还去见他的事。

然而,埼玉氏笑着回答我“你指的是什么?完全不明白啊——。”

我不是很明白他到底是不是很难受。

我完全不理解埼玉氏真正的想法。

但是,他非常为杰诺斯氏着想这件事我非常清楚。

就算他被忘掉了。







结果我还是把香蕉放进了篮子里往收银台走去,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到了午饭时间,职员们在收银台前面排起了长队。

看来会花一点时间啊。

能看到排着队的职员们手里拿着便当或者饭团。

杰诺斯氏中午是不是也会这样买午饭呢。

我没有工作过所以不太清楚,上班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成为社会的一员会安心下来么。

每天早上在固定的时间起床去工作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成为社会的齿轮不停地转动什么的,我终究还是做不到啊。

规律和规则什么的跟我的性格合不来啊。

杰诺斯氏为什么会说上班很开心呢。

我不是很明白他的想法。






当我听到杰诺斯氏在英雄协会工作的时候很是吃了一惊。

杰诺斯氏的肉体因为冷冻保存的关系变得很虚弱,虽然我知道他不会再成为一个英雄了,但没想到他会去就职。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要在英雄协会?

难道说,是想在埼玉氏的附近……之类的?

杰诺斯氏的记忆好像逐渐开始恢复了。

虽然还没记起和埼玉氏之间的关系,但我还有点期待他是不是开始有想要待在埼玉氏身边的想法了。

但是我马上就知道我想错了。

因为开始工作后的杰诺斯氏并没有想要跟埼玉氏有联系。

埼玉氏好像察觉到了虽然他跟杰诺斯氏说个各种各样的事,但两人之间的距离并没有缩短。

看着就算这样也没有放弃去和杰诺斯氏说话的埼玉氏,我感到有些看不下去了。

明明放弃的话就好了。

为什么不放弃呢。

他的数据已经被重置过了,所以直接开始新的游戏不就好了么。

反正被删掉的数据是不会回来的啊。

这世上明明还有上亿个选择可以选啊。

对已经失去的东西穷追不舍是愚蠢的人才会干的事啊。

如果是人类最强的男人就更不应该这样。

埼玉氏如果想要的话,明明不管什么都能得到。

为什么要继续追逐已经无法得到的东西呢。

我对这点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但当我发觉的时候,两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又像以前一样经常在一起了。

非常频繁地能看到两个人在协会说话的身影,还有假日两个人外出的身影。

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但是太好了。

虽然没有了记忆,但还是可以相通的关系真的有么。

如果有的话,现实中的恋爱可能也不错。

我看着两个人的身影这么想道。


但那也只是短暂的一瞬而已。

自从英雄协会被袭击了之后,杰诺斯氏变得开始躲避埼玉氏了。

我都发现了的话,埼玉氏本人肯定也已经发现了。

明明这之前关系还那么好。

到底怎么了呢。

所以我不明白人间关系呢。

真的感觉好麻烦。

埼玉氏还真能持续这种麻烦的事啊。

他明明应该也很讨厌麻烦的事。


但他现在也这样照看着杰诺斯氏的事情,所以肯定还没有放弃呢吧。






回到房间之后,埼玉氏还是保持着我离开时候的姿势,认真地看着睡着的杰诺斯氏。

埼玉氏好像并没有察觉到回到房间的我的存在。


看着埼玉氏这个样子,我很清楚地知道了他真的很为杰诺斯氏着想。

为什么这两个人不能更顺利地进行下去呢。

杰诺斯氏应该也非常在为埼玉氏着想。

我已经发现了,杰诺斯氏看着埼玉氏的眼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得和以前一样了。

埼玉氏是不是也已经发现了呢。


把对方的好感度提升到一定程度之后在传说中的树下告白,然后闭幕。

如果是这样会有多轻松啊。

现实是不会那么顺利的吧。




我悄悄地把买来的东西放到房间的角落,安静地离开了那个房间。







出了协会之后我看了下时间,已经稍微过了中午了。

就这么赶去游戏店吧。

在我赶去车站的路上,街道已经开始为了圣诞节而热闹起来了。

广场上有高大的圣诞树闪耀着,店铺里摆满了圣诞节商品。

不管从哪里都流淌出圣诞节的歌曲,街上全都是情侣和家族的身影。

我把这样的人群推开,向车站赶去。

在我因为前进缓慢的速度而有些焦躁的时候,陆续能听到路过的人们的笑声。


终于走出人群之后,我急忙加快速度走向月台。

坐上电车之后,那里也是人满为患真是让我有点受不了了。

不管是谁都那么喜欢聚集在一起啊……。

我找到了一个空位坐下,对面正好能看到正很开心地聊着天的父子。

父亲认真地听着还无法流利说话的小孩努力说出的话语。

总觉得很令人欣慰呢。


那时我突然想起了在我离开的时候看到的埼玉氏的表情。


埼玉氏所想的事情我不是很明白。

他和我太不一样了。

在最开始见面的时候,我还以为埼玉氏是跟自己相近的人类。

讨厌麻烦的事情,所以躲避人间关系。

埼玉氏和我都是一个人也没关系,也很喜欢自由。

所以我认为我们能成为朋友。

可以互相理解。

……但是我错了。

埼玉氏并没有放弃人间关系。

他也有很重要的东西。


他正在恋爱。

说是恋爱却又太专注,而且很难实现。


和我不一样。

和什么都没有的我不一样。

我在很久以前就已经丢弃的东西,他却在拼命守护着。

我是不是稍微有点羡慕他呢。

每次看着他我都会感到很复杂。

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那是为什么。


一心一意地为他人着想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恋爱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呢。

我不知道。

有可能一生都不知道。

……不,我希望一生都不知道。


不知道是谁说过,不去喜欢他人的人生是很无聊的。

但是,就算是那样也好。

我就算是无聊的人生也好。

不,那样就好了。


我想就这样一直活在只有自己的世界里。

谁都不能伤害我,不会向我索求任何东西。

谁都不能把我改变。

我的世界是只有我就能完结的。


到站之后我走出电车,外面好像比刚才还要冷了。

刚刚的父子牵着手从我身边路过,走远了。

虽然吹在脸上的风有点冷,但随着目的地渐渐接近,我开始激动起来。




快点回去玩游戏吧。

然后和新认识的那个女孩恋爱。

没有疼痛相伴的美好的恋爱。

与画面对面的你。


我总是焦急地等待着那个瞬间。







tbc……

(5)




再让我多打一遍“氏”我就砸键盘(no

评论(14)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