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眼镜

160416埼杰60分(miyabi)

& 埼杰

& 兴趣使然渣翻。无授权。请勿转出谢谢

& 感觉我好久没发东西了www

& 太太这回竟然突然就参加了我好幸福啊啊啊啊啊啊

& miyabi教大法好!人







by 美弥→←【@miyamiyabi03123 】

http://privatter.net/p/1474089

主题:月亮/公园




到达被黑暗包围着又没有丝毫人气的公园,把背包慢慢地放到地上。

因为实在有点重,弄得手都有点麻了。

果然拿到外面来还是有些困难么。

打开背包,把里面被解体的部件拿出来开始组装。

把三脚架立好,在上面架好镜筒。

通过望远镜看向月亮,把焦距对对好。

好了,这就全都准备完了。


“喂,小孩。这么晚了还在玩么?”


我被突然从身后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身去,那里站着一个从没见过的秃头男人。

是……变态么。


“我不是在玩。是天体观测”

“天体观测?那你回家弄啊”

“在这儿也行吧。这跟你没关系。不要管我啊”

“你,是高中生吧?小孩在这个时间一个人的话会被抓去辅导哦”


辅导……。

那就困扰了。


“警察如果来了,我会逃走的所以没关系。你才是,如果和我在一起的话就会被认为是诱拐未成年人的,会被抓起来哦”

“怎么,你,在为我担心么?”

男人高兴地笑了。

“什!?才不是!总之你打扰到我了快消失!”

谁会担心这个像是个变态一样的男人啊。

“是是”

我大声地对着男人说完,男人就规矩地向公园外走去。


太好了。

这回终于能开始观测了。

我从背包里拿出笔记本,把通过望远镜看到的月亮记录下来。

正在观测的时候,有谁拍了拍我的肩膀。

是刚才那个男人么。


“喂,我刚刚也说过了……”

“小朋友这么晚了在干什么啊?一个人?”

转过身去,那里站着的并不是刚才那个男人,而是三个年轻男人。

是……大学生么。

外表看起来就不像好人。

这个状况可能有点糟糕。

刚想后退,肩就被抓住了。


“你这个东西不错啊?天体望远镜?要多少钱啊,这个?”

“啊……”

抓住肩膀的手力度有点大,我不由自主地发出声音。


“我们也很喜欢看星星呢,这个不能给我们么?”

“喂,别闷着,说点什么啊!”

“不受点教训就不明白么,可恶的小孩!”


我低下头,从额头冒出的冷汗掉到地上。

怎么办。

要怎么做。

这明明是从叔叔那里借来的。

谁能来

救救我……


“喂,找那家伙有事的话就跟我说吧”


听到那突然的声音,我抬起头来。

那是……刚刚的变态……


“啊啊!?真啰嗦啊——,一边去啊秃头!!”

“秃头大叔就快滚吧!!”

“就是啊,秃头就闭嘴!!”


“秃头秃头的吵死了啊——!!!”

光头的男人挥了一拳,滑梯就变成粉末被吹散了。


“什、什么啊、这家伙……”

“不妙啊——!”

“妖怪啊!!”

被男人的力量吓到,我不由自主地坐到了地上。


“你没事么?”

在我看着一边丢人的乱叫着一边分散着跑开的男人们的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

“非常……感谢”

“恩?突然变敬语了?嘛,我更习惯这样呢。顺便一说,叫我老师也可以哦”

“老师?您的工作是教师么?”

我借着帮助站起来,掸着屁股上的土。

“没——。我是个英雄”

“英雄?”

“秃头披风,不知道么?应该挺有名的呢”

“不,完全不知道”

“……啊啊,是么”

听到我的话,男人低下头。

“那个,我能问一下您的名字么?”

“……埼玉”

“埼玉……桑”

为什么呢。

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这下你也知道这个时间一个人的话很危险了吧?乖乖地回去吧”

“不。直到观测结束之前我是不会回去的”

“你啊”

“非常抱歉,但我要继续观测所以失陪了”

我向男人鞠了一躬之后再次看进望远镜里。

可以听到男人的脚踢沙子的声音。

……回去了么。

我把笔记打开,再次开始了观测。




好,结束了。

我把笔记合起来刚要把天体望远镜解体的时候,在对面的长椅上看到了人影。


“埼玉……桑?”

“啊啊,结束了?辛苦啦”

“为什么您会在?”

是为了不让我有危险而守护着我么。

“啊——嘛,我也想要看看月亮呢”

“您喜欢月亮么?”

“啊啊。并不是我……是我曾经喜欢的家伙喜欢”

“曾经喜欢的人?”

“你为什么在观察月亮啊?”

“这是天文部的作业。一个月间,要交出观察月亮的报告”

“你是天文部的么?”

