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眼镜

社员杰诺斯系列5(P站搬运渣翻)

& 埼杰

& 兴趣使然渣翻。无授权。请勿转出谢谢。

& 请叫我有求必应的神灯(x)这回是真的w

& 我竟然半个下午+晚上就翻完了……

& 这章看完要是有人没爆炸,我就……就……给他一朵fa!()(干嘛,我没钱!w)

→原文←

(1)…… (3.5) (4)







社员杰诺斯系列5


英雄协会的圣诞派对与社员杰诺斯的故事

by miyabi

【因为是圣诞节的故事,所以试着以比平常要甜为目标写了,但是嗯——,结果怎么样呢(^_^;)】







1.

“老师,请亲我。”


“………哈?”


“请给我…亲吻…能否请您与我接吻呢?请给我恩惠…?”

“不,这不是说法的问题。而且最后那句也很奇怪吧。”

“请问不行么?”

“…对你来说还太早了。”

“哈!?感情相通又牵过手的下一个阶段我认为就是亲吻了,但在那之前还有一个阶段啊!我会在下次之前调查清楚的!!”

“…我在说的就是你那种地方对这种事还是太早了啊。”

“才没有那种事!我的话不管什么时候都没问题!”

“那你都预想到什么阶段了才这么说的?就连舌头也?”

“阶段?舌头…?”

“……呐,为什么你总是能一点都不调查就说出那种话啊!?”

“诶!?那、那个…?”

“杰诺斯,手伸出来。”

“是、是。”

“…怎么样?”

“非常温暖。”

“是么。我也觉得很温暖。现在这样就足够了吧。”

“说的也是呢。…老师。”

“恩?”

“能和老师在一起我非常幸福。”

“…是么。我也…怎么说呢…那个…能和你在一起…”

“怎么样呢?”

“…什么都没有。”

“老师,请好好说出来!怎么样呢!?”

“啊——!什么都没有——!别在意了!!”

“老师!…







“杰诺斯,我回来了哦。”




我猛地恢复意识看到眼前的电脑,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在办公室这件事。

又失去意识了么…。


“怎么了?”

“…不。您辛苦了。”

回答了上司有些担心的声音,我为了不让上司发现,偷偷地叹了一口气。


我明明以为最近已经不会在工作的时候失去意识了…。


“你最近脸色不好呢。好好睡觉了么?”

“…是。”

“…睡不着吧。身体不好么?”

“不是那样的…因为我…做梦了。”

“梦?做噩梦了么?”

“不…”


如果是恶梦就好了。


我做梦了。

老师和我总是开心地一起生活的梦。

两个人像是恋人似的互相依靠,虽然知道是不可能的,但在看着那个梦的时候我还是会感到幸福得无可救药。

相反的,醒来之后的丧失感让我的胸口痛到憋闷,无法忍耐。

所以我不想睡着。


“觉得难受的话就随时早退吧。在变得像上次倒下之前。”

“前几天真的是非常抱歉。”


在工作的时候因为发烧而倒下,真的是不应该有的失态。

那天虽然从早上开始就感觉有些无力,但我不应该想着应该没关系就逞强了。

连自己的健康管理都做不到,作为社会人太失格了。


“下次注意着就没关系了。”

“连医生都帮我安排了,真是非常感谢。看样子是有人把倒下的我带回了房间呢。”

“那个是……你没听说么?”

“请问是什么事?”

“把你带回去的是你的『老师』哦。”

“老师他…”

为什么…。

“对了。你明天…”







2.

“库赛诺博士好久不见。”


“噢噢,杰诺斯么。好久不见啊。我很想你呢。我看看,稍微长大一点了?”

我向正在进行组装工作的博士问好,博士就开心地用笑容迎接了来到研究所的我。

“只是半年多一点而已不会长那么多的。”

我苦笑着回答道。

博士中断了手里的作业,把我带到不远的桌边让我坐下。


“工作怎么样?”

“终于变得习惯了。”

“不辛苦么?”

