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眼镜

今晚,在世界的角落(P站搬运渣翻)

& 埼杰

& 兴趣使然渣翻。无授权。请勿外传谢谢

& 这是我上次作死()立的flag。miyabi太太那一周没有更新所以不用翻社员杰了~噢噢噢~各位接着等等吧~(哦吼吼(揍

& 死线的魔力就是能让人有爆肝动力啊()

原文hey!~







今晚,在世界的角落

by miyabi

【不断告白的老师与不断拒绝老师的弟子的故事】







1.

怪人在我眼前挥舞着拳头。

我的腿部部件在先前的攻击中被分离,现在已经动不了了。

大意了。错估对手的力量了。

为什么我总是这样……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怪人把手臂挥了下来。


要被打了。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


怪人的身体变成粉末飞走了。


“老师……”


在眼前散落的怪人体液之中,老师穿着往常的英雄服站在那里。


“哟,我赶上了啊。没事么?”

“是。非常感谢您的帮助”

“那种事,就别在意了。来吧,回去了”

这么说着,老师就轻松地把我的身体抬起来。

接着把手绕过我的腰,把我搂住。

无处可去的手抵在老师的胸前,我把脸放在了老师的肩上。


“不愧是老师。真是非常华丽的一击呢”

我在老师怀里舒服地摇晃着。

“华丽……啊。那,差不多该迷上我……”


“不会迷上的“


“……是么”

我打断老师的话回答,老师就很明显地把肩垂了下去,然后把我差点滑下去的身体重新抱好。


“我明明这么喜欢你啊”

老师低声的嘟囔在我耳边回响着。

“我并不喜欢您”

“唔嗯——”


喜欢……

这就是第35次了。

被老师不断说喜欢的次数。

然后也是我不断拒绝的次数。


这种事一直在继续着。


自从老师第一次对我说喜欢之后。


一直。







2.

“我,喜欢你”




“……哈?”


“我,刚才发现的”

“哈啊”

我停下拔草的手观察老师的样子,老师还是一成不变地继续拔着草。

在炎炎烈日下,老师收到了给协会理事家的草坪拔草这种不像样工作,我已经帮老师一起干了三十分钟以上了。老师是不是渐渐开始对默默工作厌倦了呢。


“你呢?”

“我也喜欢老师”

我再次开始拔草,把草丛中的杂草找出来拔掉。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对你是恋爱感情的喜欢”

“恋爱感情的……?”

我惊讶地再次看向老师,老师还是一成不变地继续拔着草。

完全无法那个没有表情的脸上读取出他在想什么。

老师对我的事……

“然后,你怎么想啊”

“我……对老师很尊敬。但,不是恋爱感情的”

“嘿——”

“所以,我无法回应您的心意。非常抱歉”

“是么”

老师小声嘟哝了之后就沉默了。

我是不是让老师不高兴了呢。

怎么办呢,我这么想着把手停下的时候传来了老师温柔的声音。

“我并不在意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本来也觉得你会那么说的”

“……非常感谢”

“没事”

“那个,为什么突然说那个?”

我把从刚刚就在意的事情问出了口。

为什么现在说那种事呢。

完全没有任何前兆。


“嗯——为什么呢。我就是想着好热啊——”

老师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

“然后就发现,说起来,和你遇到已经一年了啊”

“哈啊”

“然后,刚刚,就突然想说了”

“是这样么……”

虽然问过了,但还是不太明白理由是什么。

因为过了一年了?

过了一年为什么就想说喜欢了呢。


“话说回来,老师”

“恩?”

“老师从刚才开始在拔的就不是杂草,而是草坪草”

“……真的假的”







3.

“我喜欢你”


次日,两个人在客厅叠衣服的时候,老师忽然开口。


“……老师,我觉得您昨天也说过这件事了”

“恩。说了呢。不过,那是昨天的事吧?”

“是的”

“今天的你是怎么想的?”

“今天的我……么?”

“啊啊。今天的你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呢”

“我不喜欢您”

“嘿——”

“……难道说,您准备每天都要确认么?”

“是啊”

“什!?”

“明天的你或者后天的你可能会喜欢上我也不一定啊”

“……我的心情是不会变的。不管是明天,后天,还是那之后的未来。我喜欢上老师这件事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说啊,你觉得有绝对之类的么?我觉得没有呢”

老师停下叠衣服的手,抬起头与我对上视线。

“我觉得有。我是绝对不会喜欢您的”

“唔嗯——”

我笔直地看回老师回答之后,不知道老师是不是对话题失去了兴趣,再次动起了停下的手。




绝对不会喜欢的。

绝对……







4.

“喜欢你”


我把扁豆尾端掐掉。


“我并不喜欢您”


把连在扁豆尾部的筋摘掉之后,放进筐里。

摘完筋的扁豆慢慢在筐里形成山。


“是么”

老师把视线对着扁豆小声说道。

在桌子对面坐着老师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就是第10次了。

每天一次,一定会被老师告白,确认我的想法。

继续这样的事明明也没有意义。

老师到底在想什么呢。


把扁豆放到小山上,但因为放得太满了而掉了下去。







5.

“老师为什么会对我这种人……”


在超市卖完晚饭的材料之后的回家路上。

在我一边眺望着夕阳,一边发着呆走路的时候,老师向我告白了。

今天我也一句不变地回答了之后,老师依旧是无表情地回复了一句“是么”。


做到这种地步的话,我也开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老师为什么能这样不停地说喜欢呢,

像我这样身体是改造人的男人到底哪里好了呢。

完全没有头绪。


“为什么呢”

摇晃着装着晚饭材料的袋子,老师像是在说别人的事一样嘟囔道。

“您不清楚么?”