“是。虽然我刚刚入部不久”

“嘿——。为什么不在家里弄呢?家人会担心吧”

“担心……”

“和家人关系不太好么?”

“才没有那种事。其实我的双亲都去世了,现在正住在亲戚的家里。叔叔和阿姨都对我很好。只是……”

“只是?”

“偶尔会很迫切地想要一个人待着。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唔嗯——。嘛,你这样的年龄应该也会有想要变成一个人的时候吧”

“埼玉桑当年也是这样么?”

“我?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总是在家里看漫画来着呢”

“这不是完全不一样么……”

“嘛,人人各有不同呢。也就是说,你准备在这里观察一个月么?”

“诶诶,嘛”

“唔嗯——。那我也来观察月亮吧”

男人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我。

但是,却像是看着不是我的某个人一样,感觉很奇怪。

是什么呢。


“说起来,破坏公园里的设施是犯罪行为哦”

“……请帮我保密吧。拜托了”







晚上到了公园的时候,像往常一样能在长椅上看到一个人影。


“晚上好”

“噢——每天每天真辛苦你了啊”

从那天开始,来进行天体观测的时候都能见到这个男人。

每天,都在为我的身体担心么。

还是说真的只是想看月亮而已……么?


英雄秃头披风。

被帮助之后的第二天,我试着在网上查了一下,确实和这个男人的脸一致。

把地球从各种灾害中保护过来的英雄。

打倒暴走改造人之后被建议升到S级却拒绝了,那之后,就从舞台上消失了。

在一小部分人之间流传着因为受伤而引退的传闻。

但是,现在这么看着,也不像是有不能继续做英雄的伤。

为什么从舞台上消失了呢。

明明那么强大。


我看进组装好的天体望远镜。

今天可以看到没有残缺的美丽的月亮。

说起来……


“您之前说过喜欢的人喜欢月亮吧?”

“……啊啊”

我继续看进望远镜,跟男人聊着天。

在观测期间像这样聊天也是常有的事。

“不一起看没关系么?”

“他现在不在”

“不在?”

“因为他去了很远的地方”

“很远?”

“虽然我说了不要去,但那家伙很固执呢。完——全不听别人说的话啊”

“哈啊。是去了海外么?”

“不,月亮……吧”

“哈?”

“因为是个喜欢月亮的家伙,肯定是去了月亮吧”

“哈啊”

月亮?到底在说什么啊,这个男人。

是嫦娥么,那家伙?

在笔记本上写下的线扭曲着。

……奇怪的男人。







“您不再进行英雄活动了么?”


“啊——偶尔会干的。真正不妙的时候就会叫我过去”

我今天也像往常一样,向着坐在长椅上抬头看着月亮的男人说话,男人感觉有些麻烦似的回答着。

“是那样么。网上写着您拒绝了成为S级。为什么拒绝了呢?”

“……怎么说呢,感觉已经够了”

“已经够了?”

“那家伙不在了,我就找不到继续做英雄的理由了呢。也没有必要作为老师继续前进了”

“是……这样么”

那家伙……说的是曾经喜欢的人么。

作为老师?

……恩?

曾经喜欢的人是弟子么。

“嘛,但是结果,我也只有做英雄而已呢。只能作为英雄活下去。我已经,只有……这个了”

我把视线从望远镜上移开,映入视线的是男人垂头丧气的样子。

没有依靠。

明明那么强,心里却没有移开。

很寂寞么。

和我一样……也说不定。

我也很寂寞。

因为事故而失去记忆的我没有15岁以前的记忆。

就连双亲的记忆也。

被谁拥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在街上看到一家人的时候总是会想。

和叔叔和阿姨在一起,心里总是不能感到满足。

我想要的东西哪里都没有。

我想要的东西……会在哪里呢。







写完最后一句话之后,我把笔记本合了起来。

结束了。

这样就做好了。


“结束了么?”

“是的”

我转过身面向不知什么时候站到我身后的男人。

“辛苦了”

“这一个月真的非常感谢”

“没什么。我只是想看月亮而已”

我会想起这一个月间男人呆呆地望着月亮的身影。

很寂寞地眯起眼睛的样子。

每天。每天。

“看着月亮想起已经不在的恋人了么?”

“……才不是”

“您想要这样看着过去到什么时候?您正在生活着的是现在吧?请看着现在吧”

“你,突然怎么了啊……”

“不要总是想着已经不在了的人,多看看周围怎么样?肯定也有其他会让您幸福的人在”

“周围?”

“比如说……”

把距离缩短之后,男人的眼睛大大地睁开。


“眼前之类的”




『天体観測』







END


恩……以后可能会反省一下重新翻之类的……(。

老师看得我好心疼啊差点哭了嘤嘤嘤……最后是he真是太好了~

不愧是主张只看HE的太太w

miyabi教大法好~~~( ˘ω˘ )

评论(13)

热度(81)