“每天能做很多各种各样的事情我很开心。”

“是么。太好了呢。”

看着我把倒好的茶吹凉喝掉,博士微微眯起了眼睛。

“对了。博士,这个。”

我这么说完从包里把包装好的礼物拿出来交给了博士。

“这个是…给我的?”

“是的。因为我拿到了奖金。这是平常受您照顾的谢礼。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给我的…。谢谢,杰诺斯。我没有孩子。所以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亲儿子一样。有你这么温柔的儿子我真的好幸福啊。”

“博士…非常感谢。”


回到肉体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失去了最近的记忆的我不安得不得了。

即使这样我还能保持冷静,全都多亏了博士。

用温柔的视线注视着我的博士的存在,成为了我平时心里的依靠。

对我来说博士是…


“我也把博士当做是父亲一样。”

“…谢谢,杰诺斯。”

和博士说着话,总觉得有种很温暖的心情。

多亏了博士,我感觉最近忧郁的心情晴朗了起来。


『明天请个假,去见见熟人怎么样?一定能转换你的心情哦。』


按照上司说的请了假真是太好了。

多亏了那个人。

假期结束后去道谢吧。




“这之后你还会去见埼玉君吧?”


“那个…。”

那个名字突然被提起,让我措手不及地动摇了。

“…出了什么事么?”

“我对老师…说了很失礼的话。我认为他一定在生我的气。”

“埼玉君么?他的话没问题的。坦率道歉的话他一定会原谅你的。说到底他真的在生气么?我不认为他会真的生你的气呢。”

“但是…”

“你想怎么做呢?你不想跟埼玉君和好么?”

“那是…”

“你想在埼玉身边对吧?”

“…我也不是很明白。如果会变成老师的麻烦的话,我有时也会觉得不在他的身边比较好。”

“你不管什么事都想得太多了。偶尔也试着什么都不想就行动吧。那样的话,你也一定能察觉自己真正的心情。”

“什么都不想…么?”

“没错。因为你还年轻,总之去试着做就好了。可能会意外地很顺利呢。如果失败的话,就那时在思考就行了。”

“是那样的么…。”

“凡事都想得太多可不好啊。”

“…我知道了。”

什么都不想…么。

我能做到么…。







3.

“老师,前些日子的事情我调查好了。”

“前些日子?什么事来着?”

“舌头的事。”

“舌头…舌……舌头?舌头难道说是…”

“老师,我的口内是忠实地按照人类的口内做出来的,所以做那种事情也完全没问题。”

“…啊啊,是么。”

“来,请吧。”

“不,说请吧这很奇怪啊。那种事情要更有点气氛…”

“的确,说起理想的亲吻情景,就一定是能看到夜景的房间或是摩天轮里呢。”

“…你,都查了什么?”

“那样的话,现在就立刻去游乐场坐摩天轮吧!”

“不不不。太奇怪了吧!为什么为了亲嘴就非得要去游乐场啊!”

“…不行么?”

“…就算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也是不行啊。我想在家里无所事事啊。那种人多的地方我可不会去啊。”

“…是这样么。那么就没办法了呢…。真遗憾。”

“…唔。让我良心有愧也是没用的啊。我是不会去的。”

“是…。”

“…。”

“…。”

“…………哈啊。知道了。下次带你去总行了吧。”

“真的么!?我会期待着的!”

“啊啊。”

“和老师第一次的约会呢。我很期待!”

“男性两个人在游乐园么…。嘛,算了。”

“您不喜欢游乐园么?那样的话,其他的地方我也不介意。”

“诶?”

“我如果能与老师外出的话不管是哪里都没关系。新建的『喵喵Land』您觉得怎么样?”

“…不,你啊,本来的目的…”

“约会,好期待呢!!”

“……嘛,你觉得好的话就行吧。”







4.