“喜欢需要理由么?”

“那个是……一般不是都有么”

“因为你一直在我身边……之类的?”

“在您身边的话,不论是谁都好么?”

不知不觉中我的话中带了刺。

“不,不是你的话我可能就不能一起生活了吧”

“那种事也不知道啊”

“不,不可能吧。和别人在一起住什么的”

“和我就没关系么?”

“啊啊。和你在一起住就怎么说呢——……很开心呢”

开心……。

“我很开心。您能那么说”

“是么。那你呢?”

“我也是和老师的生活每天都觉得很开心”

“如果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对吧”


一直……。

不知道要怎么回复老师的话,我低下头。


然后,从旁边伸过来的手就突然握住了我的手。


“老师,手……”

“就算不是恋人也会握手吧。亲自和朋友都会握着”

“……说的是呢”

这么一说的话确实是这样。

难道只是我太在意了么。


在我想要把意识从手上感到的温暖移开的时候,从远处的广播里传来怀念的童谣的旋律。


“晚霞渐淡么。听到这个的话就会感觉要回家了呢”【注:晚霞渐淡(日语:夕焼小焼)是一首日本童谣】

“是那样么?应该只是防灾行政的无线钟声吧”

“诶?防灾……?”

“为了确保灾害发生的时候可以传达到,所以决定在这个时间进行试验放送”

“原来是这样么。我完全以为是让孩子回家的信号呢”

“嘛,这确实也是孩子们回家的时间带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听着这个旋律我就总有一种没有依靠的感觉”

没有依靠……

“老师么?”

“我也是有变得感伤的时候啊。虽然现在感觉不到”

这么说着,老师把握着的手摇了摇。


我完全无法想象老师会有这么不安的时候。

老师也会感到寂寞么。

好意外。

我想象着老师一个人走在这条路上听着这个旋律的身影。

没有依靠……。

我突然有一种想要紧紧抱住身边这个人的冲动。

为什么会想这样……。


晚霞渐淡的旋律很快就要完了。


让我们拉着手 一起回家吧


我用力握回老师的手,老师用惊讶的表情看了我一下。

然后老师的眼睛开心地眯了起来。




『如果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对吧』


能回答那句话的话语,现在的我还无法找到。







6.

“你啊,喜欢什么样的啊?”


“什么样的是指?”

“所以说类型啊。如果不喜欢我的话,那什么样的才行啊”

类型……。喜欢的……


“……很强的人”


“那不就是我么”

“诶?”

“没有比我更强的家伙了吧”

“那是……”

“那么,你喜欢的人就是……”

“不是的”

“是么。你真的好固执啊”

“您讨厌我的了么?”

“没——有”

“为什么……”

“想要的东西越是难得到越是想要呢”

“……老师真奇怪呢”

“我经常被这么说”

老师这么说完开心地笑了。


有什么那么开心的么。

我不是很明白。







7.

“请给我这个——”

“收你30円正好。谢谢惠顾——”

“谢谢——!”


我计算着小孩子的离去,把分隔店铺和房间之间的纸拉门打开了一点探头看去,老师正好在把收到的钱收到竹筐里。

在现在这个时代还没有收银机么。

如果大量的客人蜂拥而至要怎么办呢。

在狭窄的店内拍放着的粗点心上连标价都找不到。

老师是记着全部商品的价钱么。


“您很习惯了呢”

“嘛,因为以前打过各种各样的工啊”

老师深深地坐回古老的椅子发出嘎吱嘎吱的悲鸣声。

“果然我还是来帮忙吧?”

“不,没事。你来看店的话就会因为有S级英雄在而造成骚乱啊”

“……是这样么”

“你就在那边帮我照看着婆婆吧”

“我知道了”


“抱歉啊,千叶君。突然拜托你来看店”


从房间深处传来声音。

老师把纸拉门大大地打开坐到门槛上,把身体向房间里探去。

“没事的别在意啊,婆婆。你腰疼的话也没办法啊。你就休息着吧。还有啊,我不是千叶,我是埼玉啊”

“诶诶?你说什么?”

在床铺上把上半身坐起来的老婆婆把手放到耳边问道。

“不,所以说!我的名字是埼玉啊!!”

“诶?茨城君?”

“……你这是故意的么,婆婆”




由于认识的一位粗点心店的老婆婆因为腰痛而卧床不起了,老师被突然委托来看店。我虽然跟着老师过来了,但因为老师一个人就可以做了,我就只好陪着在床上躺着的老婆婆打发时间了。

不过还真是个充满风情的家呢。

榻榻米上面零星的茶色斑点,还有房间角落里放置的已经掉了漆的储物柜,都能让人感受到长久年月的流逝。

在房间里微微能闻到的好闻气味是什么呢。是烧的香么。


“真是抱歉啊。这个粗点心店,虽然就算休息一天也不会有什么事啊”

“老师也说过了,身体不好的话也没办法”

“你啊……”

老婆婆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脸。

“什么”

“正在和那个孩子住在一起么?”

“是这样没错”

“……是么。那个孩子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呢。那我就放心了”

“你在说什么……”

“那孩子的事就拜托了哦”

满是皱纹的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握住了我的手。


拜托?什么事?

我要怎么做……。


这时,老时钟告知时间的声音回响起来。


“已经3点了呢。茨城君!关店吧!”

“啊啊?这才3点啊。太早了吧?”