“您好!这些是这回想要拜托你的会刊。总之先按照这张纸上写着的数字分开吧。然后我会给各个部门送去的。”

“我知道了。”

女性的同事把装满大量会刊的纸箱用推车搬了过来。

“我现在就从推车上把…”

“不,没关系,我会搬下来的。”

“谢谢。那拜托了。”


我把纸箱从推车上搬下来,把箱子打开。

本想立刻就开始工作,我把手伸向会刊,但视线却停在了那一页上。


「S级1位的英雄埼玉与吹雪的热恋暴露…?」


“啊勒,你不知道么?现在是个很热的话题呢。大人物情侣什么的。吹雪虽然是B级1位但人气很高,所以很有话题性呢。”

“这个…是真的么?”

“杰诺斯你不是跟埼玉关系不错么?埼玉什么都没跟你说?”

“不,我什么都没有…”

“是么。埼玉从怪人手下保护吹雪的场面被目击过不少次呢。而且吹雪还经常待在埼玉家里,大家都在说这绝对不会错了。”

“是…这样么。”


老师和吹雪…。


报道上刊登着老师和吹雪并排站着的照片。

的确如果说是般配的话,可能也挺般配的。

两个人作为英雄的人气都异常的高。

大人物情侣…么。


老师已经有吹雪了么。

然而,我却会有那种错觉,真是做了很羞耻的事啊。

老师会生气也不是没理由。

虽然跟老师感觉有些不好见面,但总有一天要认真道歉才行啊。


在我发呆思考这种事的时候,女性同事不知不觉间已经不在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回去的呢。

虽然感觉她有继续说着什么,但我却无法想起那些内容。


对了,把会刊分类吧…







5.

『英雄们眼下正在与在Q市的公园出现的怪人交战中。灾害级别虎。请周围的市民绝对不要靠近现场。英雄们…看来陷入了苦战中啊。』


28,29,30。总务部的三十份。

我把整理好的会刊用皮筋捆好。


『…那是…没来得及逃走的孩子么?现场有孩子的身影!一位英雄前去救援了。那是…B级1位的吹雪。能赶上么…』


48,49,50。宣传部的50份。


『那是…!怪人像是发现孩子的身影了!危险!!!』


23,24,25…


『噢!这时出现的是S级1位的秃头披风!!不愧是S级1位!用一击就把怪人击败了!孩子没事!吹雪平安地保护着孩子!』


31,32…


『看样子怪人被顺利地退治了。避难警报也被解除了。……不过话说回来,秃头披风这回的表现也很优秀呢。在保护孩子的吹雪陷入危机的时候飒爽地出现的身影正所谓是英雄!话说,最近秃头披风斗篷和吹雪的传闻不知道各位知不知道?关于这个传闻请问您是怎么想的呢,甜心假面桑?』


3…三十多少来着…糟糕。搞不清楚了。


『说的也是呢…』


……因为会扰乱注意力,还是把电视关了吧。







6.

“猫,很可爱呢。”

“啊啊,是呢。”

“?请问怎么了?”

“我说啊,你是不是忘了本来的目的啊?”

“本来的…目的……………哈!?”

“不,发觉的也太晚了啊!”

“一、一不小心,因为和老师的约会而忘记了!”

“…啊啊,是么。”

“非常抱歉!那么,现在就去游乐园…”

“不,场景什么的,那种东西就算了。向你要求那种东西的我才是笨蛋。”

“是…这样么…”

“我也并不是对你无语了啊。怎么说呢,我重新想了一下觉得那种东西就算没有也行啊。”

“是这样的么。”

“啊啊。所以把眼睛闭上。”

“眼睛么?”

“是——啊。因为现在就要做。”

“保持睁开就不行么?”

“一般都会闭上吧。”

“是那样么?我明白了。”

“…”

“…”

“…”

“…”

“……呐,为什么不管过多久都不闭眼呢?”

“非、非常抱歉。我因为太紧张…”

“…哈?”

“被老师那超乎想象的庄严的气氛所压制了…。能不能再给我一点时间呢…”

“你啊,不是说了自己什么时候都没问题么!还真亏你能说出舌头怎样怎样的话啊!”

“非、非常抱歉!”

“你、你啊,要让变得起劲的我怎么办啊!?”

“那、那就那个……哈!老师,请把手伸出来!”

“…给。”

“握住也没关系么?”

“…请便——。”

“很幸福呢!”

“…说.的.也.是.呢。”







7.

我抱着资料走进电梯之后,吹雪也进来了。


“诶呀,好久不见。过得还好么?”

“是的。托您的福。要去几层?”

“35层谢谢。”

“是。”

我按下20层和35层的按钮然后电梯门关上了。

只有两个人的空间不知为什么让我感觉很尴尬,我决定盯着现实楼层数字的显示板。


“呐,24日你有空么?”

“24日?那天应该是在协会有圣诞派对…”

“那个我和埼玉都会来的。那之后把King也叫上,预定在埼玉家里开圣诞派对,怎么样?不来么?”

“…”

“我觉得埼玉很想见你呢。”

“派对之后有清理之类的工作所以…非常抱歉。”

“…是么,好遗憾啊。如果能来的话就来啊。我们等着你。”

“失礼了。”

到达目标的楼层后,我这么说着急忙走出电梯。


其实我又派对的事前准备工作,但却没有被拜托之后的清理工作。

即使这样我也觉得我是一定不会去的。

我现在还不想看到老师和吹雪在一起的身影…。







8.

“杰诺斯,准备好了么?”


英雄协会在每年的圣诞节会举办包括英雄,协会的上层人士和政治界人士所聚集的大规模派对。

好像是关系到协会的威信,从一个月前开始职员全体就在为了准备而尽力了。

说起我的工作就只有安排照明系统而已,所以和其他职员不一样,我只需要参加前一天和当天的准备就行了。


“是的。麦克风的线路没有问题。”

“是么。那么,你干到这里就行了。可以去休息了哦。”

“那个,我可以看一看派对的进展么?”

“是呢……进到派对会场里面可能会不太好,不过从后面绕过去上楼的话有个放映室,从那里看的话就没事了。能很好地看到舞台的正面哦。”

“非常感谢。”


我绕到后面走上台阶进到放映室,看到阴暗的房间正中央立着一台放映机。

把那前方的窗帘打开之后,光线隔着玻璃窗照了进来。

从窗户向外看,是俯视舞台的角度,的确看得很清楚。

我眺望着已经开始在会场聚集起来的客人们,老师好像还没有来的样子。

要来的话也是刚好要到时间的时候吧。

离派对开始还有大概10分钟。

我稍微感到有点冷就在地上坐下抱成一团,等着派对的开始。







9.

“…”

“…”

“…呐。”

“哈!?老师,您醒了么!?”

“…不,在身边一直盯着别人的睡颜不管是谁都会醒吧。”

“竟然妨碍老师的睡眠了…真的非常抱歉!”

“不,也没什么。然后,这回你想干什么啊?”

“那、那个、我就是觉得这样看着的话我就会做好心理准备了。”

“准备?什么的?”

“那个、亲…”

“啊——那个啊。你啊,还在意着呢么。”

“明明老师难得地变得起劲了,我却无法回应,真是做了非常抱歉的事。”

“啊——是么。”

“所以,像这样看着老师的睡颜的话就算是一点…哇噗。”

“…好,结束了。”

“…老师,刚刚。”

“亲了呢,刚刚。那么,晚安。”

“老师,请等一下!刚刚,我发出了非常奇怪的声音!”

“…发出了呢。『哇噗』一声,很有趣呢你。”

“所以,我希望能再来一次!请不要算刚刚那个!”

“诶——。已经够了吧。我想睡觉。”

“…是那样么。”

“要一起睡么?”

“可以么?”