老婆婆冲着店铺喊完,老师就把纸拉门打开,把头探了进来。

“周六一直都是提前收工的。拜托了哦”

“你这样能做好生意么”

“我现在就算挣了钱也没什么用了啊”

“是——么。那,我就关店了啊。还有我不是说了我叫埼玉么!”

老师这么说完,我正想站起来给老师帮忙,却突然想到一件事。


“你开着这个店不是为了钱么?”

我试着把在意着的事问出了口。

如果是的话那又是为了什么在开店?明明一直在家悠闲着就好了。

“……啊啊。像是兴趣似的东西啊。因为如果不开店的话就没有与别人相遇的机会了啊”

“为了和人见面?”

“不管到了多少岁都会想与人亲近啊”

老婆婆这么说着把眼睛眯了起来。


与人亲近……。

恋慕别人。


我站起来打开纸拉门,看着老师为了用陈旧的钥匙把店里的窗户关上而努力的身影。


恋慕……么。







“店关好了哦”


“麻烦了。作为谢礼,店里的粗点心你们就随便拿吧”

“我并不需要谢礼啊——”

“不用客气了。挑一些拿走吧”

“……那么,我就要两瓶柠檬汽水”

“只要这些就好了么?”

“啊啊。足够了”

“真的麻烦你了啊”

“别在意了。再有什么事就随时叫我啊。换电灯泡之类的我也会来帮忙的”

“谢谢了啊,茨城君”

“……不,所以说啊,我的名字是埼玉啊”

“诶诶?群马君?”

“喂!给我适可而止啊,老太婆!”


“那么,一起回家吧,群马老师!”

“你也是别那么高兴地跟风!”




“今天真是抱歉啊,让你陪着我”

在炎热的天气中,两个人在没有铺过路的砂石路上走着。

“不,我以前没有去过那种店铺,所以我很感兴趣。那个家是……”

“是婆婆一个人住呢。说是爷爷挺久之前就去世了”

“是这样么。老师会经常去露面么?”

“嗯——。嘛,偶尔吧”

老师挠着脸颊移开视线。

“是这样么……”

担心一个人居住的老婆婆什么的,真像老师呢。

总觉得胸口深处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给,你的份”

眼前突然被递过来一个水蓝色的瓶子。

“这个是……”

“你的那份报酬。不讨厌柠檬汽水吧?”

“……是”

我觉得应该不讨厌。大概。

“我把瓶口给你打开了”

“非常感谢”

瓶口……有塞子堵住了么?


我把瓶口放到嘴边,倾斜瓶身。

但是,里面的液体却完全没有进到嘴里。

仔细一看,出口处好像被一个玻璃球给堵住了。

这是什么啊。要怎么喝啊?


“你,难道说没有喝过柠檬汽水么?”

“……是”

对着从旁边传来的声音,我感到有些尴尬地回答道。

会不会被认为很……奇怪呢。


“瓶子的这里有一块凹进去的地方吧?倾斜瓶子的时候要把玻璃球卡在那里才能喝哦”

“原来如此。是这样的构造呢”

虽说是面向儿童的,但却意外地有高度的构造呢。


我按照老师说的,把玻璃球卡在瓶子凹进去的部分,这回有冰凉的液体流进了口中。

在嘴里起着泡泡,有一种很不可思议的感觉。

这个……


“……好喝”


“你喜欢么?”

“没、没有。这是面向小孩子的味道呢。对我来说有些太甜了”

“嘿——”

因为面向儿童的饮料而兴奋什么的真是羞耻。

我把心情冷静下来,用舌头舔舐着嘴里的甜味。

这个是砂糖和葡萄糖么?

即使这样也依旧不够,我立刻把瓶子里的液体全部都喝完了。

这就是柠檬汽水……。

之前完全不知道。竟然是这么好喝的东西么。


我突然感受到身旁老师的视线。


“……请问怎么了?”

“你还真是可爱啊”

“可爱……!?”

“小的时候,你都喝了些什么?没有果汁之类的么?”

“橙汁曾经经常喝,但家里从没有过碳酸饮料”

“唔嗯——。你对庙会的事也不是很清楚呢。怪不得连喝柠檬汽水的方法也不知道呢”

是不是无语了呢。

对我的无知。


“老师什么都知道呢。我深刻地体会到自己的无知了”

“只是个柠檬汽水而已也太小题大做了吧。那只是成长环境的不同吧。不知道也不会有困扰啊”

“但是,一般都会知道的吧?我是……怎么说呢,和老师在一起的话就会感受到自己的视野有多么的渺小。之前我一直都是无视着周围而生活着的这件事”

小的时候我只知道家里的事。

长大之后的现在我只是考虑着复仇生活着。

我就是这样缩小着自己的视野生活着的。

柠檬汽水的香甜。被打上天的烟花的美景。庙会的乐趣。

我之前什么都不知道。

“嘛,也没关系啊。那就是你的生存方式吧。也并没有必要像别人一样生活啊。不知道也是一种价值吧”

“价值……么”

“虽然我觉得这样不知道的你也很可爱,我很喜欢啊”

“我并不喜欢”

“是是。嘛,如果是你不知道但我知道的事,我随时都会教你的。手把手地”

“用嘴就行了”


“诶,什么,亲嘴就可以么?”


“我并没有说那种事”







“博士”


“哦呀,杰诺斯,突然怎么了?身体上有哪里出现异常了么?”

“不,并不是那样的……”

“那么,到底怎么了呢?”

“并没有事情”

“……哈?”

“没有事的话我就不能来么?”

“才没有那回事啊。你能来我很高兴啊。谢谢”

“……那就太好了”

“不过,之前明明只有修理的时候才会来,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发生什么了么?”

“不,什么都没有……那个,我来干些什么吧?”

“干什么?”

“换电灯泡之类的……”

“电灯泡?电灯泡的话有作业用机器人在帮着换呢”

“是这样么……”

“对了,我去给你倒茶吧”

“那个请让我来做!博士请坐在这里等着!”


“……真的怎么了,你啊”







8.

“我喜欢你呢”


“……请问刚刚那是自言自语么?”

“不——是。我在跟你说”

“是这样么。那么,今天的回应也是一样的。我并不喜欢您”

“是么”

“老师您……”

“恩?”


“不会变的讨厌么?

被这样不断地拒绝。

难道一般不是被拒绝了一次就放弃么?


为什么对我那么执着呢。

我明明没有那种价值。

我不知道说什么而沉默下来的时候,老师的手摸上了我的脸颊。


“怎么了?”

老师温柔的声音让我听着很痛苦。

“您不停下来么?我不想再对老师说更过分的话了”

“过分的话?”

“不喜欢您……这种”

“啊——我不是说了我并不在意么”

“您是认真的么?被我这么说也什么都感觉不到么?”

被我怎么想都没关系。

是这么一回事么。

我的事情什么的……

“因为,你啊……”

“我?”

“……没什么。总之呢,我没有在意所以你也什么都不用担心就好了”

“哈啊”

“但我也不是什么都没有期待啊。不要误会了。从一开始我就做好长期战的觉悟了,我只是不在意没能立刻收到好的回应而已”

“长期战……”

“嘛,毕竟我克服了三年艰难的训练呢。不管什么是都在于坚持呢”

“老师难道准备继续三年么?”

“……说不准呢。那都要看你了吧”

“看我……么?”


那是说您觉得我会在那之前就离开呢……。






9.

“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


“请问那个箱子是什么?”

我的视线不由地看着从外面回来的老师手里抱着的纸箱子。

“柠檬汽水”

柠檬汽水?

“为什么……”

“这之前久违地喝了一次之后就上瘾了呢。我看到超市在按箱子卖就冲动地买了一箱。因为有很多,你也要帮我喝点啊”

“是这样么。那就没办法了呢。那就让我协助您吧”

为了掩盖自己有些高兴的声音,我把精神集中在眼前正在叠的衣服上。

“因为有点温和了,先冰镇一下再喝吧”

“啊……!”

我想要阻止老师把箱子带出客厅而不由自主地伸出手。

“现在要喝么?”

“不、不是。我怎样都可以”

慌张地把手收回。

“毕竟已经买了,那现在就喝吧。我去打开,等我一会儿”

这么说着,老师拿着一瓶柠檬汽水走进厨房。


过了一会从水池传来肥皂泡摩擦的声音,然后老师拿着柠檬汽水回来了。


“给你”

“……非常感谢”


我把老师递过来的柠檬汽水事不容缓地放到嘴边,像是恋爱一样的甜味在口中散开。

好甜。

很好喝。

我不由自主地放松嘴角。


……是什么呢。

我从身旁感到一股无法忽视的视线。


“呐,据说翠鸟在对雌性求爱的时候会献给雌性食物呢”

“是求爱给饵呢。雌性接受食物的话就是回应求爱了……”

……恩?


“这、这个不是那个意思!”

“嘿——”


我逃避着坏笑着的老师的视线,转过身去。

把柠檬汽水的瓶子倾斜的时候,里面的玻璃球发出嘎啦一声。







10.

我在客厅写着笔记的时候,刚洗完澡的老师拿着对一个人来说分量太大了的装满冰淇淋的大碗回来了。


“老师,吃那么多冰凉的食物的话会把肚子搞坏的”

“啊啊。所以要和你一起吃”

“是这样么。那么,我去拿盘子……”

“不需要——。把笔记收一下”

我按照老师说的把笔记收好,老师就在桌子中间放下了装着冰激凌的碗和一个勺子。


“从现在开始玩石头剪刀布赢了的人吃一口冰淇淋。知道了?”


“普通地在盘子里分一下不是更好……”

“那样的话不就太无聊了么。我想一边玩游戏一边吃啊。来,要开始石头剪刀布了”

“哈啊”

“石头剪刀……布!”


没有办法我只能配合着老师的声音伸出握着的拳头。

老师是布。


“好耶!是我赢了!我开动了——”

老师这么说完,开心地舀了一勺冰淇淋放进嘴里。


“好吃!”

“真是太好了呢”

看着老师享受地鼓着脸颊的样子,我的胸口内侧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好了,接着来啊。石头剪刀……”




老师羡慕地看着赢了石头剪刀布然后吃着冰淇淋的我。

这样的话,明明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把全部占为己有就好了。

在那之后玩了5次,而且5次全部都是我赢,我稍微感到有点抱歉。

有老师那样的动态视力的话,看到我的手再改变自己的手这种事应该也是能做到的。

老师真是认真呢,我一边这么呆呆地想着一边品尝着嘴里的冰淇淋。

不过,通过这5次我大概了解老师出手的规律了。

从下次开始应该会顺利进行了吧。




“……是老师赢了呢”

老师紧紧盯着我的手。

……露馅了么。

我姑且还伪装了一下让自己看起来像是要赢的样子,还是太做作了么?

“你啊……”

“是?”

“……不,没什么”

老师这么说着,舀了一勺冰淇淋。

“那个……这是?”