“来,到我旁边来。”

“是。……好温暖呢。”

“是吧——?怎么说也是我一直给你暖着呢啊。”

“…老师,我很幸福。”

“是么。”

“…”

“…我也。”

“…”

“…呐,把眼睛闭上。”

“…是。”







『那么接下来要进行S级1位的英雄表彰了。』


我被广播的声音唤回意识,急忙靠近窗户。

我一直所期望的场面终于来了。

派对在不知不觉间貌似已经开始了,我俯瞰着会场能看到很多很多人。


『S级英雄的埼玉大人,请到台上来。』

毫不理会高地位派对的礼仪,老师以往常的帽衫牛仔裤装扮出现在台上。


真像老师呢。

我不由自主地一个人笑出了声。


『接下来是奖杯的交递。』


会场被大声的掌声包围。


我也在房间里一个人送上掌声。


老师。恭喜您。

老师能被这么多人评价,我也很高兴。

…就算老师去了很远的地方。


『恭喜您。那么在这里我想请埼玉大人发表一下感言。埼玉大人拜托您了。』


『啊——大家好。我会把这个放在家里的。虽然超——级突兀。』


『…』


「…」「…」「…」


『那、那么接下来,大家请随意畅谈吧!』




老师从台上下来的时候,突然把视线抬了起来。

我惊讶地不由自主从窗边离开。


对上视线了?

怎么会。

不可能发现吧…。




派对会场的谈笑声在远处回响,我靠着墙壁,抱着膝盖干等着时间的经过。

最后的结尾问候应该也是老师,所以听完那个就回去吧。

意识又开始变得朦胧起来。

就这样睡过去吧。

会不会再次被广播叫醒呢…。


在我想着这些事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我惊讶地看向门的方向,老师灵巧地拿着几个乘着料理的盘子走了进来。


“老…师。”

“哟。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呢?工作?”

“…不。那个…。”

在我犹豫着要说什么的时候,老师一边说着“总觉得这房间好暗啊。”一边在我身边坐下。

“嘛,也行。我拿的吃的有点多,你也吃么?要不就太浪费了。”

三明治,沙拉,意大利面等等装着各种各样料理的盘子被放在地上。

“给。叉子。”

“谢谢。”

虽然接过了老师给的叉子,但我却不是很有食欲。

“你有在好好吃饭么?”

“…是。尽量每天三餐都有在吃。”

“那就行。哦,这个很好吃哦。吃吃看。”

我从老师递过来的盘子里取了一片牛排吃进嘴里。

“怎么样?”

“很好吃。”

说实话,我因为紧张而无法尝出味道,但也附和着回答道。

“是吧——?果然这种地方的料理就是不一样呢。派对什么的虽然很麻烦,不过有这么好吃的料理就没白来呢。”

说完,老师就在旁边高兴地把料理吃掉了。

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老师已经不在意那件事了么。


“那个…”“呐…”


双方的声音重叠了。

“您先请…”

“不。你先说。”

被老师这样催促,实在没办法只能是我先说了。


“前些天在我倒下的时候把我带回房间里,真是非常感谢。”

“啊——那个啊。不用客气啊。”

“我总是给老师添麻烦,真是非常抱歉。以后,我会注意的。”

“我并没有觉得是麻烦啊。”

老师总是很温柔。

虽然我明白那不是只对我才有的东西。

“非常…感谢。”

我可能在内心的某个地方想让老师只对我那样。

就算我知道这样很不知分寸。

所以才像那样出现在梦里么。


“…之前的事抱歉了啊。”


“诶?”

老师突然小声说道。

“我说得太过分了。抱歉。”

我明白了老师指的是之前对我的误会,老师说出的话。

“怎、怎么会!那不是老师的错!是我…都是我说了失礼的话不好。非常抱歉。”

“你并没有错啊。”

“不,是我!”

“不——。你没有错。是我…”

“才没有那种事!是我!”

然后两个人突然停下了。

“总觉得,为这种事情而争吵好蠢啊——。”

老师这么说完,笑着揉了揉我的头。

“…说的也是呢。”




“…老师没有在生气真是太好了。”

“我么?为什么要生气啊。”

“因为我说了失礼的话…。”

“我没生气——。所以你也别躲我…嘛,已经没事了吧。”

“什么事?”