但是,勺子不知为何却不是向老师面前,而是送到了我的嘴边。

“把嘴张开”

“哈?那个……赢了的人不是老师么?”

“听我的话”

“……”

“啊——我不会说什么求爱之类的”

在我犹豫着张不张嘴的时候,老师说道。

我胆怯地张开嘴,勺子就被松了进来。

我就这样把勺子咬住。

很凉而且很甜。


“好吃么?”

“……是”

“是么。现在要改变规则了。我赢了的话就是你吃。你赢了的话就是我吃。明白了?”

“哈啊”

为什么反过来?

嘛,比起想着要怎么输,还是反过来更轻松吧。


“那,开始了。石头剪刀……布!”

我急忙计算下一次的出手然后伸出了握着的拳头。

老师出的是……

布。

……啊勒?


“老师”

“恩?”

“您作弊了吧?”


“……露馅了么”







11.

“你啊,在干什么呢?”


“我在用变旧的毛巾做成抹布”

“嘿——”

老师在我旁边坐下,很感兴趣地看着我的手上。

“您就算看着也不会有趣哦”

“才没那种事。我正在想,以前我妈就是这样缝带去学校的抹布呢。让人怀念呢”

“是这样么”

我把视线集中在手中的针,回答道。

“你家里没有过那种事么?”

“我的母亲对缝纫并不是那么擅长……”

“嘿——”

“我很喜欢母亲漂亮的手。所以,就觉得如果那双手会受伤的话那我还不如不要抹布……所以就拒绝了。而且买的比较好看。然后母亲的表情就变得很遗憾的样子。现在想起来,我对母亲做了很过分的事呢”


“是我的话就会想要呢”


“诶?”

“我想要满是伤痕的手做出来的东西。因为那也意味着对方就是那么在乎我而做出来的吧。然后,收到的话我就会一直很珍惜”

“……是这样么。我不是很明白”

我不想要。

我并没有期待着那种事。

“咱们没办法互相理解呢”

“……是这样呢”

总感觉被老师划分了接线似的,胸口感到很痛苦。

“不过,就是因为这样才有在一起的意义呢”

“是那么一回事么?”

“啊啊”

“是这样……么”

不是很明白。

难道不是想和互相理解的人在一起么。

我把缝好之后的先卷到针上。

扯着针把线打好结,然后用牙把剩余的线咬断。


“总觉得用牙把线切断好色呢”

“……”

“诶?喂,别被我吓到啊”

“……”


“……总觉得抱歉了啊”







12.

“真是的,拔杂草之后事找失物什么的这是在开玩笑么?”


从身后能听到老师模糊的声音。

被协会委托找失物,两个人分头在河滩上已经拨着草坪找了一个小时。

太阳也开始西落,气温也开始变凉了。

太阳完全落下的话就会很难找了吧。


“总觉得跟我想成为的英雄有点不一样……”

“丢失的胸针好像是生日的时候从孙子那里收到的很珍贵的东西呢”

我回想起协会的重要人物的母亲说过的话。

“……所以?”

“因为是充满回忆的物品所以希望一定要找到”

“唔嗯——”

身后拨开草坪的声音再次开始响起来。

我能感觉到本已停止动作的老师突然开始认真地面向草坪,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如果是那么重要的东西的话,为了防止丢失,明明一直放在家里就好了”

“正因为是重要的东西,所以才想随时带在身边吧”

小时候的记忆朦胧地在脑内闪过。

“是那样么”

“老师难道没有么?想一直带着的重要的东西”

“不知道呢——。我,到现在为止从没有对物品或人执着过”

“是这样么……”

不管拨开草坪多少次还是找不到目标的物品。




…………恩?


不,一定是错觉。

老师并不是带着那么深的意义说的。

不要误会了。


“……只有你”


“诶?”

我惊讶地向身后转去,然后撞上了老师笔直地看着我的视线。

“如果我这么说你要怎么做?”

老师看着我轻轻一笑。

“请、请不要戏弄我!”

我急忙把视线转回草坪上之后,从背后听到了小声的嘟哝。




“果然很沉重啊——”







13.

我洗完餐具回到客厅的时候,老师正把阳台的落地窗开着仰望着天空。


“你也过来啊”


我在坐在床边伸出脚摇晃着的老师身边,抬头看向天空。

“一朵云也没有,是个上月的好日子呢”

“是吧。好漂亮呢”

老师摇晃着啤酒罐。

“您在喝酒么?真少见呢”

“嘛,偶尔而已。说到月亮就要配上酒吧”

“赏月酒……是么”

“你也喝么?已经二十岁了吧”

“不,我就喝这个了”

说完,我把先前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柠檬汽水给老师看了之后,老师笑了起来。

“噢——你也终于要对我的求爱……”

“不是的”

“切”

老师在头顶把手交叉然后就那样躺了下去。


“风好舒服啊”

“说的是呢”

吹到脸上的风让我舒服地眯起眼睛。


好安静。

我发呆地看着黑暗中漂浮着的月亮。

鬼城化的街道被寂静包围,简直就像是世界上只剩下两个人了的感觉……之类的,像是小说的一部分似的。

说起来,以前读过的小说里好像也有过这种场面。

确实是一种传染病在蔓延,城镇里变得只有少年和少女两个人的故事。

在没有任何人的街道上,少年和少女每天都开心的生活着。

那个故事的最后变成什么样了呢。

确实是…………对了。

其实少年已经感染了传染病,然后把少女留下,去世了。

少女被一个人留下了。这样一个结尾。


世界里只有一个人。


我放在地上的手突然被抓住。

然后就被拉过去,等发觉的时候我已经倒在老师的胸脯上了。

虽然我试图撑着手坐起来,但却因为绕过背后的双臂而无法动弹。


“老师,那个……”

“这只是友好的拥抱而已”

友好……。

“是……这样么”

我放弃挣扎,把脸靠近老师胸膛,然后听到了心跳的声音。

有种冷静下来的感觉是为什么呢。


是不是因为有老师在这里的实感呢。







14.

雨停了呢。

抬头看向天空可以看到云间照射出的阳光。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


远处传来小孩哭泣的喊声。

我靠着废墟,发呆地听着那个声音。

虽然在小孩被袭击之前想办法把怪人打倒了,但这孩子的双亲到底在哪里呢。

虽然想靠近小孩,但因为神经系统发生异常所以我暂时无法移动手脚。


“爸爸!妈妈!”

小孩高兴的声音传过来。

那视线的前方能看到小孩向一对男女跑去的身影。


太好了。双亲也没事么。


小孩就直接跑向双亲,然后被父亲紧紧抱住。

我静静地看着三人像是确认各自的平安一样紧紧地抱在一起之后,向远方走远了。


爸爸,妈妈……么。


你们在哪里呢。


不在任何地方了。


已经……不在了。


……不行。不要想了。

我把眼睛闭上对自己说道。


什么也不要想。

只要向前走就行了。

不会向后看。

什么都不会想。

什么都不去感觉。

已经不会…………再想要什么了。







“哟。看来你把怪人打倒了啊”


听到熟悉的声音睁开眼睛之后,视野里映照出老师向我微笑的身影。

“……是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无法与老师对上视线,把眼睛移开。

“是有哪里坏了不能动么?”

“神经系统好像有异常,但稍微等一会儿的话就会修复了”

“是么”

老师的手抚上我的脸颊。

先前在战斗中人工皮肤被剥开,暴露出来的金属部分被轻轻地抚摸着。


“请不要像是摸破坏的物品一样抚摸我”

“因为你不是坏了么”

“我说的不是这个……”

“什么啊?”

“……不,什么都没有”

总觉得刻意纠正也变得有点蠢,我沉默下来。


“我喜欢你”

突然从头顶传来轻轻说话的声音。


“请不要……这样了”

“为什么?”

“再这样继续也不会有任何变化的”

“那种事谁也不知……”

“知道的!!我不会喜欢上任何人的,绝对!!”

我把头抬起来激动地喊出来,老师露出了很无奈的表情。

“你……用那种方式活着就行了么?”

“这样就行了。请不要再理会我了。拜托您像之前一样把我作为弟子对待。拜托……您了……”

我的声音颤抖着,无法正常发声。

“……”

“非常抱歉,跟您说话的口气这么嚣张“

“不,有想说的话说出来就好了。如果讨厌我的话就说出来……”

“我并不讨厌您”

只是,被老师温柔对待让我很痛苦。

被温柔对待的话会让我想要依靠您。

一旦依靠过一次之后,我有种再也不能独立一个人的感觉让我很害怕。

很害怕。害怕得不得了。

“别哭啊……”

您在说什么……

脸颊上有水的触感。

“不是的。这是因为刚刚下的雨……”

只是落在头发上的雨滴掉到脸上而已。

我没有流泪这种机能。

连解开这个误会的时间都没有,我的头就被抱紧了。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刚刚的亲子拥抱的画面。


好温暖。

温暖,又可怕……


“……请不要这样。请不要温柔地对待我”


“不可能啊。因为对喜欢的人就是想要温柔对待吧”


然后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发让我变得无话可说了。







15.

“好了,这样大部分的修理就结束了。你想回去也可以了”


我听到博士的声音,睁开眼睛。

我在修理台上坐起来,确认着手脚的感觉。

起身活动看来确实没问题了。

“但是,精细部件的修理还没有……”

“那些等你回去之后自己也能干吧”

“不,请务必在这里修理。在修好之前我是不会回去的”

听到我说的话,博士睁大双眼。

“怎么了?往常的话明明都是硬撑着也要立刻回去的啊。难道是和埼玉君吵架了么?”

“……没有。不是的”

现在还不想回去。

回去之后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老师才好。

“是么……。嘛,偶尔也放松一点吧”

“非常感谢,博士”


我想要多一点的时间。

直到我能像以前一样接触老师为止。







16.

“真的要这么做么?”

“是的。拜托您了。我只能这么做了。只能这样……”

“但是啊,你有你自己的人生。这是需要让你白白断送自己的未来也要完成的事情么?”

“是的。我只能这么做了。我没有其他的选择”

“你是不会从复仇中得到任何东西的”

“即使那样也没关系。只要能报仇,我就满足了”

“对你而言真的只有那样了么?”

“是的”

“是么……”

“拜托您了”

“那么,跟我做一个约定吧”

“什么约定?”

“如果,有一天你有了重要的人,那时就停止复仇换回肉身,和那个对象相依相伴地活下去。为了这个我会把你的肉体在自理冷冻保存起来的”

“……我知道了。但是,那个时候是绝对不会来的。我是不会喜欢上任何人的。对我来说复仇就是一切。这之前也是,这之后也是。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是么……”







那之后已经过了5年了么……


在这里舍弃肉身之后已经过了那么长时间了么。

在黑暗之中,我盯着自己的手。


『对你而言真的只有那样了么?』


没错。我只有复仇而已。

不管是现在还是过去都没变过。

而且这之后也。


我只要有复仇就好了。

只要有这个就不需要其他的了。

除了这个以外我什么都不期望。

我明明想一直这样。

重要的东西什么的已经不需要了。

不想喜欢上谁。

绝对。




我在修理台上抱着膝盖,静静地等着日出的到来。







17.