“不,没事。呐,派对之后来我家吧。要把King和吹雪也叫上开圣诞派对呢。虽然我对那种没什么兴趣,但吹雪不知为什么很带劲呢。说是今年吹雪组的圣诞派对是25日,所以24日就把你和大家叫上开个派对呢。”

吹雪…。

我这时想起来了。

没错,老师和吹雪…。

“…我就不去了。”

“诶?为什么?”

“因为有事后清理之类的工作。”

“在那之后来吧。大家估计一晚上都会在。给我联络的话我就会来接你了。”

“不用了。”

“为什么?”

老师直直地盯着我问道。

“那是…。”

不由自主地移开视线。

因为会妨碍到两个人…。

…不,不对。因为我不想看到和吹雪在一起很开心的老师。

只是这样而已。

是我丑陋的嫉妒心…。

“…如果不想来的话,我也不会强迫你。”

虽然我低着头看不到老师的脸,但我知道那一定是很无语的表情。


“那,我差不多要走了。”


等等。

我希望您能够不要走。

我不要像这样分开。

明明好不容易回到了像之前一样的关系。

但是,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

坦率地传达现在的心情什么的,我做不到。

只有老师,我不想被轻蔑。


『偶尔也试着什么都不想就行动吧。那样的话,你也一定能察觉自己真正的心情。』


什么都不想…。

我急忙抓住想要站起来的老师的帽衫。


“喂、喂。怎么…”


老师屈着身惊讶的表情能很近地看到。


我把脸靠近,嘴唇碰到的同时牙齿也被撞到发出声音。




“啊!对不起!那、那个…”


我被自己的行动吓了一跳急忙从老师身边离开。


“那、那个、这个…不是那样的…那个…。”


为什么会做这种事…。

…对了。都是那个梦的错。

都是因为那种梦,我才变得无法区分梦与现实了。


不行。要被老师讨厌了。

已经结束了。


我没有看老师的脸,低下头。

老师沉默了一段时间。


老师在生气。

怎么办。要怎么做…。


“…呐,刚刚为什么亲我了?”


“不…刚刚的是…非常抱歉。”


“为什么?”


“…。”


“…。”


“博、博士他…”


“博士?库赛诺博士他?”


“说我、我想得…太多了…”


“然后?”


“让、让我偶尔也试着什么都不想就行动…。那、那样的话、就能察觉到自己的心情了…。”


我艰难地用颤抖的声音回答完之后,老师又再次陷入了沉默。

果然在生气。

我为什么会做那样的事呢。

真的已经结束了。

不管是什么都完了。

明明好不容易回到了像以前一样的关系。

我真是个笨蛋。

自己把重要的东西破坏了什么的。




“…我知道了。刚刚那个就是你想要做的事对吧。”


“那、那个、非常抱…”


在我说完之前,身体就被推倒后面的墙上,被封住了嘴唇。


在我没有理解发生了什么正在混乱的时候,嘴唇就反复被不同角度地压住。

呆然地凝视着老师的脸,老师的手掌就盖上我的双眼,强硬地让我闭上了眼睛。


在漆黑的视界里,只有嘴唇的触感能够清晰地感觉到。




『接下来,虽然宴会正在接近高潮,但我想在这里进行结尾的问候。』




无法从反复被压住的嘴唇中呼吸,我渐渐感到有些痛苦。

我艰难地发出声音传达出无法呼吸的痛苦之后,嘴唇终于被放开了。

在我急忙呼吸的时候,还没有冷静下来嘴唇再次被封住。




『埼玉大人请上台。』




我把抓着帽衫的手松开,把胳膊绕到了老师脖子后面。

就那样大力搂住老师的脖子之后,老师绕过我腰间的胳膊也加大了力度。




『埼玉大人,您还在么。』




嘴唇分开,我眼角的泪水被吸走。

从额头亲到鼻梁的嘴唇让我焦急地自己把嘴唇贴了上去。

在我张开嘴的时候,可以感觉到老师踌躇了一瞬间。

我像是催促似的紧紧把嘴唇压上去之后,一直所期盼的东西终于进来了。




『埼玉大人!请尽快到台上来!埼玉大人——!!』




…说起来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呢。

嘛,算了。

因为很舒服所以现在什么都不想思考。

好想一直这样下去。







10.