“哟,感觉怎么样?”


“老师……”

我察觉到进到房间里的老师的身影,急忙坐起来刚要从修理台上下来,老师就伸出手表示我这样待着就好。


“我以为你很快就会回来,但意外地很花时间呢”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坐在修理台旁边椅子上的老师的脸。

时隔3天见到的老师没有任何变化。

然而只有我变得不能像之前一样了。

看着老师,让我的胸口深处感到像是有某种沉重的东西在旋转一样无法忍耐的心情。


“其实内部的损伤比想象中还要严重,所以好像还会花一点时间”

“……是么”


骗人的。

我正在对老师撒谎。


“家里没问题么?”

“啊啊。什么问题都……不,有问题”

“诶?”

“饭不好吃。我想能早点吃到你做的饭”

“是……这样么”

我无法直视着老师的视线,低下头。

“快点回来吧”

“……是。修理结束的话”

胸口深处很痛苦。


“呐,你,对我……”


老师说的话被打断。

我花费了一段时间才发现那是因为他的嘴被自己的手遮住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做这种事。

老师惊讶地看着我的脸。

说点什么。一定要说点什么。

“老师,博士很快就会来了”

遮住嘴的手被抓住,然后我的身体被站起来的老师拉了过去。


“老师!?”

“所以?博士要来了所以怎样?”

“博、博士要来了所以……”

脑内无法正常思考。

说点什么。一定要说点什么。

“我喜欢你”

耳边传来喃喃细语。

不想听。

希望他能停下。

“我……并不喜欢您”

不喜欢。

不喜欢。

“唔嗯——”

“请把我……放开”

我艰难地说出口之后,从大脑深处传来一个声音。


骗人的。


希望您不要松手。







18.

“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还不回埼玉君身边没关系么?”

“……是的”

“准备就这样永远不回去了么?”

“在自己的感情整理好之前”

“感情的整理?”

“这样下去的话我会变得不行的。所以,为了不变成那样,我想整理一下感情”

“……杰诺斯,还记得你拜托我想成为改造人的时候,我对你说过的话么?”

“当然”

“让我把那些话撤回吧。我说那些话并不是想要束缚你。我只是,不想让你看着过去,而是看向未来而已……”

“撤回?请问这是为什么?我的心情没有改变。就算现在我也只有复仇而已”

“真的是那样么”

“那是……”

“我做错了。我本想强硬地把你换回肉体,让你望你复仇。我以为不这么做的话你就会变得不行了。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

“您到底在说什么……”

“如果是现在的你,我完全不担心。你已经和5年前不一样了”

“……”


“我不论何时都在为你的幸福祈祷哦”







19.

“我喜欢你”


和到研究所迎接我的老师一起往家走的时候,从身旁传来老师的声音。


“我……”

要怎么做才好。

已经不会被换回肉体了。

即使这样也要拒绝么。

不,必须要拒绝。

为什么……。

因为不喜欢。

不喜欢……。

……骗人的。


“还有拒绝的理由么?”

“老师,您为什么会知道……难道说是博士对您说了什么?”

“撒,为什么呢”

老师在我身边露出坏笑。

“为什么……”

“已经没有理由了吧?这样的话,接受我的求爱不就好了?“

“……”

“因为你也喜欢我吧?”

“……”

不是的。

虽然想这么说但嘴却动不了。

“光是看着就明白了。你的眼睛就像是在说喜欢我喜欢我喜欢得不得了呢”

“才没有……那种事”

“但是,你喜欢我是没错的吧”

“……”

“还在烦恼什么?还有什么其他的事么”

“那是……”

“你不管什么事都想得太多了啊。更直率地遵照自己的感情活着不就好了么”

“……”

“直到没法思考为止,试着和我一起变得黏糊糊又乱七八糟的吧”

“黏糊……?”

“你和我的话一定会很开心的”

“开心……”

“所以,刚才的回答是?”

“我……”


喉咙被堵住。


“并不……喜欢您”







20.

我呆呆地盯着黑暗的前方。

虽然试着活动平躺着的身体,但胳膊和腿因为先前的战斗而严重损伤所以根本无法动弹。

虽然把怪人打倒了是好的,但我却被那时的冲击困在了废墟之中。

在狭窄的废墟缝隙间,我一边为无法活动的身体烦恼,一边隐约地发现自己现在所处的状况有些危险。

被困在这里之后到底过了多长时间了呢。

氧气的浓度也变得相当低了。

直到刚才为止我还大声地求助来着,但因为不想浪费更多的氧气所以停下了。

虽然体内存储的氧气还有一些,但就算是机械的身体如果运向脑部的氧气供给停下的话还是无法避免死亡。

这样下去我会死。

死亡是怎样一种感觉呢。

回归虚无。

溶进黑暗再也回不来。

再也见不到。

任何人。


爸爸,妈妈……。

虽然听说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会看到走马灯,但看来有机械身体的自己是看不见的。

我会就这样,只注视着黑暗死去么。


从废墟上剥落的碎片掉到脸上。

我突然想起那只手触摸伤口时的温暖。

轻轻地,而且温柔地抚摸的那只手的温暖。

这样死去的话就不会被触碰了。

再也不会。


我不要那样。


想见您。


“老师……”




碎片一个接一个地落到脸上。

是在微弱地震动么?

有什么声音。

是什么呢。


突然从废墟的缝隙间照进强烈的光线,我被晃得闭上眼睛。

能听到瓦砾缓慢移动的声音。

我微微睁开眼睛,在被打开的洞外面,能看到一个背光的人影。


“老师……”


因为逆光,无法清楚看到老师的脸。

强大的力量抓住我的肩,然后我的身体就直接被拉了起来,被抱紧了。


“老师,那个……”


虽然我叫着老师,但却得不到任何回应,老师只是紧紧地把我抱住。

越过老师的肩看到的阳光很耀眼。


我把脸靠到老师的肩上之后察觉到了微微的颤抖。


“老师……”


虽然我再次叫着老师,老师依旧沉默着不说一句话。

代替回答的是绕过后背的胳膊的力量加重了。


被大力地抱紧虽然让我感到有些憋闷,但我也同时因为无法活动胳臂而感到可惜。

如果能活动胳膊的话就能抱回去了。

想要把他抱紧。


可爱。

让人怜爱。


非常让人怜爱。


我无可救药地怜爱着老师。







21.

睁开眼睛后,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这里是……

对了。

结束修理之后从研究所回来的时候,因为老师不在,我就为了减少能源的消费而横躺在客厅里进入了睡眠模式。


能听到轻微的呼吸声。

我看向身旁发现在我旁边熟睡的老师的身影。


到底什么时候……。


我伸出右手轻轻触摸他的脸颊,指尖感受到了热度。


就在这里。


在这里……


看着那安稳的睡颜,我的胸口深处热了起来。

为什么这么的……


不,其实我已经发现了。

只是,我很害怕……如果不假装没发现的话我就会变得不像自己了。

如果认同了这个感觉,我就会察觉到一直压抑住的感情了。


我并不想察觉到。

自己是孤独的这件事。

我其实很寂寞这件事。

我很想一直都不会察觉到。

只考虑着复仇的话,明明就能一直忘记了。

如果会感到这么孤独的话,我并不想去喜欢上谁。

一旦拥有了,就一定要害怕着失去地活下去。

再次承担那种疼痛对我来说实在是无法忍耐。


但是,已经不行了。

因为我是如此地爱他。

我已经无法一个人活下去了。

因为知道了老师的温暖。

已经……


从老师嘴里发出轻微的哼声,我收回触碰着脸颊的手。

老师的眼皮颤动着。

我静静地等着那双眼睁开的瞬间。


“啊——早。你醒了啊”

“是。老师是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嗯——什么时候呢。不太记得了呢——”

“是这样么……”


老师的手轻轻摸着我的脸颊。


“没事真是太好了”

老师的眼睛温柔地眯起来。

我会想起在废墟中,那把我的身体紧紧抱住的双臂的力量。


“老师”

“恩?”


“我喜欢老师”


“你……”

我笔直地看着老师这么传达之后能清楚的感觉到老师停止了呼吸。


“我喜欢您”


会不会认为太迟了呢。

明明至今为止都狠狠拒绝了。


“是么”

“老师……”


我正说话的途中被堵住了双唇。

在我惊讶地僵住的时候,嘴唇又慢慢地离开然后再次被封上了。

只有嘴唇互相触碰的细小的声音在室内回响着。


“老……那个……”


我试图在嘴唇松开的瞬间继续说话,但又再次被堵上,无法说出完整的句子。

互相触碰的嘴唇上的热度渐渐被带走。

我呆然地看着那不断触碰又离开的嘴唇。


然后嘴唇突然在将要触碰到一起之前停了下来。


“今天的晚饭吃什么呢”

“……哈?”

“不,所以说晚饭啊”

为什么现在,要说晚饭的话题?

“那就吃鸡蛋盖饭吧”

“诶?真的假的?只有鸡蛋么?”

我看着老师的嘴角变僵硬,终于笑了出来。

“……开玩笑的。我会认真做的。因为有白菜,那就做白菜炒鸡蛋吧”

“噢!白菜么。不错啊”

老师开心地笑了。

接着把我的身体拉过去,再次把我的双唇堵了起来。

在间隙说着明天的天气之类的没有重点的话题然后把嘴唇再次重叠。

经过无数次的重叠,我一边感到嘴唇上的感觉渐渐消失,心里一边被渐渐填满。




我忽然发现不知不觉间,房间里已经开始变暗了。

已经是晚上了么……。


“老师”

“恩?”

下唇被软软地咬了一下,有一种甘甜的酥麻感在我的身体里游走。


“不想变得黏糊糊又乱七八糟么?”

“不错啊,那个”

老师这么说完,一边笑着一边起身覆盖在我身上。

我把胳膊绕过他的脖子。

因为想要更加靠近而加重力度之后,我就被更紧地抱住了。


“老师,如果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呢”


“啊啊,说的是呢”

把这样微笑的老师的身影烙印在脑海里吧。




永远什么的在这个世上并不存在。

总有一天失去这个温暖的日子一定会到来。

我只能畏惧着那一天而活下去。




但是,


即使这样也无所谓




如果能在这里,像这样把你抱紧的话




现在只有这样就好







END




miyabi教(又:miyabi太太脑残粉俱乐部)欢迎你的加入(噗


一万八→一万五……这回四舍五入之后字数也是原文的80%……

好神奇……每次翻出来真的基本上都是80%……这是为啥呢?w


社员杰让我休息一个星期再开始翻的()

最近每周都在为埼杰60分的小说苦恼……肝有点不够用了()

评论(7)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