“呀,吹雪氏。”

在派对会场里闲逛的时候,King穿着和平时一样不修边幅的打扮向我搭话了。

埼玉也是King也是,难道就不知道穿衣礼仪这个词么。


“诶呀,King。你也来了啊。”

“恩。我想着这之后大家一起去埼玉氏的家呢。”

这之后计划在埼玉的家里开圣诞派对。

虽然本来的目的大概是无法达成了…。


“吹雪桑,圣诞快乐!”

我回应着叫声转过身,那是一个整齐地穿着正装的可爱小孩。

“诶呀,童帝君。圣诞快乐。”

“非常好看的礼裙呢。很适合你。”

“诶呀,谢谢你。”

比起埼玉和King,这个小孩更习惯接触女性呢。


“那个,吹雪桑,龙卷酱不在么?”

“那个人到到海外去破坏一个超能力研究所了。她的确说了3周不会回来呢。”

“是么。好可惜啊。”

“…我见到她的话会这么跟她传话的。”

“谢谢!”

“不客气。”

“对了对了,吹雪桑恭喜你!两个人的关系我也会支持的!”

“…两个人的关系?”

“祝你们幸福——!回头见!”

留下这样的话,小孩朝气蓬勃地跑远了。




“…呐,那个孩子在说什么事啊?”

“吹雪氏,没有发现么?那个传闻。”

“传闻?”

“埼玉氏和吹雪氏在交往的那个…”


“哈!?”


…哈!?

不好。我竟然在别人面前发出了没品位的声音。

我感觉不妙地看向King,他却好像完全没有在意的样子。


“也被媒体提过不少次了哦。”


难怪我感觉最近吹雪组的大家总是用温暖的视线看着我,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么…。


“难道说,之前,那孩子的样子很奇怪也是因为这个…?”

“那孩子是?”

“杰诺斯啊。我虽然邀请他去埼玉家的圣诞派对,但却被拒绝了。那时总觉得他的样子很奇怪啊。”

难得我想要撮合埼玉和他的关系,连撮合的机会都不给就拒绝了。

明明我也想为那两个人做点什么了。


“杰诺斯氏果然相信了啊。”

“为什么会相信那种毫无根据的传闻…”

“为什么呢?”

“再说了,我和埼玉怎么看都不可能在一起啊!!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恩。我是这么想的。”

“为什么那孩子会相信那种事呢…”

没想到我自己竟然妨碍了两个人啊…。

完全是预想外的事情啊。

“嘛,因为是杰诺斯氏呢。”

“埼玉在哪里!?我马上就直接把误会解开!”


“那个啊,从刚才开始就在找了,但就是找不到…”




『接下来,虽然宴会正在接近高潮,但我想在这里进行结尾的问候。』


“在重要的时候到那里去了啊,那家伙…”




『埼玉大人请上台。』




“恩?”

“诶呀。”




『埼玉大人,您还在么。』




“…那家伙,不想做结束问候而逃走了吧。”

“难道,怎么会…”




『埼玉大人!请尽快到台上来!埼玉大人——!!』




“呐?”

“…看来是呢。埼玉氏…。”







“喂,我是童帝。XX酱?恩,是哦。现在在协会的派对会场呢。难得邀请我了却不能去,抱歉了啊。…恩。…恩。没错。就是那样。你们也在派对玩得开心点哦。”




“圣诞快乐!祝大家也有个美好的圣诞!”







tbc……

(6)




炸了没?炸了没?炸了没??????(期待的眼神↓↓↓


各位,不管你是大触小触还是中触(???),是时候拿起你们的画笔了。

本人一大愿望就是能看到接吻那美到无法直视的画面啊。

心疼一下我这个看的时候萌飞天,翻的时候有萌炸得一点渣渣都不剩的可怜眼镜吧……

(译:给我画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勾脖子啊啊啊!!!搂腰啊啊啊!!!!!!)


miyabi教大法好(膜拜)

评论(27)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